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番外·各自的执念

    z,最快更新神话版三国 !

    “你们这是又搞出来了什么技术?”陈曦看着一群仙人搞出来的新的大秘术有些头疼的说道。

    经历了二战碎板块、打穿时空壁垒攻克魔法时代、穿梭时光观测未来之后,以紫虚为首的仙人又搞出来了新的玩意儿。

    “这是我们最新研究出来的特殊秘术,可以将一个正常人漂移到某个时间线,附体到另一个人身上,这样以梦的形式可以完成对于时代的阅览。”紫虚非常振奋的开口说道。

    陈曦沉默了一会儿,这不就是人为制造重生流小说的主角吗?搞得陈曦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也是这么被制造出来的。

    故而在紫虚说完这番话之后,陈曦少有的板起脸来。

    “这东西经由测试了吗?”隔了一会儿,陈曦又觉得这么板着脸其实也没啥意思,再说这不是挺有趣的吗?

    “我们已经测试了很多遍。”紫虚非常自信的开口说道,随后小声嘀咕道,“经由了大量的牺牲,最后终于成功,没看我们现在所能出动的仙人数量都大幅减少了。”

    陈曦也是耳聪目明,自然是听到了后面的话,不由的面皮抽搐。

    “总之技术绝对没有问题,比上次开通新世界的技术要高不知道多少层楼。”紫虚非常自信的开口说道。

    “行吧。”陈曦点了点头,虽说觉得肯定会出事,但也基本不慌,这年头,出点乐子怎么了,不要命就行了。

    陈曦发了一个通稿给其他人,很快一群人又在上林苑聚集起来了,在兰池宫那边瘫着的刘桐收到消息的时候甚至有些想要收费的冲突,为什么你们搞事的时候,都要来上林苑,这可是我家的园子啊。

    于是刘桐带着娴妃、大长秋詹士气呼呼的杀了过来,准备收钱。

    “这是啥?”然而还没等刘桐开口,陈曦就体悟到了刘桐的心情,掏了个东西递给刘桐,使得刘桐异常疑惑。

    “海上交不对,海上宫殿翻修重建扩大工程示意图。”陈曦言简意赅的说道。

    当年给刘桐许诺了一个海上宫殿,虽说陈曦一早就知道这种能来回动的超大海上交易平台,在背靠官方的时候,绝对不啻于一个国家级交易中心,但着实是没想到能火到这种程度。

    当然更可能是因为该海上大型宫殿群能远离大陆,可以做一些在本土上搞有些违法的大宗交易,所以需求暴增。

    仔细想想后世好像也是如此,某些有背景的黑市,在某些时间段的交易额也是非常爆炸的,而这玩意儿完全代替了黑市,更重要的是这是刘桐的场子,陈曦兴修的,挂牌明确某些行为的合法性。

    那很多在中原本土属于违法的交易,在这边揣着脸皮往兜里面放,那就实属正常,所以明明搞了一个大型海上交易平台,哦,是明明搞了一个大型的海上宫殿群,居然还需要扩建。

    虽说扩建的钱已经在海上交易平台运行其间抽税抽回来了,但好歹需要给刘桐打个招呼,毕竟这可是人家刘桐的海上行宫,虽说刘桐也就在建成的时候去了一次,可有些事情还是要掰扯清楚的。

    刘桐看了看,表示满意,她对于这种花里胡哨的东西其实很感兴趣,哪怕用不上,哪怕陈曦在上面搞别的,刘桐都不在乎,反正搞大了都有利于她们皇室的威严。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这地方够用吗?上林苑别的不说,地方还是有的。”刘桐将东西收起来之后,迅速的表现出什么叫做变脸,顿时不在乎这边不知名的荒野,甚至愿意提供更好的地方。

    “这就不用了。”陈曦笑眯眯的说道,“这片地方挺好的。”

    之后将紫虚等人研究出来的新玩意儿告知给刘桐,刘桐乐呵呵的表示她想要试试。

    刘桐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有一大群人来了,反正这年头没事的人挺多,外加空间门技术开拓了出来,往来变得相当容易,所以有这种乐子的时候,很多人就跑来了。

    “听说这边有可以附体其他时间线人物的技术。”李傕兴冲冲的说道,这是以李傕带头的西凉铁骑,首次正式出现在刘桐等人面前,其他时候,遇到了也就一个滚,视而不见,

    “池阳侯想要附身谁?”紫虚作了个揖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当然是武帝年间的李家青壮啊,我可是飞将的后人。”李傕非常振奋的说道,“既能看看巅峰匈奴啥样子,又能看看巅峰卫霍,还能见见祖先,岂不美哉!”

    “谁谁谁,谁是我后人?”刚过来的吕布没听到前半截,也没理解后半截,直接开口询问道,当场李傕就炸了,然后三傻一起围住吕布,看那情况,就差当场打起来。

    不过随后关羽、赵云、华雄过来,将两批人拉开,才算是消弭了一场即将爆发的战斗,说起来赵云娶了吕绮玲之后,也算是继承了并州系,但这老丈人一日不死,赵云这并州继承人的身份就是不稳。

    “这东西能让我附到春秋某人的身上吗,我想要见见孔子,春秋我看了很多遍,但还有一些不理解的,果然还得找本人是吗?”关羽少有的说了一长串的话,他真的对春秋之中的某些东西深有疑惑。

    更重要的是这种疑惑一直没有办法消除,找一找本人才能问清,所以关羽其实挺想见一见孔子的,非是因为圣人,而是因为道理。

    “这个可以,虽说不是我们这条线上的孔子,但我们之前也有成功用淮阴侯找到过其他时间线上的孔子,也许武力稍有不同,但心志阅历近似,也著有春秋,想来思想应该是一致的。”紫虚很是爽朗的回答道,关羽面上浮现一抹喜色。

    春秋看多了,关羽反倒有些地方弄不明白了,而既然弄不明白,最好的选择就是找著书之人询问一番,而孔子的智慧必然能解惑。

    “我想去找一个没有子川的时代看看,去确定一下子川所说的唯物史观,以及所谓的历史由人民缔造。”刘备随意的开口说道。

    说实话,刘备虽说对于陈曦的很多话都进行了深入的思考,但对于陈曦所谓的唯物主义人民史观的看法是比较奇怪的,相对而言,刘备以及其他大多数人是相信英雄史观的,唯物主义的人民史观对于他们而言更多是思维方式上的一种补充。

    只不过以前没有办法确定,只能本着陈曦说的有道理,先信了再说,但现在有了平行世界观测进入的能力,那么自己去确定一下也好,否则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实在是过于尴尬。

    “同去,同去,我们一同过去,也正好看看我输在哪里。”曹操笑着对刘备说道,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年,曹操依旧觉得憋屈,早知道就晚走几天,虽说曹操偶尔也思考,陈曦在自己麾下,真能发挥到如今这种水平吗。

    虽说自己觉得能,但难免有些不太自信,现在能去没有陈曦的时间线看看,去了解体悟一下真正的情况,曹操也觉得是个机会,最起码能舒张一下心胸,不再停留在过去。

    “这种时间线有很多,完全不是问题。”紫虚随意的观测了一下开口说道,随后看着跃跃欲试的孙策询问道,“吴侯想去哪里?”

    “我想去见见项羽,他是霸王,我是小霸王,而且我想看看他到底是怎么带出无敌的江东八千子弟的,而且想要和他交手试试。”孙策非常振奋的开口说道。

    “这不是问题。”紫虚表示这很简单,他们搞出来的东西简直无敌,各个时间线,各种可能。

    故而很快就有一群人想好了自己想要去的地方,并且那就一个兴冲冲,而随着这群人的离开,场上剩下的人就少了很多。

    “陈侯不去试试吗?”紫虚看着剩下的众人有些不解的询问道。

    “救一个大汉朝就够麻烦了。”陈曦没好气的说道,“我看看就是了,还有,你们不去吗?”

    陈曦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带着几分拱火的意思,“你们难道没有什么想要尝试的事情吗?”

    “送我去战国年间,我想见见匡章。”白起摸着自己的游煕剑剑柄,思虑了很久之后缓缓的开口说道,四圣什么的不过是虚名,他想见见那位他还未崛起时代打破了函谷关的名将。

    可以说所有的对手之中只有齐国匡章是白起真正想要交手的对象,其他的不过是他崛起时期的点缀。

    “啊,您真要去见匡章?”陈曦看着白起有些慎重的说道。

    和与韩信下棋那种对弈不同,白起要是真去见匡章那基本算是赌上了四圣之名,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在于,匡章是真的有可能按住白起这一级别的名将。

    “总得去见见,我在函谷关得见匡章破函谷的时候,他是天下名将,我是喽啰,之后等我崛起,他已经没了,所以我想去见见巅峰期的他,其他人应该是不愿意见我,而他是未能见我。”白起这一刻丝毫不掩盖自身的锋芒。

    也许有人说白起避战其他名将,可白起在世时,秦国的版图是在不断的扩大,从昭襄王十三年开始,秦国一路扩张,打的是开拓战,哪里有开拓的时候避战对手这么一说,若是能打过,谁会允许敌人在自家的国土上肆虐。

    哪怕是号称同级别的廉颇,在长平之战,白起没来之前,打白起的副将王龁,被王龁斩了先锋,破了前营,夺封锁用地堡,斩杀四名校尉,固守的情况下,依旧被王龁攻破阵地,斩杀了守营校尉,最后逼得廉颇固守待援。

    这其中的差距已经非常大了,当时的白起已经没有同级了。

    “输了的话,什么都没了。”陈曦很是认真地说道,顺带他也觉得自家祖上的那位前辈,确实是有资格和白起一战的。

    桑丘之战打的秦惠文王称臣,三十天灭燕,垂沙之战破楚,兵逼郢都,肢解楚国,函谷之战直接成为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唯一被破关的耻辱,而且还是在有司马错、魏冉这种名将的前提下被破关。

    白起之前,名气最大的其实就是匡章,因为战绩太硬,将霸主全都揍了一顿,而且是那种往死揍!

    “名声不重要,好歹也是上百年的执念,去见见匡章也好。”白起很是洒脱的进入了荧幕之中,经由紫虚之手前往了战国年间去面见生前死后最大的对手。

    相比于恺撒、相比于韩信,输赢都不过是谈笑,并不损威名,但匡章不同,输给匡章,那之前积累的一切都会化为流水,然而白起想也没想便过去了。

    “那我也去一趟二十年前吧。”刘桐突然开口说道。

    “呃。”陈曦沉吟了一下,“没有必要如此吧。”

    “人生在世,有些事情总是需要去处理的,我想看看,如果是现在的我,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刘桐心平气和的说道,眉眼之中流露出一抹英气。

    “你觉得能做到什么程度。”陈曦有些好奇的询问道。

    “试试就知道了,丝娘,一起来。”刘桐笑着说道,然后两人一起进入荧屏之中。

    “陈侯,你真的不需要吗?”随着白起、刘桐这种看似没有想法,但实际上明显是去消除执念的家伙也进入了之后,周围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消失在原地,他们也有一些事情想做。

    “不了,我看看就是了。”陈曦看着荧幕说道,对于他而言,别人的历程,其实就是他现在的经历。

    关羽附身在一名强壮男子的身上,在春秋这种蛮荒之地艰难的去寻找孔子,哪怕是关羽这种强者,在春秋这种蛮荒,独立生存也是非常艰难的,野外成群的猛兽,就算是关羽也需要掂量一二。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个时代的体系和他那个时代不同,地脉大气之中虽有天地精气,但却很难使用,需要精炼,精炼的方式却掌握在那些所谓的贵族手中,或者更直接的讲,那些开创了使用这种力量的人,自然而然的成为了贵族。

    不过这对于关羽而言不是很难,他花费了几年,与原野之中险死还生,终于见到了孔子,高大雄健的孔子,而这个时候孔子已经着手编撰春秋,当关羽带着束脩去见孔子的时候,孔子并不疑惑。

    毕竟春秋是鲁国国史,没有孔子精修,也有原典。

    再加上孔子并不介意别人来询问学习,对于如同野人的关羽也没有歧视,所谓的礼不下庶人,指的是未经教化的百姓,并不要去苛求他们的礼节能如贵族一般细致,简单来说,你要让百姓有礼有节,那么你就需要去教化他们,没有教化他们,就不要高高在上的要求。

    故而面对关羽,孔子看到的只是对于知识的追求,而不是不同于这个時代的禮节,抱拳也是禮,在于心,而不在于行,所以在听闻关羽求学春秋,孔子甚至有些高兴。

    “你想知道什么?”年纪已经有些大了的孔子爽朗的询问道。

    “古礼和今礼。”关羽直指问题最为核心的一点。

    “禮之用,和为贵。先王之道,斯为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礼节之,亦不可行也。”孔子很是坦然的回答道。

    “也就是说没有古今,只有不同时代的规矩吗?”关羽瞬间就明白了孔子的意思,毕竟读了那么多遍。

    “然也。”孔子笑着说道。

    随后关羽又问了很多的问题,孔子逐一解答,有的豁然开朗,有的又生出了新的疑惑,于是关羽终于忍不住开口,“若有一日,在下的路途与您不同,甚至相反,又该如何?”

    “子路有闻,未之能行,唯恐有闻。”孔子神在在的说道。

    关羽若有所思,再问,“那我实践了之后,还与您道途相反,又该如何?”

    孔子不答,关羽疑惑,遂离去,出门时恍然大悟,子不言怪力乱神,然四者存于世,道反,当践行之。

    另一边白起则以仙人的身份见到了匡章,不过相比于普通人对于仙人的敬畏,顶级的兵家对于仙人并不客气,虽说匡章并没有下手直接将白起带走,但也颇为漠视。

    “将军可愿意和我赌斗一把。”白起也没在乎,他就是来与匡章交手的。

    “等我打完函谷。”匡章敷衍着说道。

    “我为函谷主将。”白起少有的浮现了一抹笑意,匡章闻言收敛了敷衍之色,他已经明白对方所来何事。

    说着白起将匡章拉入到了梦中,这个时候匡章已经老了,但白起毫不在乎的消耗自身的精力,将梦中的匡章拉回到巅峰。

    “三局两胜如何。”白起看着匡章说道,“我是你之后时代的将校,一生七十余战未逢一败,而这个时代的我就在函谷之中,与你交手是我最大的执念,所以有幸归来,还请与我一战。”

    ------题外话------

    跑路,跑路,三更大爆了,快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