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侯 大司空

第1476章 得手

    深夜时分,镇北堡的堡墙上,依然留了一队官兵值守。

    当年,为了防备北边的军事威胁,前蜀国征发上万的民夫,花了半年的工夫,建成了昌宁寨。

    后来,考虑到昌宁寨的后路安全问题,后蜀国选在昌宁寨南边三十里的险要所在,增建了镇北堡。

    镇北堡和昌宁寨属于一个整体的防御体系,昌宁寨阻挡着北边的进攻,镇北堡则护着昌宁寨的粮道,互为表里,缺一不可。

    为首的张队正左手抚刀,沿着堡墙完整的巡视了一遍,这才放下心来,回了北角的哨楼。

    虽是初春时节,山间的寒风却依然凛冽,哨楼内烧了五只炭盆,才有了点热乎气儿。

    张队正一边烤火,一边饮酒吃肉,显得惬意无比。值夜,确实是件苦差事,但是谁叫他没有过硬的靠山呢,只得听由吴指挥摆布。

    吴指挥上头有人,他虽然年纪不大,经验也不足,却不是张队正招惹得起的人物。

    “张队正,小人听说北边的大军已经打过来了?”张队正的心腹什长孙运大,用火钳拨弄了几下炭火,把火烧得更旺了些,便凑到张队正的身前,有一搭没一搭的套着近乎。

    张队正横了孙运大一眼,忽然叹了口气说:“北边的汉军确实是来了,所以,连着十几天,都该我值夜,真他娘的晦气。”

    孙运大知道上边的吴指挥看张队正不大顺眼,故意想要整人,便拱着手说:“这值夜其实也有值夜的好处,下了值就可以去歇息,不必在上司跟前现眼。”

    还真让孙运大说中了心思,张队正虽然吃了暗亏,却也不需要每天去吴指挥的跟前晃悠闲。

    “来,陪我喝两盅。”张队正眼瞅着天色已晚,想必吴指挥已经拥美高卧睡得酣是酣屁是屁了,也就放开了胸怀,命孙运大陪着饮酒。

    孙运大早就被冻得浑身发冷了,闻言后不由大喜,双手替张队正斟满了酒后,又给他自己个斟了一杯酒。

    “小人敬您,祝您官运亨通……”孙运大不愧是个伶俐人,一张嘴就挠到了张队正的痒处。

    如果不是上头没有靠山撑腰,以张队正的军功和资历,早就该当上一营指挥了。

    “好,借你的吉言,干了。”张队正豪爽的举杯,和孙运大的酒杯轻轻的一碰,“等我发达了,必定忘不了你的。”

    孙运大是张队正的心腹,张队正飞黄腾达了,他自然会水涨船高。反过来说,若是张队正失了势,孙运大也不可能有好日子过。

    “队正,北军应该攻不破昌宁寨吧?”孙运大终究有些心虚,趁着酒劲索性试探一下张队正的态度。

    张队正笑了笑,说:“昌宁寨那边足有七千兵马,更何况,寨前只有一条崎岖小路。北军就算是来十万兵马,在寨前也完全施展不开的,肯定攻不破的。”

    孙运大听着有理,便松了口气,北军攻不破昌宁寨,那么,镇北堡也就平安无事了。

    这座镇北堡内,虽然只有一个指挥五百兵马,可是,堡门前的大道,却只能容一辆马车通行。

    若是北军来攻,只需要镇北堡坚守个几天,等昌宁寨的援军赶到了,两边这么一夹击,北军必定是不战自溃的局面。

    另外,镇北堡内虽然人数不多,粮草却足够三个月嚼裹的,山上也有泉水流下来,根本不怕北军断水断粮。

    张队正抿了口酒,笑道:“只要咱们打起精神,好生守着堡墙,便万无一失。”

    就在张队正和孙运大喝酒闲聊的时候,骁勇营的先遣队已经悄无声息的摸到了堡墙下。

    带领先遣队的刘文昌,竖起耳朵仔细的倾听了一番堡墙上的动静,发觉敌军并没有察觉他们来了。

    按照原定的计划,此时就可以将猛火油罐和‘鸡尾酒’砸进堡墙内,以故意制造混乱了。

    可是,刘文昌察觉到堡墙只有一丈多高,且堡墙上的人并不多时,他临时改了主意。

    “传令下去,搭人梯上墙。”刘文昌小声下达了军令。

    放火烧乱敌军的军心,固然是良策,却不如趁敌军不备之时派人爬上堡墙,从里边打开堡门。

    很快,几个人梯便搭了起来,骁勇营的将士们一个接着一个的爬上了堡墙。

    这时,张三正已经到了堡墙边上,并和刘文昌碰了头。

    既然计划没有变化快,张三正也跟着改变了策略,命令部下们借着夜色的掩护,潜伏在堡门前。

    只要堡门从里边被打开了,大军就可以顺势冲杀进去,一举拿下镇北堡。

    夜色正浓,除了偶尔会听见极低的闷哼声之外,再无别的动静。

    张三正只是猜测到,应该是摸上堡墙的骁勇营的战士们,在清除敌军的守墙士兵,却不知道他们是怎样做到的。

    刘文昌却心里有数,他的部下们在经过多年严酷的训练之后,已经完全掌握了暗中摸杀敌军哨兵的手段。

    没过多久,堡门处传来了细碎的动静,张三正心里一喜,只要堡门被打开了,也就意味着镇北堡的陷落。

    这时,张队正已是酒足肉饱,他站起身子,打了个酒嗝,心满意足的说:“天快亮了,再去巡视一遍,咱们就可以回去歇着了。”

    孙运大凑着趣儿说:“夜深天寒,若是有个小娘子陪着您喝酒,那就更……”

    话音未落,孙运大就听见人影一闪,紧接着,张队正发出了痛苦的闷哼声。

    孙运大瞪大眼珠子,眼睁睁的看着张队正被人捂住嘴巴割断了喉咙,痛苦的倒在了他的面前。

    “啊,来人啊……”孙运大掉头就跑,却不料胸口猛的传来一阵剧痛,他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却见一支锋利的箭头透胸而出。

    既然已经惊动了敌人,骁勇营的将士们纷纷翻墙落地,打开了堡门,大军随即蜂拥而入,杀进了镇北堡。

    等李中易赶到镇北堡门前的时候,堡内的残敌已经全部肃清,张三正笑吟吟的立于堡门前迎驾。

    “禀皇上,敌军逃了一部分,不过,粮草倒是大半缴获到了手……”张三正拱着手汇报战况。

    李中易笑着点头,说:“只要粮食在手,就是大功一件,区区残敌,跑了也就跑了,何足挂齿?”

    此战的关键,就在于骁勇营的战士悄悄的摸上堡墙,伏杀敌哨,并打开了堡门。

    所以,这一战,骁勇营立下了头功,显然是毋庸置疑的事情,也毫无根据可以争辩的余地。

    “皇上,既然顺利的拿下了镇北堡,何不照方抓药,巧取了昌宁寨?”张三正尝到了甜头,索性想照着葫芦画瓢。

    李中易摆了摆手说:“昌宁寨和镇北堡不同,那里可是有七千蜀军,而且戒备森严。派去的人多了,容易打草惊蛇,若是人少了,却不怎么顶用,白白损耗了人才。”

    偷袭镇北堡,之所以大获成功,主要是蜀军大意了,完全没有料到汉军会绕过昌宁寨。

    要知道,从昌宁寨到镇北堡的沿途,都是悬崖绝壁,即使是本地的老猎户,也要提心吊胆,更何况是外来的汉军呢?

    然而,昌宁寨却不同。昌宁寨地处抵御北边的第一线,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守军的力量又异常之雄厚,哪有那么容易偷袭得手?

    按照战前的计划,切断了昌宁寨和后方蜀国的联系之后,大军就以镇北堡为基地,开始囤积粮食。

    汉军攻蜀,蜀国依仗的除了地利之外,便是汉军运输粮草的不便。

    如今,既然镇北堡已经到了手,李中易就决定,将镇北堡变成前线的后勤补给点之一。

    从昌宁寨前,到镇北堡,直线距离大约三十里,翻山越岭的距离则为八十里地。

    李中易下令后方源源不断的往镇北堡这边输送粮食等物资,王肯仗着人多的优势,派出一支五千人的运粮大军,昼夜不停的往镇北堡运粮。

    蜀军察觉到了汉军的异动,守将王冰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叹道:“好歹毒的手段呐。”

    汉军对昌宁寨只是围而不打,却分出兵马去运送粮食,王冰第一时间就得出了结论,汉军要么是虚张声势,要么是想诱他出兵。

    这可怎么是好呢?

    一时间,王冰陷入到了两难的境地。出兵去袭扰吧,惟恐中了汉军的埋伏。

    不出兵吧,昌宁寨的存粮只够吃三个月的,一旦粮尽之时,便是全军溃败之日。

    就在王冰左右为难之际,李中易已经领着三千人的先遣队,离开了镇北堡,向更南边的大山里挺进。

    李中易计算过后勤补给的力度,哪怕王肯那边拼了命的送粮到镇北堡,依然只能供应三千人每日的口粮。

    毕竟,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绝非是一句恐吓人的虚言。

    反正蜀军不敢出战,李中易索性领着人率先南下,一则替大军开道,一则看看有无拿下许亭寨的机会。

    蜀国沿着子午谷,一共修筑了三处堡寨,一马当先的是昌宁寨,其次是镇北堡,最靠南边的则是许亭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