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雅拉冒险笔记 京城浪子

第三百四十一章 你这是怎么了

    两团光芒,如同初升的太阳,在潘尼斯眼前亮起。

    在潘尼斯伸手撩开奈莉的长发,碰触到奈莉脸颊的时候,虽然奈莉低垂着的头没有抬起,但她一直似开似闭的眼睛,却猛然睁开,眼皮上翻,目光透过发丝间的缝隙,直射向潘尼斯的脸,原本毫无神采的眼睛,突然亮起两团光芒,空洞的目光瞬间变得异常凌厉,充满了杀气的眼神,让潘尼斯绝不会再去怀疑,她有可能永远失去意识变成一具毫无反应的躯壳。

    时间好像突然凝滞了一样,两人维持着原本的姿势,定格了一瞬,像是都被这个意外震惊了,不过只是一瞬间,潘尼斯就已经反应过来了,翻着白眼望向天空,呻·吟般的哀鸣道:“哦,不,事情不该是这样的。”

    下一刻,潘尼斯突然启动,手上甚至还维持着向前探出的姿势,但脚下已经像一阵风一样向后飞速疾退,不,不只是像风一样,他向后逃窜的速度极快,甚至直接带起一阵凛冽的风。比起之前靠近时的犹豫不定,他逃窜的意志可谓十分坚决,整个过程没有任何停顿,充分说明期间绝没有片刻的心理斗争。

    然而他虽然足够快,但是奈莉的躯体也绝不比他慢,在潘尼斯刚刚退出四米左右的时候,两眼充满了精光的奈莉便也动了起来,骑枪平举向前,身形紧紧追随着潘尼斯,不仅一步也不肯放松,而且还在尽全力的拉近着双方的距离。

    潘尼斯觉得简直已经要疯掉了,自己绝对是世界上最白痴的人,虽然还没能弄清奈莉刚才为什么会处于沉寂状态,但明明自己可以远远的等着,甚至可以细致地泡上一壶高山之巅的青叶茶,再摆出一碟焦香酥脆的盐烤青皮果仁,然后悠闲地坐在远处,一边吃一边喝一边欣赏奈莉的后续行动就可以了,自己却偏要愚蠢地靠过去,把她从沉寂中唤醒,这简直是自己一生中最愚蠢的一次选择了,如果有机会重来一次的话,自己一定……唔,自己估计还会做同样的事吧。

    虽然心里在苦中作乐的自我调侃,但潘尼斯甚至连把这些话说出口的时间都没有,只能憋住一口气,让自己逃得更快一点,让无形的地面在脚下飞退。

    然而他虽然快,但是奈莉更快,女骑士虽然启动时间比潘尼斯略晚,但绝对速度上却是高于潘尼斯的,所以在两人一退一进高速飞掠之中,两人之间的距离被逐渐的拉近了。

    “这样下去不行。”潘尼斯在心里告诉自己:“再继续这样下去的话,不超过三十秒,自己就会被奈莉追近到最适宜她攻击的距离,如果拖到那个时候,就算想要改变战术也来不及了,自己一定会被无穷无尽的连续攻击拖进死亡的深渊。与其这样的话,不如干脆一点,自己选择停下来迎战,这样还能稍微控制一部分主动权,不至于彻底受制于奈莉。”

    想到了马上就付诸行动,一退一进的追逐中,潘尼斯抬头看了看奈莉似乎有了一些感情的眼睛,也许这是自己的错觉吧,潘尼斯已经顾不上确认了,在目光交汇中,他奔跑中的双腿突然停下,双脚摩擦在无形的地面上,让他的速度在一瞬间降到了最低。

    如果说世界上有谁最了解潘尼斯的话,那个人一定是奈莉,对潘尼斯的了解已经变成了女骑士的本能,即便她暂时失去了意识,本能也可以猜中潘尼斯的想法,所以,在两人目光交汇中,奈莉几户和潘尼斯同步的做出了停止追逐的选择,虽然还没有把距离拉近到最佳的攻击范围,但女骑士的战斗本能可不会放过任何机会,两人还没完全停下,手里的骑枪已经化作无数道枪影,每一道枪影都仿佛一颗嗜血的獠牙,恶毒的刺向潘尼斯的身体。

    “哈哈,上当了吧,笨蛋。”潘尼斯一声轻笑,身形再次由静转动,脚下还没有停稳,就重新开始向后疾退,努力尝试脱离奈莉的攻击范围,还不忘嘀咕道:“我警告你啊,你动作轻点,不然小心我过后再教训你。”

    潘尼斯的担心一点也不多余,因为他已经清楚地意识到,下一刻将会发生什么事了。

    是的,虽然他通过动与静的交错,勉强骗过奈莉,让她停下了追逐,但是很显然,这也不是毫无代价的。虽然能够躲过过后的后续攻击,但奈莉在停下来的瞬间所发动致命袭击,是无论如何也逃不过的,所以相比过后如何教训奈莉,现在潘尼斯更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承受奈莉攻击的同时努力的活下去,这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嗤嗤嗤”,骑枪撕裂空气,发出一连串刺耳的尖啸,夹杂在尖啸声中的,还有隐约可以听见的沉闷响声,那是骑枪刺中肉体,在身体上留下恐怖痕迹的声音。女骑士手中的骑枪当然不可能白白舞动,就在潘尼斯急停再急速启动这一过程中,已经给奈莉留下了足够的机会,即便不是最好的攻击距离,奈莉的骑枪也不会落空,随着噗嗤噗嗤的声响,一道道血箭从潘尼斯急退的身体上喷出,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被戳破无数个洞的水袋一样。

    不过,潘尼斯虽然身上被戳出至少十几个贯通的伤口,但总算摆脱了奈莉的贴身追击,重新拉开距离后顺势抽出单手剑,一脸戒备的对着奈莉,时刻防备她靠近过来。

    但是,奈莉又不动了,再次低垂着头,陷入了沉寂之中,除了位置的变化之外,和刚才没有任何区别。

    “咳咳,喂,醒醒了。”潘尼斯捂着一处喷血比较严重的伤口,远远对着奈莉喊道:“我告诉你,别想再骗我,我才不会再一次受骗呢,这次我绝不会再靠近过去了。”

    “什么再一次受骗?”完全出乎潘尼斯的预料,看似陷入沉寂中的奈莉突然抬起头,疑惑的问了一句,跟着立刻发出短促的惊呼:“呀,凯尔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呵,呵,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潘尼斯眼角的肌肉疯狂跳动,低头看了看身上到处冒血的伤口,一脸生无可恋的翻了个白眼,直挺挺的向后倒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