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雅拉冒险笔记 京城浪子

第三百四十四章 那不是梦

    潘尼斯并没有追问什么,因为他已经估计到了,奈莉所说的意外情况,正是他做出的成果,所以潘尼斯只是随意耸了耸肩,比出一个继续的手势。

    “很奇怪,就在战斗中,我似乎闻到了血的味道。”奈莉的眼神充满了迷茫,无意识的伸手摸着自己的侧脸,轻声说道:“当时我正在充满了仇恨的攻击达纳库斯,突然觉得从脸上传来了献血的气息,感觉好像是你的血溅到了我的脸上,因为我从血里闻到了你的味道,但让我无法理解的是,手摸上去却摸不到血迹,只是能闻到而已。在闻到你的味道之后,我变得稍微冷静一些了,逐渐压抑住了心里的怨恨,恢复了一定理智,不过,随即问题也来了,我恢复冷静之后,开始担心你的情况,不知道为什么会溅上你的血,心里急于想要弄清楚你怎么样了,所以很想尽快把达纳库斯解决掉,但他即使在梦里也不肯配合我,坚决不愿意被我解决,我只能加大对他的攻击力度,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和他的战斗中。”

    “恩,和真实中你的表现也吻合了。”潘尼斯点头道:“恐怕你和达纳库斯战斗,根本就不是一场梦,而是真实发生的,只不过发生在意识世界里。本身你突然睡着了,就是达纳库斯造成的,他把你拖进了意识世界里,然后对你发动攻击。你之前看到的那些比记忆碎片还细碎的记忆,其实就是你们双方精神力碰撞挤压产生的碎屑。”

    “你是说,我看到的那些梦境,其实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奈莉不解的重复了一遍:“一部分记忆我确定属于我自己,那么另一部分就是属于他的了?”

    “可不止属于他的,实际上,那些记忆恐怕属于千千万万个人的。”潘尼斯叹了口气,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实话实说:“你难道不奇怪,为什么你会突然受到影响,心里充满了怨恨和憎恶吗?”

    “难道不是他的精神攻击吗?”奈莉疑惑的答道:“我以为是受到了他的干扰。”

    “呃,这么说也没错啦,的确是受到了干扰。”潘尼斯挠挠头,苦恼于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迟疑了一阵之后才说道:“不过,干扰的源头虽然是他,却不是他给你的干扰,这么说你能明白吗?很好,我就知道你不明白,连我自己都不怎么明白。这么解释吧,在你们的灵魂发生敌对性碰撞,彼此挤压交战的时候,你的确是受到了他的影响,但这个影响恐怕不是他主动施加的,而是在他无意识中产生作用的,就像一个被动的群体范围性魔法一样,对进入范围的人自动生效,恩,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等等啊,你说这个不是梦,而是在意识世界里真实发生的,这件事咱们先不去讨论真假。”奈莉皱着眉,似乎感到了隐约的不安,下意识的攥着拳头说道:“现在就先讨论关于这个被动影响的问题,咱们当初都面对过达纳库斯,可没有受到过类似的影响,就算你说我和达纳库斯是灵魂之间的战斗,所以比较特殊,但咱们当初面对的也是达纳库斯的神魂,同样是面对的灵魂,为什么当初没有受到影响呢,你不觉得奇怪吗?”

    “你真的想知道?”潘尼斯的表情变得很奇怪,像是带着淡淡的怜悯,轻声说道:“我还是建议你不要深思这个问题比较好。”

    “告诉我。”奈莉很严肃的说道:“这是关于我自己的事,我希望知道。”

    “好吧,如你所愿。”潘尼斯叹了口气,无奈的说道:“恐怕如果换成其他神灵,哪怕换成是我这个凡人,和达纳库斯的灵魂发生碰撞的时候,都不会受到这种影响,会受到影响的,恐怕只有你,恩,至少已知的人里只有你。”

    “是因为我代行了死神的神职吗?”奈莉试探着问道:“所以才会受到干扰?”

    “很遗憾,并不是这个原因。”潘尼斯苦笑着摇了摇头:“是因为……”

    “你不要说了。”奈莉的脸色突然一变,提高音量打断了潘尼斯的话:“我已经明白了。”

    “所以我才说,这种无关紧要的问题,你还是不要深思的好。”潘尼斯拍拍女骑士的腿说道:“你没有错,要说有错也是达纳库斯的错,会受到这种干扰,对你来说也只是个意外而已,至于对他来说是不是意外就不好说了。”

    “呼,其实我早该想到的。”奈莉按着额角情绪低落的说道:“怨恨,憎恶,精神扭曲,想要让一切活着的东西一起来品尝自己的痛苦,这完全就是那一片生灵禁地里的扭曲灵魂们的状态。呵呵,难怪只有我会受到影响,因为从事实来看,我也像达纳库斯那样,经历过大量献祭,自然也承受了那些痛苦的灵魂的怨恨,对吧。”

    “但是你和达纳库斯不一样,你平时可没有被这些扭曲的存在怨恨,而从这次你们的灵魂碰撞来判断,恐怕达纳库斯一直都处在被那些东西围绕的状态。也难怪他执掌死亡权柄的时候,亡灵们仇视一切生灵,就像一群嗜血的疯子一样了,说不定也是受到了扭曲灵魂的影响。”潘尼斯柔声安慰道:“这样看来,那些扭曲灵魂们还是很讲道理的,知道献祭不是你的错,所以不会日日夜夜的缠着你。”

    “这个问题你不用说了,以后有机会的话,扭曲灵魂的问题,你帮我解决了吧。”奈莉叹了口气说道:“我很想自己解决,就算花费千年万年,但是我没有机会,只能托付给你了。”

    “说不定哦。”潘尼斯对着奈莉摇了摇食指,神秘的说道:“我并不是在安慰你,也没有受到感情的蒙蔽,我是很郑重的告诉你,现在一切都回到了未知状态,你还是别太早做什么决定的好。今后具体会发生什么,还是要靠你的说的这些话来确定,所以,你不要觉得一个梦境并不重要,很有可能一个梦境就可以说明一切,所以你最好……”

    “我知道我知道。”奈莉说道:“那不是梦,那是真实的,所以我需要正视那个梦,把细节都告诉你,对不对?”

    “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