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侯 大司空

第1352章 千年妖狐

    十几万大军出征,说易行难,很多的准备工作,需要李中易去协调和安排。

    如今的朝廷禁军,采取的是几大机构紧密合作互相牵制的规则,即总参议司、军法司、后勤司、镇抚司、枢密院以及各军,这六大机构共掌兵权。

    这六大机构互不统属,都直属于李中易的管辖之下,绝对听从李中易的调遣。

    临出征之前,李中易把内阁的首相李琼和次相折从阮,都找到内书房,大家关起门来谈心。

    “据我的估计,一旦大军出征的消息传出去之后,一定有人会重提皇子监国的旧事!”

    大家都是自己人,李中易也懒得拐弯抹角了,直接把他的担忧,说了出来。

    李琼不由点头叹道:“圣明莫过于皇上,老臣实在是佩服之极。”

    折从阮有些怪异的瞥了眼李琼,这只老狐狸越来越会拍马屁了,而且拍的顺溜无比!

    “两位相公都是知道的,朕的几个儿子尚幼,即使委派了其中之一为监国【零点看书】,也是管不了什么事的。所以,吾意还是由内阁掌理全国的庶政。”

    李中易看得很透彻,与其把年幼的儿子,摆到监国的位置上去,不如索性授权给内阁。这么一来,责任和权力恰好对等了,不容宰相们推托和塞责。

    当然了,兵权不可能也授予内阁。按照上次的旧例,李中易离开了开封城之后,整个京畿地区的兵权,皆由九门提督李云潇掌管。

    李琼和折从阮互相对视了一眼,即使李中易没说,他们也心里明白,兵权一定在李云潇的手上。

    上一次,李中易领兵北伐之时,李云潇一直携京畿的兵马,就近监视内阁诸相的表现。

    其结果是,态度含糊不清的魏仁浦,丢掉了来之不易的首相宝座。

    “此次出兵,我将亲领海上进攻那一路,左子光、李延清和李云潇将留下来,协助相公们维持朝局的稳定。”李中易的话音未落,李琼和折从阮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会心的笑容,果然如此!

    左子光是什么人?他可是李中易唯二的关门弟子之一,掌握的又是整个强汉权势最大,也是最神秘的情报机关缇骑司。

    至于李延清,这家伙也是李中易心腹中的心腹,嫡系中的嫡系,有他在开封城里盯着,看谁敢妄动?

    至于李云潇,那就更不必说了。李中易能够委任他为九门提督,等于是把身家性命都交到了他的手上,如果没有绝对的信任,那怎么可能呢?

    反过来说,李中易在内书房单独召见了李琼和折从阮,从本质上而言,对他们俩同样抱有极大的信任感。

    当然了,玩政治的人,都不相信眼泪!

    就现实而言,李琼的嫡孙女李七娘已经怀上了身孕,折从阮的嫡孙女折赛花早有一子。如果他们中的某一个,真要谋朝篡立的话,另一个人绝无合作的可能性。

    李琼和折从阮,早已是修炼成精的老狐狸了,对于李中易的谋篇布局,既看得懂,又完全可以理解!

    李中易抓起一颗瓜子,塞进嘴里,轻轻一磕,舌头一卷,便将瓜子仁吸进了嘴里。

    李琼毕竟年事已高,久坐之后,难免内急,他实在憋不住了,索性起身告罪。

    李中易自无不允之理,折从阮再次棋差一筹,心里不由暗暗骂道:“真是一头千年的老妖狐。尼玛,李琼居然借着憋不住尿的事实,变相告诉李中易,他年事已高,来日无多,焉有谋逆之野心?”

    原本,折从阮想主动装病,再告假一段时间,免得沾染瓜田李下之嫌。不料,却又被李琼抢了个先手,实在是遗憾之极!

    对于李琼的示弱作派,李中易岂有不知之理?

    不过,在制度的彼此制约之下,李中易有理由相信,不管是谁,都不可能在他离京之后,拥有翻天覆地的力量。

    说白了,也就是一句十分狂妄的话,谅你们也翻不起大浪来!

    送走了两位相公之后,早就等在门外偏殿的判军器监李虎,毕恭毕敬的出现在了李中易的面前。

    李虎,既是李七娘的亲爹,也是正儿八经的当朝国丈。

    可是,这位当当朝国丈,却是个极为特殊的老实人,老老实实,老实巴交,都可以拿来形容他的性格。

    也正因为李虎是个老实人,所以,李中易才把军器监这么重要的衙门,交给他去管辖。

    事实证明,军器监这种搞国防科技的衙门,就必须安排办事认真的老实人掌舵。

    “禀皇上,按照您的吩咐,6磅炮一共制造了三百门,12磅炮一百门。只是,经过测试,12磅炮如果大批量装到战船上去,同时开炮的话,很容易对战船的主梁,造成比较大的伤害……”李虎也不知道避重就轻的滑头手段,只是一五一十的禀报了客观现实。

    李中易听完之后,仰起下巴问李虎:“你那里找带了解决的方案没有?”

    李虎摇了摇头,摸着脑袋,有些尴尬的说:“这主要是此前的造船木料,并没有经过晒干三年五载的工序,所造成的严重后果。”

    李中易一听就明白了,他当初了为了应急,在砍伐下来的木料尚未晒干之时,便拿去制造了战船。

    基础材料不合格,也就是先天性不足,后天很难予以弥补!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没有水师的协助,李中易就很难搞得定榆关。如果没有拿下榆关,就无法切断契丹国东京道和南京道的联系。

    切不断东京道和南京道的联系,就等于是给李中易的北伐,凭添了几分巨大的压力。

    一言以蔽之,急功近利的大造战船,解决的是当务之急,也是燃眉之急!

    显然,在拿回了幽云十六州后,当务之急和燃眉之急,已经化解了大半。接下来的造船行动,完全可以按照科学的方法,按部就班,每道工序都不少的逐步实行。

    “我琢磨着,可不可以把运到造船厂的船木,摆到火炕上去烘干呢?”李中易突发奇想,“如果这样可行的话,那就可以节约大量的造船时间了。”

    李虎憨憨的一笑,摸着脑袋说:“不瞒皇上,臣也不明白能不能烘干船木,还需要回去问那些老船工。”

    李中易暗暗点头,派李虎管军器监,这个人他没有选错!

    科学上的事情,来不得半点虚假,丁就是丁,卯就是卯!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PS:加更提前送上了,求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