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第三千三百六十六章 汇聚

    刘桐根本不在乎淮阴侯现在是谁顶的号,反正该干的活继续干着就是,至于其他的,反正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也是哦。”丝娘钻到被子里面,探出脑袋之后,带着思虑说道,确实,韩信再怎么变化,其实真要说的话影响也就那样了,最多也就是让丝娘有些敬畏而已。

    “又是一年了啊。”刘桐带着几分感慨说道,再有一段时间就元凤五年了,“明早让人去将册封的婚书交给诸葛孔明就是了,我们去给那些年逾七十的老者送点年节的礼物,还有,你少吃点。”

    刘桐看着一边听自己说,一边没见怎么动,但腮帮总是鼓囊囊和个仓鼠差不多的丝娘,有些无奈的劝说着,“吃太多的甜食,会长胖的,而且晚上的宵夜也要少吃。”

    “我是内气离体,不会长胖的。”丝娘得意的说道,然后又往自己的嘴里塞了一块萝卜糕,刘桐扶额,劝不了,劝不了。

    “再说,给七十岁以上的人都送年节礼物,我也算啊,我记得我也有好几百岁了。”丝娘侧身撑着脑袋带着几分辩驳的意思说道。

    “你看看别人家的仙人,那都是不吃饭的,就你天天吃吃吃。”刘桐无奈的说道,丝娘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多大,其实刘桐基本已经确定丝娘是个人,而不是什么仙人,但丝娘跑地宫去问其他的仙人,寿星盯着看了看之后表示少则几百岁,多则几千岁。

    然后丝娘就兴冲冲的跑回来表示自己也应该享受老年人待遇了,周礼内则的要求,八十岁以上的老头可是需要有人暖被窝的,九十岁以上的老头可是需要随时备着吃食,而我可是几百岁了,我也要随时备着吃的东西,刘桐听完狂翻白眼。

    你还有脸说你几百岁了,镇星在糊弄你,你不知道吗?

    然而刘桐还是给丝娘备上了很多的零食,以供丝娘随时偷吃,反正这也就是一个安排的问题,御厨那边其实是不停火的,二十四小时都有人,丝娘说的再兴奋,其实也和之前没什么区别。

    “别人家的仙人无欲无求啊,我又不是无欲无求。”丝娘不满的说道,“其实我一直觉得别人家的仙人很奇怪的,为什么会无欲无求,明明都是人啊,为什么会活的那么无聊。”

    刘桐闻言,直接卧倒,这个问题懒得回答,别的仙人肯定是仙人,但你这个仙人,肯定不是,伸手乱摸了两下,然后被丝娘将爪子拍掉。

    “我在给你说正事呢。”丝娘不满的说道。

    刘桐卧倒一动不动,也就丝娘自己没发现吧,就自己摸上去的触感而言,最近丝娘比之前的肉又多了一些,你管这叫仙人,别的仙人瞬间移动其实是散则成气快速移动,而丝娘的瞬间移动那是真的直接进行空间跳跃。

    至于原理,抱歉,丝娘抱着刘桐进行空间跳跃的时候,丝娘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使用的是空间跳跃,这家伙的脑子有时候就没在大脑中,一直以为自己是仙人,实际上刘桐基本确定丝娘是个人。

    “早点休息啊,明早还要早起呢,去不少地方给老年人送年节礼物。”刘桐卧倒以一种倦倦的口吻对着丝娘说道。

    次日,号称已经活了几百岁的丝娘,顶着那张青春靓丽的脸蛋,去拜访那些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年人。

    同样诸葛亮的婚礼也在这种时候伴随着吹吹打打开始了,自然天在这一天也晴了,一大群智者一起动手,硬生生将司隶三辅的大雪扫开,至少今天是不可能下雪了。

    这个时候已经以惊人的速度抵达三辅之地的卡贝奇,看着天空之中的雪云被某种力量强行分开,冬日温暖的阳光落在身上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对于汉室这等行云布雨的手段敬服不已。

    “真的是惊人的伟力啊。”艾索特感慨不已的说道,这个时候雪云已经被退出了三辅范围,天已经晴朗了起来。

    “是啊,这是足以直面白灾的力量。”卡贝奇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后方一招手,礼乐准备好,队形排好,马车摆正,礼物摆好造型,明天早上抵达长安城!

    “刘公,还请您先去长安报备,我们提前数日抵达,难免不协,还请刘公担待。”艾索特对着刘先一礼,希望刘先先行前往长安。

    “好说,好说。”刘先这一路行来,已经彻底确定这群北贵人的诚意,他们是真的想要迎娶郡主,而且也是真的愿意投靠汉室,故而刘先也愿意为他们弥补一些错漏。

    自然这一路艾索特和卡贝奇都已经知道,汉室现在是长公主摄政,而先皇的后裔,也就剩下一个公主了,剩下的也都是郡主。

    对此,卡贝奇和艾索特并没有什么难堪的地方,毕竟都到了汉室地界了,对方也没有必要欺瞒自己了,更何况,因为当年娶公主被锤了一次贵霜,其实已经很冷静了,他们需要的就是一个宗女册封的公主就行了,更何况这次也不是皇帝,而是巴拉克,郡主就可以了。

    更何况刘先一再表示现在汉室的公主和郡主加起来可能都没有十个,所谓物以稀为贵,在这种情况下,郡主自然是身份大增。

    “那我这就先行赶往长安,让大鸿胪、太常、宗正那边组织人手进行迎接。”刘先抱拳一礼,然后带着自己的人,和几名贵霜安排的礼官一起朝着长安赶去,而卡贝奇和艾索特对视一天,皆是兴奋之色。

    百年夙愿,不远万里前来长安,终于到了功成之时了。

    “我们来的有些着急了。”卡贝奇叹了口气说道。

    本来这群人先去巴里坤湖,祭祀了一下大月氏的先祖,毕竟那里是他们的祖地,而亚洲这边都被华夏文化所侵蚀,故而对于祖先祭祀非常看重,故而艾索特和卡贝奇亲自带人去祭祀了一次。

    祭祀完祖辈之后,就开始东进,然而问题出在之后那段路上,中原这边的路才修到玉门关,西域那边则是才建设到高昌,这两者之间的几千里是没有道路的,加之冬雪飘落,卡贝奇和艾索特可劲的跑,于是提前了小半个月就抵达了长安。

    毕竟这两人麾下的战马和人都不是吃素的,那是真正意义上的素质爆炸,外加意志爆表,一路顶着暴风雪冲了过来,提前抵达了三辅,而当时暴风雪太大,附近驿站只管周边地区,卡贝奇和艾索特直接跑丢了,到现在那些西极道的驿站都以为卡贝奇等人还在西边。

    故而才需要刘先先行前去报备,毕竟是来迎亲的,不是来搞事的,卡贝奇和艾索特都不想因为一点小问题将这件好事搞砸。

    另一边快中午的时候,刘桐带着丝娘乘着玉辂,开始按照自己之前拿到的地图去发放年节点心之类的东西。

    “见过长公主。”太常少卿张臶看着刘桐带着食盒下车躬身一礼,完全没想到居然还有自己一份。

    “有劳张公为祭礼准备。”刘桐有些尴尬的说道。

    因为刘桐和丝娘的问题,很多大型祭礼都得改,太常一系三代太常一起搞,现在都是要死要活的,而干太常的都是年纪比较大一些的官,因为只有老一辈经历的够多,对于礼法认识的才会够深,故而刘桐的备上的礼物,除了那些真正意义上的老者也主要送给太常一系。

    “分内之事,公主何须挂怀。”张臶恭谨的回答。

    “有劳少卿了。”刘桐回了半礼,然后带着礼物去其他人那里,而张臶则是站在门口目送刘桐离开,等刘桐的车架消失在拐角,张臶才打开了食盒,尝了一块,心情大好。

    “干活。”张臶兴冲冲将食盒放回居室,然后将用来装死的拐棍丢掉,一路小跑去太常署干活,反正拐棍也只是个装饰物,其实老夫身体很好的,只是看大家都拄拐棍,为了不显另类,也跟着柱,实际上我其实是一个棒小伙。

    没错,如果说其他老头的拐棍好歹是有点用处的,张臶的拐棍真的是装饰品,这家伙柱拐棍真的是为了随大流,实际上苟命的话,此人可以称之为苟流大家,如果从这家伙在太学当官算起,这货可以称之为历经八朝……

    没错,你没有看错,这家伙生命力极其顽强,正史苟了八朝,汉朝都倒下了,曹丕都上位了,请回乡教书的张臶去当官,张臶表示你看看我的年纪,体谅一下老人家,我快死了。

    曹丕派遣的人过去一看,得,这么老了,万一过去的时候舟车劳顿,完蛋了怎么办,还是别吧,于是曹丕死的时候张臶还在教书。

    之后曹睿登基,又开始征召,这次张臶咳嗽了两下,表示自己命不久矣,派遣过去的礼官一看,这位恐怕活不久了,就汇报给了曹睿,曹睿颇为可惜,然后曹睿也凉了……

    等到曹丕孙子登基的时候,这位还在教书。

    苟流至尊级别的选手,别看现在已经快七十了,但实际上还是非常有战斗力的,其他老头子怎么样不知道,反正按照这位的情况,刘桐下台了,他可能都不会下台。

    甚至要真按照二十载一朝计算,这位爷搞不好能见到第三任……

    故而别看刘桐现在给张臶施礼,表示张臶要调养好身体,为国尽忠,实际上刘桐下台的时候,张臶都依旧在当太常。

    “啥?”张臶跑过来没搞多久的大祭礼仪式,大鸿胪和宗正这边就派人来通知他说是北贵的人到了。

    “啥情况?”张臶有些不解的询问道,“怎么会早到这么久,很多吃住的东西我们都还没安排上啊。”

    “高昌到玉门关这片地方没路,而且因为冬季暴风雪,他们直接横穿了荒漠。”刘先叹了口气说道,“两千多练气成罡用云气直接对抗暴风雪,遇到无法通过的地方,直接用云气固化道路,强行铺过去,于是提前了太多。”

    “开始组织人手吧,还有一天时间,安排长安驿站准备吃用,太尉调拨过来的物资可以取用了。”宗正刘艾叹了口气说道,“孔太常未在的话,张少卿由你来处理可行?”

    毕竟是掀翻了一大片,重新将整个东亚地区纳入管理的汉室再一次外嫁郡主,汉室也不想丢人,故而这件事是宗正,大鸿胪,太常三卿主管的,但是孔融去了诸葛亮那边,而老太常赵岐在躺尸,以至于现在只能让太常少卿也就是张臶来干活了。

    毕竟张臶本身就是替补太常,他之前只是不想干,但是被赵岐拉过来修祭礼的,就身份和能力而言,现在历经五朝,在梁太后年间就干过相关事务的张臶还能真不知道怎么处理。

    “可。”张臶点了点头,这都不是,孔融会的自己都会,有什么干不了的,让人去通知一下孔融,然后自己接手就是了。

    等孔融收到消息的时候,张臶已经组织礼官去长安驿站了,而孔融对此也就是笑一笑,太常这一系,别看同时好几个太常在,但实际上别其他的九卿一系还要顺和,因为他们这些人之间基本没有什么争斗,起步都是知天命,还有一些都是七十致仕之后返聘回来的。

    一群老爷爷,有什么好争的,到现在这个年纪都看透了这些东西。

    同样在诸葛亮婚礼上,主婚的刘备也收到消息,不过相比于那些可以之后解决的问题,诸葛亮的婚礼对于现在的刘备来说才是大事。

    没有了上千的练气成罡,并不会对于这个国家造成冲击,因为只要陈曦和诸葛这种神人还在,这个国家就能平稳的延续下去,故而刘备在收到消息之后,依旧目不斜视的继续主持这场婚礼。

    “啊,终于处理完了,以前都不知道,长安【m】这边居然有这么的老人啊。”刘桐伸着懒腰,瞟了一眼一旁抱着食盒的丝娘,“你是不是又在偷吃,啊啊啊,你的腮帮鼓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