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第两千九百九十六章 局势

    从曲奇这边拿到了东西之后,不管怎么说,接下来搞轨道应该是没有什么大问题了,虽说现在连公路都没有修好,但是未雨绸缪什么的还是很重要的,很多事情都需要早做打算。

    陈曦这边谋划着中原接下来发展的时候,罗马这边也终于开始了总攻,虽说现在才是一二月份,但扎格罗斯山脉以西,面前都算是地中海气候,雨季过了之后,就跟中原的春秋一样,属于可以开战的气候了,罗马也忍了很久,这一次到了结束的时候了。

    这种决定国运,决定一大片地区命运走向的战争,就连远在葱岭的诸葛亮等人也不得不停下手头的工作,将注意力全数转了过去,毕竟接下来这一战,很大程度的决定了他们接下来的工作难度。

    甚至就连贵霜这边也抽出来了少许的力量,前去战场进行观察,毕竟罗马和贵霜也算是结盟了,而且贵霜本身因为内**的原因面对汉室一直处于下风,自家盟友结束了战争,也能伸手拉一把自己。

    这些事情荀祈也都知道,但是没有办法阻止,罗马会不会帮贵霜并非由贵霜的意志决定,而是由罗马的意志决定,只要罗马认为这里面有利益,这件事有价值,荀祈说再多都没用。

    因而对于这件事,荀祈一直抱着旁观的想法,完全没有插手的兴趣,能做到什么程度都无所谓,阻拦罗马这件事至少现在是做不到的。

    扎格罗斯山脉以东,阿尔达希尔将自己的亲卫,自己征召的所有麾下全部聚集了起来,哪怕是并不知道准确的决战时间,但是凭着自身那堪称可怕的直觉,阿尔达希尔也认为决战应该是马上开始了。

    “将军。”奥姆扎达看着阿尔达希尔神色凝重,哪怕是他现在也能感受到空气之中凝重的气氛,罗马在大优势的情况下开始了收缩战线,如果是其他时候,他可能会认为是泰西封打出了惊人战绩,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就算是不太敏感的奥姆扎达也认为要出事了。

    “点齐所有人。”阿尔达希尔穿着铠甲,站立在营帐外的风雪之中,仅仅是隔了一条扎格罗斯山脉,那边面前算是四季如春,而这边已经陷入了苦寒,然而这些气候的刺激,对于阿尔达希尔的影响并没有内心震荡带来的影响大。

    他比麾下所有的人都清楚,接下来这一战极有可能是最后一战,但到了这种程度,阿尔达希尔已经不想去思考打败了会怎么样,国破家亡还想这些事情干什么!

    “所有的士卒已经聚集了起来。”奥姆扎达小声的说道。

    “去营地那边。”一直在风雪之中如同雕塑般站立的阿尔达希尔缓缓地迈出一步,像是适应这种僵硬一样,然后快速的恢复了正常。

    等到阿尔达希尔来到营地的时候,四万多士卒皆是如同雕塑一般整整齐齐的站立在风雪之中,不少人甚至已经有些泛白了。

    看着这些神情肃穆的士卒,阿尔达希尔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心思彻底消除,仅剩下些许的可惜,如果再有一年,不,甚至只要再有几个月他肯定能成功,但是现在还差一点点。

    不管是自己的护卫骑,还是本部都距离自己目标还有一点点的距离,如果说完成自己当初的预估,他就有把握能打穿罗马的防线将泰西封之中的人员拯救出来,那么现在,只能去赌命了。

    不过人生总有一些事情是不得不做的,既然安息人发自内心的相信自己,既然安息人视他为拯救者,那么到了这种程度,他就必须要站出来,毕竟安息是真的快要亡了。

    “诸位,接下来我要翻过扎格罗斯山脉去救援泰西封。”没有什么铺垫,阿尔达希尔站在高台上无比平静的开口道,“罗马开始了总攻,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继续磨砺下去了,此去在场所有人都有可能回不来,当然也包括我!”

    阿尔达希尔的话,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震惊,到了现在还跟随着阿尔达希尔的士卒,不说单体素质如何,这些人的神经已经如同钢铁一般坚实了,完全不会因为些许的恐惧而出现动摇。

    “然而我要说的是,我必须去那边,没有什么好说的,泰西封是我们的王城,也许以前可以输了迁都,但是这一次,输了我们将一无所有,安息帝国也将彻底变成历史,我们也将变成亡国奴!”阿尔达希尔的声音变得激昂了起来,他不知道下面的人能不能听懂,他只是在宣泄,宣泄自己的愤怒,宣泄对于自身弱小的愤怒。

    看着下面那些依旧沉静的士卒,阿尔达希尔明白,这些士卒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都会跟随着自己,危险也罢,死亡也罢,这些人将一切都托付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居然会对着你们讲这么多大道理。”阿尔达希尔看着麾下士卒的神情,已经明悟了过来,不需要说这么多,也不需要想什么**七八糟的东西,跟随着自己获得胜利,便是这些士卒最为简单的想法。

    “所有人出发,目标,扎格罗斯通道!”阿尔达希尔大声的下令道,他很清楚扎格罗斯通道那里布置了数量庞大的罗马军团,但是无所谓了,接下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区区扎格罗斯通道,杀过去!

    在阿尔达希尔这边开始行动起来的时候,罗马这边已经对安息王城泰西封发起了大规模的攻击,不管是塞维鲁,还是佩伦尼斯现在都忍无可忍了,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平推掉泰西封。

    当然这个过程尚且需要一些时间,而且散落在安息战场各处的士卒,现在也该聚集起来了,唯有这样罗马才能毫无意外的击溃安息。

    “收官了啊。”当前已经回到安息东北方位的审配叹了口气,看着前方送回来的资料,高览被他弄去帮诸葛亮攻打北贵去了,现在他手上也没有太多的牌面了,见此情形不由得叹了口气。

    “军师,安息还有救吗?”蒋奇看着战报一脸泛苦的说道,到了现在所有的袁氏将校都感受到了那种名为唇亡齿寒的孤苦,一旦安息倒下,接下来面对兵锋的必然是他们袁氏。

    “没救了,现在除非能出一个军神,一个能在兵力大劣势的情况下,打出绝地翻盘的军神,否则的话,安息没救了。”审配神色凝重的说道,现在安息已经没得依靠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蒋奇面色显得极其难看。

    “等待结果,至少还有两个月才会轮到我们,到时候先以空间换时间吧。”审配阖眼有些疲累的说道,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了,智谋这种东西,要在双方的力量还在一个层次的时候才能发挥出最大的效果,如果力量都超过某个限度了,智力也最多是让你死的好看。

    “空间换时间吗?”蒋奇若有所思,“既然如此,为什么我们现在还要在这里,退回去,修筑防线不好吗?”

    “接下来这一战,我们不得不插手。”审配眯着眼睛说道,“罗马赢得可能性几乎是一,但正因为罗马赢定了,我们这些人才有彻底联合的可能,安息会死,但是安息的人还没有死光。”

    “接收人马吗?”蒋奇默默地点头表示可以理解,而且他也相信关于这一方面审配肯定早早就有安排,甚至说不定安息已经被审配埋下了一堆钉子。

    “嗯,而且凯尔特人这边也会帮我们一下,毕竟和罗马仇很大,而现在罗马壮大到这种程度,他们就算想要修生养息也不太可能了,现在的罗马相当于一个靶子。”审配看着远方缓缓地开口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应该集中所有的实力,为什么还要将高将军调走?”蒋奇不解的说道。

    “因为高将军依旧在这边的话,罗马在发现我们具备威胁的情况下,会将我们一起弄死的。”审配叹了口气说道,“现在只能低调做人,处理大局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有威胁的都放过,一种是有威胁的都干掉,你觉得现在的罗马会选择哪种?”

    蒋奇沉默了一下,已经明白了,都砸了这么多本钱了,罗马想必也不在乎多砸一些本钱了,之前没下杀手是因为不值得,而到了决战的程度,高览一旦出现在战场,罗马肯定会弄死。

    审配将高览弄走也是为了给罗马一个交代,虽说很屈辱,但没办法,打不过就是打不过,本钱又少,绝对不能**来。

    【总有一天我也要让你们罗马感受一下这种屈辱!】审配眼中划过一抹厉光,仅仅是为了让罗马安心,不会对于他这个有威胁的人出手,为此在决战之前直接调走了自家最强的军团。

    明明知道唇亡齿寒,但是为了争取更多的时间,只能选择袖手旁观,对此审配憋屈的简直无以复加,可惜实力强,腰杆子才能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