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第三千六百零一章 哀嚎

    “将事情详细说一下,我们这边找画师画像。”李畅认真的说道,不知名破界捣乱,这是想吃帝制铁拳?

    这年头精神天赋不需要登记,因为这种东西的诞生需要先天的资质和后天的教育,能成就精神天赋的家伙在成就之前基本都展露出资质了,因为这种人必然有老师,有朋友,不是光靠自己就能完成的。

    精神天赋的诞生,终归是阅历和智慧以及经验的升华,并非是一个人闭门造车就能完成的,所以根本不需要登记,因为在他们成就的过程之中就会逐渐暴露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当初王异自爆了女性精神天赋拥有者有大概率让第一胎的子嗣获得精神天赋的基础之后,各大世家直接将目标锁定在了张春华和辛宪英身上。

    因为能不能诞生精神天赋,大家都心里有数,按照要求卡就是了,而张春华和辛宪英本身就属于极少数完全符合条件的少女。

    这也是为什么其他人会怀疑长公主刘桐,太皇太后唐姬,刘备的侧室吴媛,鲁肃的二夫人徐宁,张济的遗孀邹氏有精神天赋。

    因为精神天赋说是能隐藏,但一个人生活的轨迹是没办法隐藏的,再加上有诸葛亮,精神天赋是完全不需要登记的,政府邸报公文,都会给分发,当然看不看是你的事情。

    实际上从某种角度讲,这种方式已经算是登记了,只是未记名而已,可练气成罡就不一样了,这是真正能闭门造车造出来的,实际上包括内气离体和破界都是能闭门造车造出来的。

    虽说这种只修武术,不修杀伐的方式,战斗力很是问题,但不管如何练气成罡对于普通人而言是非常危险的,故而汉室这边很早就进行了练气成罡的管理制度。

    成就练气成罡的人员都需要登记,登记之后可以作为某些行业的准入证明,没登记的话,某些行业是进不去的,再加上华夏自古以来的思维模式,登记制度的推进很是顺利。

    目前汉室登记的练气成罡足足有7300多名练气成罡,当然李条那种被归入到了内气离体级别。

    虽说陈曦估计应该有个一千多名练气成罡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在政府进行登记,各大世家好歹也会隐藏一部分实力,至于袁氏,袁氏自己在登记表上收录了五百多名,但是谁信谁是智障。

    袁家的练气成罡规模,占人口的比例搞不好应该是最高的,因为斯拉夫野人极大的拉高了这个比例,再加上汉室普及了军旗观想制度,从四千多的规模一路走高,目前应该接近九千了。

    不过这个数目,按照陈曦估计,短期内应该不会再有增长了,因为之前一年军旗观想,能成就练气成罡的都已经成就了,不能的短期也不可能成就了,从这一点说的话,汉室士卒的平均素质真的很可以了,这也是为什么到现在禁卫军基本都是人均内气凝炼的原因。

    不得不说貂蝉的判断很正确,与其让吕布走什么军团统帅路线,还不如走武道标致,天下第一强者这条路,军团作战强的人有不少,但天下第一的武者可只有一个。

    配合上吕布强行解析,外加胡乱调整搞出来的军旗观想,成功拉高了汉室的平均战斗力,从某种程度上吕布确实是走上了一条非常成功的转型道路,什么叫做护身符,这就是了。

    故而对外宣传就是汉室已经给练气成罡以上级别完成了登记,请未有登记的新成为练气成罡级别的武者,及时到各地方的户籍登记处进行登记,未登记的武者,该行为有可能对您今后的生活造成影响。

    当然这是对外宣传,对内通知各地民兵队长则是,没登记的练气成罡,没搞破坏的话,就别管,但搞破坏的话,罪加一等。

    可现在出了一个未登记的破界,至于说为什么李畅瞬间判断出对方是未登记,因为当反贼的都不会登记,除非是活的不耐烦了。

    “我来描述,画师来画就是了。”余芒点了点头,并没有拒绝李畅的提议。

    实际上跑出自己的防区之后,交给更高一级的人来处理更合适。

    毕竟他们现在的队伍真的是缺了点东西,没办法发挥出应有的战斗力,而李畅作为陪都驻军的都尉,哪怕兵员配置不如前线的配置优秀,但该有的人员,也都是齐全的。

    “画师留在这边了,我先回奉高了,你们也都小心一些,省的对方去而复返。”李畅对着余芒等人说道。

    “打扰一下,我能询问一下吗?”种辑冒头看着众人询问道,但余光却落在张勇的身上,因为之前张勇多看了种辑两眼,而种辑确信自己没见过张勇,但张勇的神色却像是认出了自己是谁。

    这可不太妙,如果换成其他人的话,可能会疏忽掉这种事情,但种辑不会,种辑是个内奸,而且是个职业级的内奸。

    “种侍郎请讲。”李畅对着种辑点了点头说道,实际上李畅挺好奇种辑为什么会跟着跑过来,虽说种辑说了自己的理由,但这个理由在李畅看来很有些看热闹的意思。

    “反贼只有两个人吗?”种辑一副好奇的神情询问道,就差直说我是来看热闹的,“我对反贼真的很感兴趣。”

    李畅隐约的翻了个白眼,种辑果然是跑来看热闹的,这人大概属于吃瓜群众的性格吧。

    “只有两个,一个疑似脑子有些问题,另一个则是实力高强的破界。”余芒点了点头,对于种辑没有任何的怀疑,然后将之前东王村的应对讲述了一遍,而种辑在听到刘协被泼了一身金汁之后,不仅没愤怒,反倒一副忍不住笑的表情。

    “好了,好了,抱歉,我实在有些忍不住想笑,我没问题了。”种辑一副实在是忍不住笑容,强行憋着,然后扭头看向李畅询问道,“都尉,我们现在就回奉高吗?”

    “种侍郎若是无有大事,可以前往东王村一观。”李畅这个时候已经确定种辑是个吃瓜型群众,也知道这货想干什么,故而就坡下驴,表示种辑如果想去看就去看吧。

    “我没什么事,其实我算是来游历的,去看看也挺好的。”种辑顺着自己沙雕人设就坡下驴,然后扭头对余芒说道,“余老哥肯定不介意我去你们那边蹭顿饭吧,别看我这样子,我能付的起钱的。”

    余芒哈哈一笑,自是没有拒绝,毕竟种辑这个身份再怎么说也是一个侍郎,结交一番没什么问题,而且看种辑的性格,也不是那种给人找茬找事的玩意儿,当然不会拒绝。

    李畅对着余芒等人一拱手,然后将画师留下,对着种辑招呼几句,带着三百骑兵又迅速离开了。

    这个时候张勇哪怕有所怀疑,也淡了很多,种辑这个当场造出来的人设的性格怎么说呢,若非张勇先见了刘协,后见到这个有些印象的家伙,本身就有所怀疑,现在恐怕都将两件事,两批人分开了。

    种辑乐呵呵的跟着一群老兵扯淡,听着这群人的讲述,虽说其中有一些夹杂了主观的偏见,但种辑依旧迅速的理出来了一些东西,甚至依靠某些主观的推测,判断出来李畅应该是认识刘协的。

    认识刘协,而且还对自己有印象,还是西凉兵出身,那基本不用讨论了,这家伙肯定是怀疑自己。

    “张哥是不是看我眼熟。”种辑做出判断之后第一时间传音给张勇,而张勇闻言双眼一眯。

    “张哥大概也认出来那反贼是谁了。”种辑平淡的说道。

    张勇依旧不答,谁说那是先帝,张勇都会表示自己不知道,但盯着张勇的种辑,光看张勇的表情,就确定了自身的判断。

    “我是军师派来的,之前在李都尉那边借兵就是准备绞杀对方的,只是没想到还有破界插手。”种辑淡然的传音给张勇说道,李优的名义好用的很,尤其是对于上一代的西凉铁骑来说。

    “这件事你别插手,先帝已经死了,懂了没?”种辑平淡的传音给意志没有说话的张勇,他知道话说到这个程度,张勇自己就会脑补完毕,既不会举报,也不会外传。

    晚饭的时候,张勇举杯敬了种辑一杯,种辑轻轻一碰,然后点了点头,一切都在不言中,张勇已经摆平了。

    奉高,王越无可奈何的带着刘协来找刘桐,因为是被浇了金汁,又是箭伤,王越不确定会不会发炎,只能带到奉高这边的医馆,而既然到来了奉高,那还不如去找找刘桐他们。

    于是王越就带着已经双目无神,脸因为刹车略微划伤,人虽说在小溪里面洗了,外袍也丢了,但依旧有一股怪味的刘协来见刘桐,那一刻刘协哭的非常伤心。

    刘桐张开宽广的胸膛抱住自己可怜的弟弟,听着王越的讲述,然后下一秒将刘协推开,刚刚得到心灵抚慰的刘协,直接屁股着地,而这时对称的箭头还没拔掉,声嘶力竭的哀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