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第两千八百三十一章 没救了……

    “儒家隐世一派?”孔融一挑眉,略微生出了一些兴趣,当然也就是一些兴趣,震惊什么的倒也不至于,毕竟是陈曦能提出来的学派,在孔融看来应该是有一些真才实学的,不至于是水货。

    毕竟学派这东西和其他东西不一样,隐世并不代表强过出世的,相反对于学派来说,一般名声越大,其本身就越强。

    毕竟传承这种东西都是有迹可循的,而且要壮大就必须要招收弟子,而要招收弟子,就必须要有名望,这么一个逻辑下来,顶级的学派自然不可能隐世,甚至中等的学派都必须要出世才能更进一步。

    毕竟隐世不出,就代表着不会有足够多足以传承学派的弟子,就算是运气好,出了一两个天资绝顶的人物,将学派的思想和文化堆高到了某种程度,最后也难免后继无人。

    因而这话若非陈曦说出来,孔融也就是笑一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隐世什么的一般来讲都是因为不够强才需要躲起来。

    当前儒家的八派,每一支放在过去都可以媲美春秋显学,普通学派根本没有资格和这种顶级学派媲美。

    就如同小门小户出不了贵女一样,一般那种连听都没听过的学派也出不了顶级的学术成果。

    不过这话毕竟是陈曦说出来的,孔融也就略微升起了一些兴趣,毕竟他之前和陈曦对赌更多是因为陈曦提起先祖子思子手刻的礼记。

    抱着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的想法,孔融觉得将之借于现在重新在长安修建的东观藏书阁代为保管也不是不能接受,毕竟这种东西就算是孔家保养起来也是很麻烦的。

    孔家别的东西不多,这种千年前流传下来的典籍还是不少的,所谓孔夫子搬家尽是书,老孔家的传承到现在是真的没有断过,自然这种祖上传下来的简书还是有不少的。

    这种东西防腐,防虫蛀什么的都是相当的麻烦,借给东观,让国家保养算了,需要的时候拿回来就是了,反正自家的东西就是自家的东西,就算是国家也没办法收走。

    虽说这个时代没有明确的保护私人财产的法律,但是约定俗成的那些东西,所有人也都心里有数的,就像是孔家的那些儒家典籍,荀家的那些荀子典籍,所有人都知道绝对是最完整的,但这些东西除非是本家族主动拿出来,其他人最多借阅,抢夺是不行的。

    就算是皇室,在这一方面也不会做的太过,毕竟谁没个落魄的时候,今日你势大,顺手掠夺了其他家族的根基,可这世间一直是“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谁还没个起起伏伏了。

    你能作初一,我就能作十五,到最后又有谁能讨了好,自然随着时代的发展,保护某些东西就成了汉室上层默认的规则。

    陈曦对于这些也很清楚,因而陈曦从未问荀家要过某些荀子的手书,就算陈家是自己家,面对府库之中收藏的那些古老刻本,陈曦也没有觊觎的意思,抄录什么的倒是干过。

    这次不过是随口一问,孔融居然拿出来了这样的东西作赌,因而陈曦也本着投桃报李,外加添乱的想法准备将心学给踢回去。

    毕竟明朝时期才起来的心学,根本没机会发展到最为宏大的程度就因为朝代更替垮掉了,换成这个时代,说不定会上天,更何况儒家八派什么的,多一个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自然面对孔融的回答,陈曦笑着点头表示,到时候儒家拿到那个隐世学派的典籍,绝对不会亏的。

    当然不会亏了,后世的儒家哪怕是长歪了,但也多了千年的积累,站立在千年积累之上,一朝反补到现在,儒家当然不会亏,甚至可以说是虚不受补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陈曦和孔融的扯淡并没有影响曹操的战意,曹操依旧在挑衅对面那群舞文弄墨的家伙,甚至做好了自己一个人单挑对面全体的准备。

    钟繇见此是准备跑路了,但是却被曹操拉住,作为自己手下的头号战将,岂能不和老大共赴战场。

    好吧,钟繇是一点不想参与这种事情,之前说的时候是很轻巧的,可真要搞什么羽觞随流波什么的,也要看看参赛选手,对面那群人,钟繇表示玩不起玩不起。

    然而钟繇没挣扎多久就被曹操用蔡邕的手书给收买了,当场钟繇就进入了战斗状态,直接顶在曹操面前舌辩群儒,引据大义,正之经典,一时间居然和对面五个战的不亦乐乎。

    并且强烈表示今天自己也参赛,曹操随便找一个,今个他就挑了对面,文章这东西说白了不就是字以会友,诗以传情,歌以咏志,虽说后面两个钟繇拿不了满分,但是字这一项,对面六个都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已死的蔡伯喈值得仰望。

    狂躁期,战斗状态的钟繇猖狂的让曹操都不得不以袖掩面,倒是钟繇自己毫无所觉,表示今天就要教对面应玚做人,应玚一副崩溃的神色,他是应劭的侄子,而应劭和钟繇关系不错,应玚的书法还都是跟钟繇学的,结果钟繇现在要怼他……

    以至于应玚现在可谓是未战先败,还没开场,对面六人组就折了一根胳膊,不过陈琳等人依旧非常自信。

    就在钟繇舌战群儒的时候刘备带着自己的夫人一起来了,听闻此事之后饶有兴趣的看着陈曦询问道,“子川啊,你要和他们比文章?”

    “不是我,是曹司空。”陈曦翻了翻白眼说道,他可是很有自知之明的,比别的自己还有可能,但是比文章,怎么说呢,死定了好吧。

    别看曹操自己吹自己文学水平很高,镇压对面毫无压力什么的,当然事实上陈曦也承认曹操的文学造诣确实是奇高无比,甚至曹操在文学上的造诣,比起对面那六个可能都不差分毫。

    问题在于,强不强这种事情也是要看对比的,曹操的文学造诣很高,但对面像曹操这么拽的有六个,对面六个人是建安七子成员之中的六位,这阵容曹操能赢?

    三曹七子呦,曹操今天虽说是带着曹丕和曹植,但就这俩毛头小子还没有进化到完全体,根本连参战的资格都没有,而对面七子来了六个完全体,陈曦觉得今天曹操可以等死了。

    就算是曹操超常发挥了,也顶不住对面六个大佬的狂轰乱炸。

    至于说陈曦,醒醒吧,虽说陈曦有满满一脑子堪称绝品的唐诗宋词,但是,一个都用不了,这也是为什么陈曦来这个时代这么多年了,都没干过抄诗词歌赋这种事情,因为难度实在是太大了!

    可能在其他人觉得唐宋的绝品诗词足以横行天下,甚至通行异世界什么的,然而就现实而言,那是做梦。

    从历史角度讲,现在是汉魏两晋时期,刚开始了反切标注,第一本韵书,也就是《声类》,马上就要由大佬李登编撰出来了,从此韵律什么的开始有了明显的统一要求。

    而诗词歌赋的核心是什么?是情怀,是思想,那诗词歌赋的表现是什么,是骈四俪六,是韵脚,韵律。

    然而看看陈曦脑子里面的唐诗宋词能匹配上什么……

    嗯,除了韵脚和韵律,其他的都能匹配上,问题在于诗词歌赋没有了韵,那还是诗词歌赋?

    因而陈曦从来到这个时代开始,哪怕是脑子里面多得是经典到不能经典的唐诗宋词,但是陈曦从来没抄过一次诗词歌赋,原因非常简单,韵的变化太大了。

    大到陈曦抄诗书只能是祸害经典,连韵律都对不齐。

    毕竟从汉末魏晋,到南北朝,再到隋唐,光陈曦能记起来的韵律变化就有好几次,第一本韵书那就不说了,那算是敲定了韵,之后到晋代声律再变,又有了《韵集》敲定新的声律。

    这就已经是两次声韵的变化了,问题是这两次的声韵变化,其实还不是最大的问题,接下来南北朝时期,声韵发生了历史上最大了变化,那就是四声……

    好了,这下韵律可谓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现代人读建安时代的诗词歌赋,明显没有唐宋诗词那种韵律的感觉,甚至连韵的是什么都分辨不出来。

    然而那北朝时期声韵骤变到这个程度尚且未完,后面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声律变化,那就是《切韵》一书的诞生,这本书才是后世官韵,以及官话,甚至是之后普通话的祖先。

    现实就是这般,魏晋南北朝是中原声韵变化相当激烈的时代,反过来说的话,也就是说唐宋时代的诗词歌赋,在建安时代是完全不符合当时声律的,你就算是写出来也完全读不出来气势和韵律。

    所以陈曦从来没祸害过一次唐诗宋词,毕竟声韵完全不符合时代,写出来也做不到李白那种声震八方,万世流传的程度,所以还是别祸害了,给后人个活路什么的。

    唯一勉强能用的也就是靠近这个时代一些的两晋诗词,毕竟离得比较近,而且其间哪怕是韵脚有一些变化,但变化不是很离谱,靠着陈曦的能力好歹还能修正一下。

    问题在于两晋的诗词完全不符合陈曦现在的心态,歌以咏志,诗以传情,文以载道,两晋那堆谈玄论经嗑药至死的货色,写出来的玩意儿完全不符合当前这个时代背景。

    一群因为大一统王朝分崩离析,国家衰败,五胡南下,山河飘摇,还没有能力收拾,只能沉迷于玄学空谈,粉饰太平的家伙,和汉朝这种按着四方摩擦的铁血气度,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反倒是盛唐的诗词,展现的繁华气象,展现的豪迈气魄倒是能用上,问题在于,盛唐的诗词歌赋韵律基本全部都需要大改。

    说个老实话,陈曦要是能改李白的诗词,还能改的气魄不变,潇洒飘逸,保证笔法无雕刻之痕迹,风格雄奇,俊逸清新,词句依旧豪迈奔放,飘逸若仙,那陈曦直接写新的算了,何必和唐诗死磕。

    没那个本事好吧,准确的说这个世间基本不会有那种人,反倒是赋勉强还符合汉朝的规格,问题是赋太长了,要改的地方太多,虽说单个难度低了一些,但是要改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毕竟诗词这种东西,七八句一般也就需要改个五六句,运气好了,感觉来了,说不定李白的诗词说改就改了。

    换成赋,单个的难度是下来了,可要改的地方却明显多的太多,这种难度明显不是陈曦能搞定的玩意,再结合一下魏晋南北朝那群家伙的诗词,这个大礼包已经废了。

    勉强能用的志向不合,志向相合的韵律不合,得,陈曦表示自己还是别搞诗词歌赋了。

    这就是陈曦现实的情况,明明有一脑子的经典诗词,但是能用的基本没有。

    虽说言辞谈吐颇有惊人之语,传世之言,但是要让陈曦写一篇拿得出手的文章,时间放长还行,而且写出来也确实足够传世,但要和这群大佬一样搞即兴创作,没救了,等死吧!

    刘备倒是不知道这些东西,但要说对于陈曦创作水平,他还是有点感觉的,字的水平也就是那样,虽说字体可谓是形体方正,笔画平直,但是只能说是徒有其型,而无其神。

    文章的话,倒是水平不低,问题在于陈曦不擅长即兴创作,这种赌斗,差不多等于送死……

    “哦,孟德和对面对赌啊。”刘备闻言啧啧称奇道,看看对面的阵容,再看看曹操,刘备明显的流露出来的怜悯之色。

    “你着什么眼神,看我击溃对面。”曹操对于刘备的眼神非常之不爽,于是一脸不满的说道,“再说,陈子川,一起,我这波带你,对面现在就剩五个,我打三个,你打俩没问题吧。”

    “非常有问题好吧,我直接认输!”陈曦扯了扯嘴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