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七重奏01

第三千九百四十六章 还有这种好事?

    ****************************************************************************************

    隔了一会,我们来到地狱边境,想象中的旗帜如林,百万雄师,不存在的,只有空荡荡黑蒙蒙的大地。

    “嗯?”我回头甩了自己影子一记鼻音,蜘蛛小姐从漆黑中一跃而起,潇洒落地,整的跟个主角登场,雷神降临似的,也不看看它那细胳膊小腿。

    “怎么了?”它还问我,它还敢问我!

    “稍安勿躁,深渊住民想要穿越结界并非易事。”

    是嗷,好像是有这么个设定来着,必须得真心实意的臣服于某一个势力,才能获得地狱VIP入住资格。

    “那……还得我过去一趟,亲自招揽?”

    我指了指眼前的结界,对于深渊而言宛如天堑一般,但是自己,只需要踏出几步,就能轻松穿过,诶,我还能立刻穿回来,反复横跳,不限次数,甚至一脚踩一边,就是玩,就是气死你们。

    话是这么说,如果蜘蛛小姐真的点头,催促我快点穿过去,那我有一半一半的几率,会立刻捏爆它的狗头。

    谁知道对面等待自己的是百万雄师,还是王比利*5。

    这要是对面早有准备,挖好大坑,叠百十来个陷阱魔法,加上五大魔神一起出手,别说我,就是七巨头,搞不好都要变成失足妇女,你当我蠢么?

    咱可是一刻都没有忘记,对于深渊魔神而言,最简单的获得十罪认同的方法,不是帮我干七巨头,更不是直接去干七巨头,而是把我给干了,谁让自己弱小无助好欺负。

    还好,我不蠢,蜘蛛小姐也不蠢,甚至很珍惜它的狗头。

    它立刻摇起了头:“用不着阁下亲自前往,但这第一次,也需要阁下的一点助力。”

    “需要什么?”

    “想要得到深渊的臣服效忠,不能毫无根底凭依,必须让其能够感受到你的存在与意志。”

    “别说这些复杂的,你直接告诉我我要怎么做吧。”

    “借阁下身上一物,最好是随身之物。”

    “这个好办。”不就随身物品么,我想了想,脱下一层斗篷。

    “你看这个行不?”

    “应该是……没有问题,可以从衣服上面感受到阁下的浓厚气息,看来是穿了不少时间,甚至还能感受到阁下所倾注的感情和意志,原本还需往里面注入阁下的一缕本源力量,现在可以省去这个步骤了。”不知为何,蜘蛛小姐的眼神有些发呆。

    “这样就可以了么?要不再来一件?”我作势要再脱下一层。

    “够了,够了!”

    蜘蛛小姐接过斗篷,瞅了我好几眼,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挪步向结界走过去,眼看就要穿过,它忽然停下脚步,回过头。

    “虽然无意打探阁下的兴趣爱好,但吾还是很好奇,你穿那么多斗篷做什么,吾并没有从斗篷上面感受到任何防御的功能。”

    “嗨,还不是维拉丝做的太多了,不穿可惜,你等会用完了,记得还回来哈。”我从物品栏里取出一件新斗篷,往身后高高一扬,又补了一层。

    不仅如此,连其他女孩也有样学样,给我做起了斗篷,你说我还能说些什么?骑虎难下,这下子不喜欢斗篷也得喜欢了,不是斗篷男也得是了。

    蜘蛛小姐哦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理解,便穿过结界,消失不见。

    心里其实还是有几分忐忑,怕这厮一去不回头,我虽然书读的不多,但看的挺多,降头术什么的还是知道的,万一那家伙拿了我的斗篷,回去召集小伙伴天天画小圈圈诅咒我该怎么办?

    也罢,要是它们真有这一手,就算我今天不给斗篷,总还是有办法能弄到手的,安下心来等候吧。

    想象中的糟糕结果并没有出现,蜘蛛小姐没去多久就回来了。

    “搞定了。”

    “嗯。”

    “我有些好奇对面是什么景象。”

    “不过是聚集了一群喽啰而已。”蜘蛛小姐淡淡看了我一眼,似在觉得我大惊小怪。

    “此外,还有吾准备的一座雕像。”

    “雕像?我的?!”

    “阁下若是觉得有什么不满,亲自前往效果自然更好。”

    “别,雕像就挺好的。”我连连招手。

    这下可好,深渊也有雕像了,谁能帮我算一下我现在有多少雕像来着?这人还在呢,能不能少弄一些阴间的设定?

    “阁下的雕像,加上饱含阁下气息和意志的物件,可以让喽啰们对阁下的存在,产生清晰的认知,进而生出臣服之心,当然,无论如何也比不上阁下亲自前往。”蜘蛛小姐似在解释,似在怂恿。

    再说下去,我可要捏爆你的狗头了喂!

    “现在我们等就行了?”

    “需要一点时间,让它们用那丁点可怜的智力,勾勒出阁下的存在,并通过不间断的跪拜与赞颂,加速凝聚臣服之心。”

    “哦。”我似懂非懂,不懂装懂的点着头。

    不是,等等,跪拜?

    “有何问题?”蜘蛛小姐歪头看着我。

    你确认这不是大型邪教聚集现场?我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想象着结界对面的阴间画面。

    在火把忽明忽暗的照亮下,黑压压,一眼望不到边的恶魔,犹如蚂蚁组成的地毯,将一座披着斗篷的雕像围在中心,一边不断地俯首膜拜,一边高喊着让人直起鸡皮疙瘩的赞美之词。

    你们这么搞,要是让天堂那边知道,都不知道会不会立刻倒戈,弃暗投明,大义灭亲,这是要害我呀!

    “就没有更加简单的办法了么?七巨头也是这么招募的?”

    “不,它们并不需要,毕竟那七位的威名早已传遍深渊,同时又是十罪的代言者,许多恶魔,甚至从刚出生开始,就已经认知了它们的存在。”

    蜘蛛小姐淡淡解释到,只是这一次,我分明从它那平淡的面庞以及语气中,感受到了羡慕嫉妒恨。

    顺便,好像也损了我一把,我就是那个没有得到十罪认可木得牌面只能靠邪教仪式来获得忠诚度的新晋老八对吧。

    就在这时,结界出现了变化,如水镜一般的表面,开始荡漾起越来越频繁的波纹,好似有什么东西要跃出水面。

    终于,第一个怪物从波纹之中穿出,高大的,冰蓝色的带刺躯体,显得格外狰狞,领域级的实力也让我满意点头。

    只有在哈洛加斯才能遇到的寒冰爬行者,颇为高级的地狱怪物,蜘蛛老铁行啊,够意思。

    随着不断出现波纹,不断地涌出一只只或大或小的狰狞怪物,我也没办法去一个个识别它们的实力,只能大致估算,这批怪物的质量都很高,最弱都是接近小头目级别的,领域级的比比皆是,世界之力级的也不算稀奇。

    “第一批是原本隶属于吾的部队,当然,现在属于阁下了,这可都是经过了一番精挑细选,质量阁下也看到了。”蜘蛛小姐当然不会放过邀功的机会,不过它的语调有些怪怪的,好似有些……心塞郁闷。

    至于么,不就是要了你一些喽啰么,不是说你们深渊兵源源源不断,如同韭菜一般,根本不在乎么。

    莫非你也是同道中抠?

    对此,我得了便宜还卖乖,毫不留情的揶揄:“怎么,听口气,伊丽安女士有些舍不得?”

    “并非如此。”它的语声有些沉闷,好似鼻塞了一样,就算当着前部下的面,这番话也照样说出口:“如同沙子一样的低贱之物,要多少有多少,何来的舍不得?”

    这样顿了一会儿,过了片刻,才用幽幽的语气又开口道。

    “阁下的实力,看起来进步不小呢,前些日子还来找吾咨询如何快速提升实力,是把吾当傻瓜么?”

    “不是,我可是真心实意觉得你是前辈,来找你请教的,至于进步,肯定是会有的,我刚刚晋升到这个层次没多久,肯定还有提升的空间。”

    “呵呵。”蜘蛛小姐少有的情绪外露,好似不屑和我这种骗子说话,接着又陷入了沉默,这样过了一会,穿过结界的怪物估摸着已经达到上千,在我以为这种尴尬沉默会一直保持下去的时候,它突兀开口。

    “阁下的实力,已经胜过了吾。”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让我愣了半晌,才支吾开口:“这……不大可能吧,竟然还有这种回事?你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到了我们这个境界,不真正打一场,拿出压箱底的本事,拼个你死我活,谁强谁弱是很难说的。”

    “这帮废物过来的速度,比吾想象中的要快不少。”蜘蛛小姐深吸了一口气,有种它自己也不信,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的憋屈感。

    之前,之前和牛头魔神越境打击的时候,它还有十足的信心,哪怕不用怂招,硬碰硬,依靠绝对的实力也能稳胜对方,这份信心一直持续到刚才,而后轰然粉碎,也难怪以蜘蛛魔神的老持沉稳,依旧忍不住失态。

    “身为卑微弱者,它们唯一的可取之处就是对实力强弱的感知格外敏锐,否则也无法在深渊那种地方生存下来,如今,它们能如此之快摆脱吾的影响,迅速对你产生忠诚,虽有一部分是因为吾的命令,但也足以证明,至少在它们看来,你的实力要强过于吾。”

    “会不会是第八魔王的身份加成?再加上地狱中心的诱惑?”

    我依旧不肯承认,毕竟这事承认了也没啥好处,做人得低调,更何况我也不见得真能胜过蜘蛛魔神,别看在梦里虐了它千百遍,捏出来的家伙和真货毕竟不同。

    更何况我们这个境界,讨论谁强谁弱其实意义并不大,就算回到几个月前它还是敌人的时候,虽然实力是强过我不少,但也仅仅是能打赢我,若不是有教廷山为牵制,它和牛头加在一块也杀不死我,毕竟我的速度是真的快,怂起来的时候可以比蜘蛛魔神更加苟。

    “这些因素,吾都考虑在内了,但是还是快了。”蜘蛛小姐已然摇头,看起来都有些魔愣了。

    “会不会是……”

    “好了,别再解释了,吾不想听,其实这也是好事,你变强对吾等而言都是一件好事,吾现在对你的信心更足了。”

    不愧是你,万年苟王,竟然能将那股子“几万年都活到了狗身上”的憋屈不甘硬生生压下,以绝对的理智来应对,至少在心性方面,这种家伙作为合作伙伴是十分可靠的,并且你越强,它就越是可靠。

    就怕遇到那种“为什么你能轻易超越我我不服我特么要干死你证明我才是天下第一”的被嫉妒心燃烧殆尽的二愣子。

    就在这时,结界那边陡生意外,有几个刚刚穿越过来的怪物,还没来得及看到什么模样,就发出一声声惨叫,全身被一股无名之火覆盖,最后烧的连灰都不剩。

    “原罪之火,哼。”不等我询问,蜘蛛小姐就咬牙切齿的解释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

    “妄图以虚伪的忠诚穿越结界,对吾,对阁下,对原罪皆毫无敬畏之心,自然会落得这个下场。”

    “你是说它们是妄图假装效忠,蒙混过境?”

    “正是如此。”

    “等等,这些不是你的部下么?”

    “谁知道呢,深渊里所谓的忠诚本就是一句笑话,只不过是绝对的实力让它们老老实实低下头,一旦有了反叛的机会,任何一个喽啰,都会鼓起勇气对吾举刀。”

    “又或者说。”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一副死了就死了的态度:“又或者说,这些喽啰是另外几个家伙派来的卧底,这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如果它们是卧底,那我们的举动岂不是已经暴露了?”

    “没那么容易,也得消息传得出去才行。”蜘蛛小姐冷笑道:“你以为吾为什么要花那么多时间准备,是为了防止什么,几位魔神手下,哪个没潜伏一些卧底。”

    “你也派了?”

    “嗯唔,包括胖头鱼,那笨蛋刚回来,急需扩充势力,最近又吃下不少牛头的地盘,大肆招兵买马,毫无顾忌,底下怕不是已经被被卧底渗透成筛子了。”

    “……”

    这要是让蜘蛛魔神细细道来,怕是能拍个十部八部民国大片吧?

    “所以吾等宁可去捡野生的,也不能接受胖头鱼的手下,否则再严密的布控也禁不住消息泄露出去,正好它也不乐意给,把一众卧底当宝了,哼哼。”

    “好吧,这么说来,结界岂不是帮了我大忙,只要是虚假的不忠,就能帮我给过滤了,剩下的都是忠心臣服于我的?”

    “是的。”

    竟然还有这种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