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侯 大司空

第1264章 你狡我精

    杨烈的兵少,仅有三万余人,即使拿下了武清,也只可能暂时占领,而无法分兵驻守。

    李中易曾经分析过游击战的精髓,即敌进我退,敌疲我扰等十六字方针,杨烈对此深以为然。

    拿下武清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大限度的调动契丹人在幽州的有生力量,这是李中易交给杨烈的战略任务。

    在武清休整了四天之后,武清城里抄捡来的粮食,严重茂全都分给了县城里的草民们。

    俗话说的好,人是铁,饭是钢,一餐不吃饿得慌!

    尽管武清的经济底蕴尚可,治安也很不错,但草民们没谁会嫌弃多领几袋子粮食。

    这粮食呐,分给草民很容易,若是契丹人回头再要草民们交出多得的粮食,那就要得罪死不少人了!

    在武清的这四天,杨烈也没闲着,随军参议司一共制定了四套作战方案,分别应对契丹人的四种态度。

    最佳的状态是,调动出幽州的契丹人主力,以减轻李中易那边的军事压力。

    不过,契丹的主帅耶律休哥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他没有派主力出来夺回武清县城,反而派出了三万契丹精锐铁骑,在耶律哈赤的率领下,打算和杨烈所部打一场游袭战。

    游袭战,是耶律休哥的发明,顾名思义,游而击之,袭而扰之。

    休哥交给耶律哈赤的任务,只有一样,那就是远远的监视杨烈部的动向,如无绝对的把握,禁止耶律哈赤冲上去和杨烈部决战。

    斥喉禀报了耶律哈赤率兵前来的消息,杨烈原本以为契丹鞑子会衔恨扑上来决战,却不料,耶律哈赤在距离武清县城北门的三十里外,果断停了下来,再不愿前进半步。

    参议司的参议们,起初以为耶律哈赤只是先头部队,他停止前进是想等待大部队前来汇合。

    不成想,耶律哈赤这一等就是三天,而杨烈军的斥喉却没有发现契丹人主力的踪影。

    杨烈摸着下巴,对照着硕大的军用沙盘,反复研究了一番,最终得出了结论:契丹人的主力不会来了。

    耶律哈赤显然不是来决战的,而是想从旁牵制杨烈部在幽蓟大平原上攻城略地,必须承认耶律休哥的头脑异常清醒,选择的战术也非常有针对性。

    可想而知,只要耶律哈赤的三万兵马始终待在杨烈的附近,哪怕不冲上来邀战,也是杨烈部的心腹之患!

    “杨帅,契丹鞑子不是一般的狡猾啊!”严重茂听了杨烈的分析之后,情不自禁的大发感慨,“难怪主上一直视休哥为平生最大的劲敌呢。”

    “嗯,契丹人的优势主要就是机动力非同小可,我军虽然已经实现了骡马化,行动的速度终究不及马背上的契丹人。”原本是闷嘴葫芦的杨烈,史无前例的打开了话匣子,一口气说了好几段话。

    严重茂惊讶的望着杨烈,心里却非常清楚,契丹人狡诈的表现,引起了杨烈的高度重视。

    “扬长避短!契丹人懂的道理,咱们难道不懂了么?”杨烈冷冷的一笑,长呼了口气,“契丹人是马背上的民族,弓马娴熟是天然优势,不过,咱们也有优势,城外的船队足以让咱们拖死脱垮耶律哈赤的三万人。”

    这还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

    严重茂这个镇抚使,非常善于做草民的思想工作,可是论及指挥打仗的能力,他和杨烈相比,至少差出去三条街。

    既然看懂了契丹的纠缠战术,杨烈索性又在武清城里多休整了三日,然后把从城里抄捡来的细软和粮食,趁夜送到了河岸边的战船上。

    耶律哈赤忠实的执行着休哥定下的战术,白天,他率军接近到武清城三十里外,既不前进,更不后退,很有耐心的待在那里,监视杨烈所部的动静。

    晚上,耶律哈赤主动率军后撤六十里,然后扎营歇息,并在方圆百里内密布哨探。

    耶律哈赤别出心裁的谨慎搞法,确实没给杨烈留下偷袭的机会。要知道,黑夜不比白天,李家军的斥喉若想在漆黑的晚上,找出潜伏于路旁的契丹哨探,不亚于大海捞针。

    夜间登船,势必要点起灯笼和火把,否则很容易出事。

    杨烈所部的兵马就这么大模大样的从城里搬东西上船,完全无视于暗中监视的契丹人。

    契丹人的哨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烈抢空了武清城后,大摇大摆的乘船离去。

    哨探赶回去报讯的时候,耶律哈赤刚刚睡着,他一接到消息,马上意识到:情况有m变,赶紧派人去禀报耶律休哥。

    武清距离幽州不过百余里的路程,耶律休哥接到情报的时候,刚好是四更天!

    耶律休哥命人拿来灯笼,凑到舆图跟前,仔细的研究了一番,随即脱口而出:“阴危矣!”

    阴县城,位于今天的通州东南部,与武清县共饮一条潞水。

    也就是说,杨烈部从武清的潞水河岸边登船,不出两日即可抵达阴县城之下。

    阴县城虽然不大,却是幽州的东部门户,若此地有失,等于是整个幽州的东部地区,完全暴露于杨烈部的兵锋之下。

    说句通俗点的大白话,也就是说,只要丢了阴县城,整个幽州和南京道必然人心惶惶!

    原本,耶律休哥安排耶律哈赤率领精锐宫分军,只想缠住杨烈部,让杨烈产生芒刺在背的威胁感。

    然而,休哥确实没有料到,杨烈索性采取扬长避短的策略,利用船队庞大的优势,从水路袭扰南京道的腹地。

    阴若失,哪怕契丹人吹得再厉害,幽州城内的富户或是官绅,恐怕都会纷纷派人带着家眷和家财跑路。

    和别的契丹权贵不同,耶律休哥是个典型的汉人通,对于幽州汉官和富户们的心态,他完全是了如指掌。

    一言以蔽之,幽州地面上的汉官和汉人的富户,可以和契丹人共富贵,却不可能共患难!

    “来人,传话下去,没有我的亲笔手令,谁都不许出城!”耶律休哥不是一般人,他当即果断的下达了封锁城门的军令,同时命令耶律不花率领三万宫分军,连夜出城去增援阴县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