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逍遥侯 大司空

第1643章 圣可汗万岁

    以汉军如今的实力,击败耶律休哥,其实并不难。难在,耶律休哥一直避而不战,汉军来,他就走。

    大草原上,若想长治久安,必须拉拢几部归顺的中等部落作为李汉帝国统治蒙古高原的抓手。

    以夷制夷,才是王道!

    而韩匡嗣,在被闲置了十几年之后,恰好是拉拢草原各部的合适人选。

    韩家,那可是幽州的大户世家,和契丹人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果不是李中易第一次北伐的时候,利用韩匡嗣的怕死,活捉了契丹公主,导致韩家被灭门,韩匡嗣现在只怕还是契丹重臣。

    所以,李中易早在十几年前,就打算要在今天重用韩匡嗣,却故意把他晾着。

    这人呐,仕途太顺了,并不是一件好事。

    温室里的花朵,注定是要败家的。

    连皇长子和皇次子,都从列兵开始从军,枪林弹雨,出生入死,更何况韩匡嗣呢?

    韩匡嗣被闲置了十几年,一朝得到重用,怎敢不竭尽全力的报效朝廷?

    在明君的手底下,就没有奸臣弄权的空间。

    就说和绅吧,在乾隆的手底下,风光了二十年,也就是个会弄钱的宠臣罢了,远远谈不上一手遮天。

    几百艘战船,浩浩荡荡的沿着海岸线北上,铺天盖地,无边无际,煞是壮观。

    李中易负手立于船头,凝视着东部,那里是高丽国,高丽国的南边就是倭国。

    此番平定了契丹国之后,下一步肯定是灭了倭国,把倭国变成大汉的殖民地。

    倭国到手后,东海和南海,就成了李汉帝国的内湖。

    实际上,倭国的战略位置,至关重要。从倭国的北海道,北进就可以拿下海参崴及库页岛。

    到时候,陆军从海参崴出发,就可以控制住整个西伯利亚,并搭建延伸至白令海峡的陆上交通线。

    水师从北海道出发,就可以控制住夏威夷,等太平洋上的一系列重要节点。

    有了这些补给淡水和粮食的节点,殖民美洲大陆,真的不是梦。

    如今的美洲大陆,全是土著小部落。武装到牙齿的汉军只要登陆了美洲大陆,就是横扫一切的存在。

    美洲大陆上的原产农作物,比如说马铃薯,也就是土豆。红薯,就不需要说了,十分高产的作物。玉米和花生也是美洲的好东西。

    这些倒也罢了,因为,李汉帝国已经拿下了粮食高产的古菲律宾和占城国,粮食暂时没有危机。

    最关键的是,美洲有李中易的最爱:辣椒和烟草。

    哎呀呀,辣椒炒肉,李中易已经二十几年没有吃过了,馋死了呀!

    享用过美人儿之后,点根事后烟,嘿嘿,快活似神仙呐!

    海上的生活,是比较枯燥乏味的。但是,李中易却闲不下来。

    除了审阅《现代医学》之外,李中易还需要审订小学的化学教材,中学的物理教材。

    第一版的小学和中学教材,都是李中易按照零散的记忆编撰而成,难免会有错漏之处。

    现在,随着新学教师队伍的不断扩大,由教师们集体讨论修订的第二版教材,就比第一版的教材要完善得多了。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和殖民海外相比,李中易更看重现代化教育的体系建设。

    李中易并没有拔苗助长,到目前为止,整个帝国的现代化最高级学府,也就是京师大学堂,京师科技大学堂而已。

    目前,京师科技大学堂的老师有百余人,学生也有近千人了。

    可是,偏文科的京师大学堂,就没有那么的合格老师了。

    技术上的事,其实并不难,只要攀登上科技树之后,慢慢的实验,慢慢的磨也就可以了。

    人文方面的研究,就十分令人头疼了。

    太欠缺这方面的人才了!

    千年以来,整个华夏民族接受的都是君臣父子的纲常教育,不夸张的说,人文思想是异常贫瘠的。

    大理寺独立于内阁之外,保护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保护草民的权利,无依无靠的流浪汉要给口饭吃,找遍全国都没有这种人才。

    这就必须李中易亲自编写教材,亲自带徒弟授课了。

    李中易有大把的事情做,周嘉敏却无聊死了。除了晚上侍奉男人之外,她成天无所事事。

    用晚膳的时候,李中易发现周嘉敏嘟着红唇,不肯用膳。

    “想打麻将了?”李中易比周嘉敏大十几岁,属于老夫少妻的概念,自然要多疼几分了。

    “易郎,太无聊了,能不能放我先回京城?”周嘉敏蹬鼻子就上脸,给点颜色就敢开染房了。

    李中易拿着手里的筷子,指着周嘉敏的瑶鼻,轻声斥道:“不怕被关小黑屋,就尽管胡言乱语。”

    “哼。”周嘉敏噘起小嘴,赌气的背过身去,不再搭理李中易了。

    李中易的女人已经不少了,若说其中最娇纵的是谁,非周嘉敏莫属了。

    对周嘉敏,李中易主要是愧疚之情。有约在先的发妻,却不能扶为中宫皇后,难免气势上要弱几分的。

    另外,李中易心里还有一个逆鳞,那是一直在流血的伤疤。

    柴周的江山,都亡了十多年了,柴玉娘始终不理李中易。

    李中易虽然是个超级美人收藏家,但他也是讲感情的。

    当初,没有柴玉娘提剑闯宫,李中易恐怕难逃一劫。

    只是,李中易悍然推翻了柴周的江山,实在是伤透了柴玉娘的心。

    都这么多年了,柴玉娘一直独自待在道观里,死活不肯原谅李中易。

    周嘉敏只是贪玩而已,她从不插嘴干预朝政,又身怀绝世名器,李中易自然也就可以包容下去了。

    李中易故意拉下脸,沉声道:“我数三下,你不坐到这里来,就关去小黑屋里。”拍了拍大腿。

    “一。”

    “二。”

    “三。”刚出口,周嘉敏就起身跑了过来,窝进了李中易的怀中。

    “你就会欺负我。”周嘉敏搂住李中易的脖颈,哭哭啼啼的抽噎着。

    怕黑,是周嘉敏的死穴,屡试不爽。

    李中易拥着女人,柔声道:“傻嘉娘,趁我现在还年轻,抓紧时间给你添个娃,那才是正道理。不然的话,等我将来老了,你孤苦零丁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可怎么熬啊?”

    周嘉敏的娇躯猛的一僵,过了一会儿,她死死的搂紧了男人,哽噎道:“你不会抛下我的,你不会抛下我的。”

    只有李中易活着,周嘉敏才有可能享受无上的尊荣。这个道理,她就算是再傻,也不可能不明白的。

    周嘉敏只是娇纵了点,贪玩了点,并不是真的不懂事。

    别的不说了,单是她从不插嘴朝政,就知道,她其实是个大事不糊涂的女子。

    否则,以李中易豪横的个性,岂能容她?

    结果,以往总是被动承欢的周嘉敏,主动出击把男人杀得大败。

    “官人,滋味如何?”周嘉敏凑到李中易的耳边,故意戏弄他。

    李中易尽管败得很惨,心里却舒爽之极。举世无双的尤物,只有他一个经手人,且只归他一个人享用,快何如哉?

    “嘉娘小乖乖啊,我不行了,真的不行了。”李中易输得心口服,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周嘉敏就像是海上的巨大涡旋一般,把李中易吸进去了,就无法自拔了!

    “嘻嘻,不许说不行,知道么?”周嘉敏伸出一双玉臂,圈住李中易脖颈,喃喃道,“奴知道官人待我的好,你若敢抛下奴,奴绝不独活。”

    这小妖精,还真没白疼啊!

    历史上的小周后,在李煜被赵光义弄死之后,强悍的绝食而亡。

    看着不着调的周嘉敏,竟然也有如此决绝的一面,世事实在是难料啊。

    也不知道南唐司徒周宗,当初是怎么教导两个女儿的,大周氏和小周氏居然都是视死如归。

    帅船逆流而上,经海河,转入永定河后,直抵幽州的军用码头。

    在船头陪伴在李中易身旁的周嘉敏,发觉军用码头上,出现了好多身穿奇装异服的草原汉子。

    “官人,他们是来干嘛的?”周嘉敏好奇的指着那些草原汉子,问李中易。

    李中易牵住她的小手,笑眯眯的说:“他们是来当带路党的。”

    “带路党?”周嘉敏没有听懂,疑惑的望着李中易。

    李中易微微一笑,解释说:“他们将在前边领路,带我的主力大军,去找耶律休哥决战。”

    帅船的跳板搭好后,码头上的草原汉子们,在赞礼官的约束下,全都跪下了。

    李中易刚在宽大的跳板上露面,草原汉子们就一齐叩首山呼。

    “臣等恭迎圣可汗,圣可汗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中易并未马上叫起,而是牵着周嘉敏的小手,慢慢的走下跳板。

    草原汉子们,畏威而不怀德,谁强就听谁的,李中易完全没有必要对他们太客气了。

    上国圣主的架子摆足了,这些草原汉子,反而会更加的恭顺。

    码头上最正中的位置,摆了一把龙椅,龙椅的右侧是一个锦凳。

    李中易牵着周嘉敏的小手,两人分别落座后,那些草原汉子们再次跪下了,重新叩头行礼,山呼万岁。

    “唉,这些蛮子,可真乖。奴曾听姐姐说起过,契丹蛮子的使者,可凶了,蛮不讲理。”周嘉敏觉得很好玩,信口点评了一番。

    李中易微微一笑,不把他们打怕了,他们会乖乖的跪下喊万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