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侯 大司空

第1367章 贱商

    此时的远征船队,已经沿着济水,过了齐州,进入莱州湾。

    船队入海后,队列变成了一字长蛇阵,每艘战船的桅杆上,都挂着醒目的红灯笼。一条条战船,不分白昼或黑夜,沿着前方红灯笼的指引,贴着海岸线蜿蜒向南驶去。

    李中易的帅舰上,贴身的亲牙和近卫们,都聚集于宽敞的船头甲板上,一场生动的比武大赛正在紧张的进行之中。

    大军在海上航行,不比陆地行军,枯燥乏味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为了提振士气,李中易索性展开试点,当着亲牙和近卫的面,拿出一方古玉作为彩头,激励大家参加比武大赛。

    比武的规则并不复杂,分为兵器和弓弩两组。兵器组这边,双方各使擅长的木制兵器,可以持盾拿刀,以先击中对方者为胜。弓弩这边,则以射中靶心的次数为胜,采取是五射制。

    李中易双手搭在木栏杆上,津津有味的欣赏着部下们的比拼。

    平日里,朝廷禁军的基本训练,都强调是团队精神,这一次,却偏偏比拼的是个人的武勇。

    一时间,应征者如云,李中易的亲牙和近卫们,几乎都报了名。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若是获胜了,在李中易的面前露了脸,让李中易记住了姓名,那绝对是一件令人很愉快的事情。

    毕竟,李中易身边的亲牙和近卫人数众多,他并不可能熟悉每个人。

    由于步军的大纲中,长期的要求是快准狠,追求的就是一击杀敌。所以,不管是刀盾对长枪,还是刀盾对刀盾,基本上都在三五个回合之中,就决定了胜负。

    胜利者举枪庆祝,旁边看热闹的人纷纷叫好,失败者则羞愧的低下头,黯然失色。

    虽然,李中易嘴上说友谊第一比赛第二,但是,最终获胜者的收益实在是太大了,大家难免会拿出真本事,尽全力比拼。

    有比赛,就会有输赢,有输赢,就会有喜悦和悲伤,此乃人世之常情。

    随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借着东南风的势头,庞大船队的航行速度越来越快,逐渐接近南唐和吴越的海岸线。

    按照赵老幺发布的军令,沿途遇见的吴越或是南唐的大小商船,一律暂时扣押,等战事平息之后,再放之各归各家。

    “禀皇上,今日共抓了五艘商船,其中一艘大商船的东家,说是和李记书坊有着密切的生意往来……”

    赵老幺每日晚间,都要把当天遇见的情况,一一向李中易禀报清楚。

    李中易凝神想了想,问赵老幺:“莫非是金陵知文斋的大东家,刘春和?”

    赵老幺拱手道:“禀皇上,正是此人,难怪他一个劲的说,要见三司使黄公。”

    李中易微微一笑,说:“这个刘春和,是位了不得大豪商,他们家的老底子是大盐商,兼顾丝绸啊,纸张啊,等杂货生意。”

    赵老幺不懂经商,他自然不太清楚,南唐最厉害的生意,就是做盐商。

    和强汉朝一样,南唐也采取的是盐铁专营,其中利润的大头归了南唐政府,并且盐商们个个肥得流油。

    据李中易所知,这个刘春和不仅从事正经的盐商生意,暗地里勾结南唐的水军,从事贩卖私盐的暴利行当。

    “嘿嘿,刘春和的船队里,藏着私盐是吧?”李中易摸着下巴问赵老幺。

    赵老幺赶忙拱手答道:“禀皇上,这个刘春和十分狡猾,而且他的商船帆多水夫多,行船的速度极快,若不是我军水师的大船多也不赖,险些教其溜掉了。”

    李中易心里边微微一动,他正愁无法继续提高水师战船的行驶速度,刘春和的船快,显然应该有些经验才是。

    “志坚,你命人去把刘春和带到我这里来,我想亲自会会他。”李中易吩咐下来,赵老幺赶紧拱手告退,出门去提刘春和。

    不大的工夫,刘春和被押解进了李中易的帅舱,也许是心慌意乱的缘故,他刚进门就跪到了地上,颤声道:“贱商刘春和,叩见大汉皇帝陛下。”重重的碰了三个响头。

    天子抚四民,士农工商,其中,商人最贱,所以,刘春和自称为贱商,其来有自。

    不过,刘春和虽然经常和南唐官员勾结在一起,却从未当面拜见过皇帝,自然就有些口不择言。

    所谓大汉皇帝陛下,其实,在强汉朝没人这么称呼李中易,大大小小的臣工都称为皇上。

    居中而座的李中易,见了刘春和慌乱的模样,他不禁微微一笑。想当初,李中易来南唐推销白纸的时候,刘春和要的价码着实不低。

    当然了,那个时候,李中易不过是大周的一名普通小官罢了,刘春和有实力有底气掐得住李中易,难免要价会过高了。

    如今,李中易乃是大汉朝的最高统治者,刘春和的小命能否保住,全在李中易的一念之间,他再也拽不起来了。

    通俗的说,人在屋檐下,谁敢不低头呢?

    “呵呵,刘公,咱们又见面了啊!”李中易轻声一笑,并没有疾言厉色的训斥刘春和。

    “是……是啊……又,又见面了……”

    刘春和却吓的肝儿颤,谁叫他当初要的利润过多了呢?如今,他落到了李中易的手心里,杀剐由着李中易的心意,岂能不怕?

    “刘公,朕听说你的船队载了不少的宝货?”李中易微微一笑,语带调侃。

    刘春和下意识的抬手抹了把额头上冷汗,颤声说:“小人该死,小人该死……”只是认罪,却不敢亲口说出贩运私盐的勾当。

    不管是在强汉国,还是在南唐,盐都是被控制极严的官营之物。贩卖私盐的下场,大多数情况下都很惨,刘春和焉能不怕?

    “刘公,你莫要过于惧怕,朕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何怕之有?”李中易从御座上起身,缓步踱到刘春和的面前,笑眯眯的问他,“朕听说,你和南唐各地的守将,关系都很密切?”

    刘春和心下一片惨然,却只得强作镇定,颤声道:“小人……小……人和金陵的守将,倒也有些私交……”

    李中易等的就是这句话,他不由轻声笑道:“朕知道,刘公你是一位实诚的大商人。这么说吧,只要刘公你一心向善,朕非但不要你的钱财和性命,反而会重重的有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