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九章 负气打赌

    秦雪本就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越有人关注她就越觉得高兴。这终于能逮到这个机会,把一向高高在上的董钰抢白一通,她还怎么会压低音量呢?

    全班的同学都看向了他们三人,见大伙都关注了这里,秦雪得意的挑起了下巴。董钰被她抢白的小脸通红,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却无力回驳。

    对于这种无意义的争执,纪天宇本不想跟秦雪这种女人说什么,可见得董钰为了自己被抢白成这样,纪天宇不由的微微的有些不悦。

    “秦雪,你和董钰吵什么,你有话跟我说来。”纪天宇终于开口了,“我学习好不好,考不考得上大学,与你有一毛钱的关系没有?”

    “哼,学习不好还怕说啊?董钰她不强出头的话,我还懒得和一个书呆子说话呢?”

    侧头看了看董钰那委屈的小脸,纪天宇皱眉沉着脸,迟疑了一下,忽然笑了,“秦雪,你说我英语瞎填的答案。如果我不是胡填的,你怎么办?”

    “就算不是瞎写的,那要是考个三十分二十分的,也算数啊?”

    “当然不能那么算了,咱就按董钰的成绩来比较,平时,董钰的成绩都在140分以上,如果,我的英语成绩在145分以上,你必须在全班同学面前向董钰道歉!”说到末了,纪天宇的声音又冷又硬。

    秦雪咯咯的笑了起来,“好啊,有人是看这教室里没起风,就不怕闪了舌头的胡吹。“秦雪也绷起了脸,“你纪天宇要是真能考了145分以上,我秦雪说话算话,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董钰道歉。下跪磕头都无所谓。可是,如果,你没有达到你说的分数,你又怎样呢?”

    “随你开条件,你说怎样我就怎样!”董钰见话说到这份上了,忙拉着纪天宇的袖子,“都是同学,何必为了这点小事闹得这么激烈。”董钰哪里不知道纪天宇的学习成绩啊,这不明摆着送菜给你秦雪吗?万一秦雪开出什么出格的条件,那一个大男人纪天宇如何下台啊。

    “那好,人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既然你自愿打赌,那么如果你没达到你说的分数,那么你就在全班同学面前给我跪下!怎么样?看你这么自信,这个条件不是很过分吧?”秦雪一脸的挑衅。

    “呵呵,有什么不敢的。就依你的话!”

    “完了,完了,这下面子丢大发了!”程东单手拍着额头,以前撞击桌面沮丧至极。

    全班同学没有一个不为纪天宇默哀的。平时这家伙没这么冲动啊,今天怎么嗑药了?精神失常了?这不明显的有输没赢的赌注吗?

    “纪天宇!”董钰拉着纪天宇的袖子,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知道若不是为自己出气,纪天宇不会和秦雪打什么赌的。可这赌打的太不着边了啊,若是说自己的成绩在145分以上还现实点,但也不能确保准在145分以上啊。

    不只董钰,连纪天宇本人都不确定,难保这智能钢笔给出的答案有错误,况且,还有英语作文呢……现在,就期望着自己身体内的那只笔,是一只神笔,对,神笔!!!

    “没事!没准我突然小宇宙爆发了呢。”纪天宇安慰着小姑娘,名正言顺的拍着董钰的白嫩小手,感受着丝滑的触感。

    “叮……续存能量:3点!“

    咦,上次无意中摸到董钰的小手时,补充的能量是5点,这次却是3点。这么看来,这同一部位获取的能量是递减式的啊!

    进步!这是绝对的进步!又找到了一点儿门道,接下来……纪天宇的视线不由自主的在董钰微微鼓起的胸前扫了一眼,很好看嘛。

    一干牲口羡慕的目光中,石磊的眼光能把纪天宇斩成八段。

    “上课时间,大家别说话,好好复习。”石磊出场暂时平息了这一闹剧。

    并不需要回头,纪天宇就感到了从石磊那传来对自己的恨意,纪天宇哂然一笑,并没有把石磊放在心上。

    有了这神神奇钢笔在自己身体里,对于高考,纪天宇不是很担忧了,但一个更为棘手的问题摆在了面前,没有能量的支持,这钢笔就是摆设,自己能怎么样才能能到更多的能量呢?这么一个神奇的玩意儿,除了现在的功能,是不是还能有更多的功能呢?

    ……

    胡思乱想中,一节课就过去了,直到程东几个人来叫他去吃晚饭,他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神。

    “天宇,你抽疯了啊?跟那个坏女人打什么赌?这下好了,等着给那坏女人下跪吧?”程东对于纪天宇的孟浪行为很是不理解。纪天宇就不是属于那种冲动型的人物。

    “东子,我有把握的。没有把握的事我什么时候做过?”

    “我看你啊,是让董大美-女迷晕了头了吧?就是想给美-女留个好印象咱也不能吹的太玄了啊?吹牛B是不犯法,可你把话撂那了,面子可就折里了。我明天不来上学了!”程东埋怨着纪天宇,忽然天外飞来一句,弄的几个哥们都摸不着头脑。

    “有什么事不来上课了?”

    “我不想看到天宇给那女人跪下,这B货什么主意都敢出,还敢让天宇给她下跪?这准是昨晚哪个男人没把她侍候舒服了啊,把邪火都发天宇身上了这是。”程东絮叨的骂着秦雪。

    纪天宇暗自点头,还真让东子说对了,还真是自己把她的情绪挑了起来,又给她浇了一盆凉水,才让她如此恼羞成怒的。

    草草的吃过了晚饭,几个人回到了教室,沿途不少其他班组的学生,远远的看到纪天宇,互相低语着。

    “就是那个!走在中间的那个,中午把毛七打的怕是连他妈都要认不出他来,下午,又和毛七的马子,打赌的。”

    “能把毛七打了的人,那得是什么身手啊?以前怎么没听说过这一号人物啊?”

    “是啊,整个年级里有点头脸的人就没听过有这么一号人物。”

    “毛七的马子和他赌的什么?”

    “这你可问对了,我媳妇就他们班的!秦雪和他打赌,这次的英语考试,纪天宇要是成绩到不了145分以上,就要给秦雪下跪!”

    “怎么这么狠啊!让一个大男人给她跪下?这是给毛七报仇呢吧?”

    “这个纪天宇成绩怎么样?有把握赢不?”

    “赢什么赢?从上高中,他的成绩就没出过倒数十名!你说能不能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