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第三千七百二十一章 赶紧跑吧

    别看目前贵霜被汉室揍的满头是包,但就算如此,截止目前贵霜也是世界前三的霸主之一,打罗马和汉室确实是力有不逮,但打没有什么组织力的非洲凶兽,那就跟割草一样。

    这要是真的,汉室可真就有些力所不能及了,不过好像也没啥,贵霜跑了,地留下,汉室也赢了啊。

    想到这一点之后,陈曦的就瞬间无所谓了,反正汉室的目的也不是将贵霜直接锤死,准确的说弄死贵霜并不是汉室的目标,反倒是南贵的恒河和印度河流域才是汉室攻打贵霜的目的。

    故而,只要贵霜跑路了,汉室也就获得了最终的胜利,至于说这个胜利是弄死贵霜获得了,还是贵霜跑路获得的,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至于说贵霜跑到非洲什么的,说实话,到了那种程度,汉室打人家很麻烦,可贵霜打汉室也不容易啊,这样也算是大获全胜的一种结果,再说这也只是一种猜测而已。

    “听起来,要真变成这样的话,贵霜很麻烦。”关羽明显有些头疼,毕竟是对贵霜作战的统帅,关羽对于贵霜的实力还是有着相当透彻的了解,这个国家看着比较菜,可真要说战斗力,其实还是有的。

    甚至说一个过分的话,贵霜的钢铁产量是大于罗马的,罗马人在这个时期脑子有些抽,他们是从埃及那边搞铁矿弄到本土去搞冶炼的,但是由于埃及的铁矿比中原的铁矿更糟糕,罗马本身的冶炼技术又不如汉室,以至于钢铁产量很一般。

    这也是为什么蓬皮安努斯在后面收拢了凯尔特人的原因,毕竟目前不管爽与不爽,都得承认凯尔特的铸造和冶炼技术还是欧洲最强,其本身已经从早期的坩埚法,搞得接近汉室炒钢的意思。

    也正是因为凯尔特人的加入,罗马的钢产量在迅速飞升,再加上凯尔特人带来的露天高品质铁矿的产地,罗马目前的钢产量已经快要接近万吨了,而贵霜现在惨是惨了点,可依旧有万吨的水平。

    老实说,冷兵器时代万吨的年产量其实已经非常可怕了,这几乎意味着能轻易武装起来五十万甲兵,贵霜基本上全靠婆罗门的遗产? 轻易的达到的这个水平。

    这也是关羽了解到详细的贵霜数据之后,感觉到贵霜还有相当强大战斗力的原因,就这钢铁产量,要不是贵霜垃圾的组织力? 给拉胡尔那群人搞个几十万甲士,就算是关羽要啃也是很难啃的。

    要知道早期在婆罗门的体制下? 贵霜的士卒有一部分是没资格着甲的,不是没有甲胄,是没资格,你都不刹帝利,凭什么着甲? 拿个布甲顶一顶算了,再加上这边一直以来的混乱管理? 明明库中物资还算足够,但却无法发到士卒的手上。

    这就导致贵霜那份关羽看完之后,相当头疼的数据,根本没发挥出来多少? 可现在韦苏提婆一世挤垮了婆罗门之后? 贵霜纸面的数据只要能发挥出来? 那就又是一条好汉。

    “那不是说笑吗?贵霜的纸面实力一直挺强的,本国的造血能力非常离谱好吧。”陈曦摆了摆手说道,“不过韦苏提婆一世选的路线没问题? 但所有的路线变更都会造成混乱,接下来的几年之间,贵霜体系之下钢产量还会下滑不少的。”

    这次就不是因为管理和制度的问题,发挥不出来自家的上限,而是因为非常现实的一个问题,制度变更,导致贵霜的上限急速下滑到某个程度,简单来说,短期之内,贵霜的钢产量已经不可能破万了。

    婆罗门虽说是垃圾,但是在婆罗门的管理下,种姓制度将每一个种姓约束的非常到位,自然工匠行业的吠舍们,在婆罗门体制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按照规定在运转。

    该生产什么,该做什么,这些人都心里有数,就给老苏联一样,哪怕那体制确实是有些坑爹,但就算运转到最后的时候,实际上苏联也能继续养活他们国家所有百姓。

    可一夜之间体制革新之后,就算是没有外力入侵,能平稳进行变革,也不可能有足够的人力将制度的触手深入到方方面面,自然会因此出现各种混乱,进而导致生产力的下降。

    贵霜目前经历的也是这种情况,方向是正确的没错,政权和教权合并之后带来的优势,在封建帝制时期是非常明显。

    哪怕是拜占庭的崩塌,实际上也不是因为xx合一带来的影响而崩塌的,准确的说是因为隔壁有一个新生的xx合一势力将他们给击败,然后因为互为异端,己方又打不过,所以完蛋了。

    理论上来讲,这个制度虽说坏,但至少在十五世纪之前,是世界史之中排在前列的制度,可只要是制度,那么在变更的时候,都会造成内部的冲击,这些冲击都必然会损耗自身的实力。

    哪怕未来因为新制度爆发出新的生命力,能超越曾经的极限,可这都需要时间去验证,至于短时间,除非不走革命,而走改良。

    陈曦就是一个改良派,修修补补,反正看起来修的也还行。

    “可就算是钢产量近万吨,只要发挥出来也不会太弱的。”关羽摇了摇头,一想到几十万披甲士卒,头疼的很。

    “如果不是司马氏当机立断将婆罗门捅死了的话,那可就不是近万吨了,当时的形势,婆罗门大概率会倒戈,哪怕不走xx合一,也会是政权压倒教权,而不是之前相持的情况。”陈曦摇了摇头说道。

    司马氏的人虽说祸害比较多,但这群人的眼光真的很好,因为那个时候,不捅死婆罗门的话,哪怕早期韦苏提婆一世没有反应过来,后面迟早韦苏提婆一世也会和投诚的婆罗门做交易。

    如果是涉及到推翻婆罗门的交易,那肯定成功不了,什么婆罗门肯定会和婆罗门死磕,但这种程度的交易在竺赫来还活着的情况下,根本不可能发生。

    按照司马彰死前遗书的内容来看,司马彰论断是韦苏提婆一世缓过来之后,大概率会按照竺赫来的,让婆罗门将代表着手工业和匠人的吠舍交易给他。

    这个交易绝对会成功,婆罗门在没有太多选择的情况下,卖垃圾种姓绝对没有任何的压力,这属于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的事情。

    可吠舍这个种姓在这个时代代表着几乎高度分工的匠人,手工业,以及完备的上下游协作。

    哪怕司马彰不太懂这些,但司马彰不是瞎子啊,他都快成舒拉克家族的亲爹了,经常是自己要弄个啥东西,舒拉克家族很快就给搞出来了,吠舍的精细分工,足以支撑很多的东西。

    可以说婆罗门的建立者给他们的后人留了一手天胡牌,结果婆罗门的人非要掰开了来打,可就算现在这牌没直接胡,但底子还在那里,换个厉害的人,收拢收拢,那就又是一副好牌。

    这也是司马彰当机立断,拿命拼死婆罗门的原因,因为婆罗门不被自己捅死的话,韦苏提婆一世接手的大概率就是完整的匠人体系。

    婆罗门因为各自玩各自的导致没办法将这一体系转起来,可全集中在韦苏提婆一世手上,那就算发挥不出来百分之两百,发挥个百分之九十,问题都大的很。

    这也是司马彰逮住机会一波直接将婆罗门带走的原因,再不带走,等韦苏提婆一世彻底压过婆罗门,有资格对于婆罗门的资源挑挑拣拣的时候,那真就出大事了。

    “司马氏大概强行削了贵霜百分之五十的上限,这五六年内,贵霜会越来越强是真的,但因为管理和组织的关系,他们的钢产量不可能拉高到两万吨的。”陈曦笑着说道,“所以难对付是真的,可这要比之前可能面对的局面好了很多。”

    两万吨的钢产量意味着贵霜除了武装所有得主战士卒以外,还能投入更多的钢铁在精耕细作,打持久战上,别看贵霜现在很狼狈,可只要前线能顶住,后方粮食产量跟的上,贵霜的总体实力并不弱。

    “我觉得,我们还是考虑一下我说的贵霜大规模迁徙问题。”甘宁再一次开口道,“周公瑾虽说厉害的都快起飞了,但实际上想想也知道,印度洋那么大,又不是马六甲,我们有没有印度洋航线图,最多是压制贵霜,不可能封锁贵霜的。”

    陈曦闻言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么一回事,但那又如何,“贵霜跑了,我们就赢了啊,我们又不是为了覆灭贵霜政权,我们只是为了贵霜的地皮,他们人走地留,还能省点事。”

    “我的意思是他们万一反攻怎么办?那边可是山高皇帝远,鞭长莫及。”甘宁挠头,“而且有一代人重整,真能发展起来。”

    “大月氏已经从匈奴那边跑了一次,他们上次跑了也就没回来了,这次的话,跑吧,赶紧人走地留。”陈曦无所谓的说道,赶紧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