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十六章 遥想当年

    折腾了一气,等遭了池鱼之殃的同学收拾好自己投奔各地的文具时,晚自习下课的铃声也响了起来。

    “真是怀念啊!”程东勾着纪天宇的脖颈,一通没头没脑的感叹。

    “你又有什么可怀念的了?”好笑的瞟了一眼故作姿态的程东。

    “相隔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终于又看到了当年狂放不羁,风姿倜傥的纪大侠了!”

    “你不知道我?”踹了一脚故作深情的家伙,“他们要不真正惹到我头上,我才懒得理他们。要说啊,自从电视播了那个铁齿铜牙纪晓岚后,我家老爷子就痴迷了,严禁我再练武了,一门心思的想让我苦读寒窗,以期有朝一日可以重塑纪家的书香门第。”

    看了一眼满脸的无奈,苦瓜模样的纪天宇,一干没有同情心的家伙笑的直打跌。“你家老爷子就是有才。也不想想那个姓纪的多了,那个纪晓岚是你们家的先人吗?要是的话,你们家老老爷子还用提刀扛枪的当土匪吗?早考上个秀才举人什么的当个小官了。”

    ……

    刚打开房门的纪天宇就看到父母都坐在客厅,与一个文静的女孩聊着天。

    “天宇放学了!”女孩和纪天宇打着招呼。

    脱掉了鞋子,汲上拖鞋的纪天宇定睛一看,“书萍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有好几年没有见过的代书萍出落的更加迷人了,弯弯柳眉下一双翦水秋瞳,菱形的小嘴嘴角微微上翘着,纤细的脖颈。紧身的上衣包裹着两团,鼓鼓涨涨的,让纪天宇担心,它们能不能随着她的下一次呼吸而崩裂弹跳出来。短裙下一双白嫩的大腿,在灯光下闪着诱人的细腻光泽,套在塑料拖鞋里的小小脚丫,顽皮的只露出几个圆润的脚趾。

    “今天刚回来的,分配实习,我就要求回来到我们市里的电视台来实习,好几年也没好好在家呆了,趁着这机会多在家陪陪爸妈。”

    “看看书萍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孝顺,学习成绩还好。代哥,代嫂真是有福。”纪大海夸赞道。

    “纪叔,天宇也不错啊。”代书萍礼貌的夸赞了纪天宇一句。却不想惹来纪大海的极大不满。

    “好什么好?书萍,你是不知道,天宇的学习成绩啊。看着他的成绩,我愁的头发都白了不知道有多少根了。这马上就要高考了,我给他下最后通牒了,要是考不上大学,就回来跟我去杀猪卖肉去。”恨铁不成钢的纪大海瞪了纪天宇一眼。

    纪天宇尴尬的笑了笑了,确实之前自己的成绩烂的是有够可以的了。

    “怎么?天宇的成绩不太好吗?”

    “你问他吧!”一谈起纪天宇成绩的纪大海就有种血压上升的前兆。

    坐在沙发另一端的纪天宇眼神扫了一眼代书萍紧并在一起的滚圆大腿。白嫩的都能看清毛细孔。从他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短裙覆盖在大腿中上部,一抺阴影阻挡了他想继续窥视的视线。

    听到父亲赌气式的话语,纪天宇迅速收回了自己的目光,谈话中的三人谁也没有发现他的小动作。

    “呃?还可以吧?”纪天宇有所保留的回答道。以前自己若是这么说,那只能让了解实情人认为他是在遮羞,可如今,鸟枪换泡的纪天宇这么说,只能说,纪天宇是在保持低调。

    他的说辞,再加上纪大海的态度,让代书萍主观的认为,这个还可以就是不怎么的。

    代书萍温婉的笑着,“天宇,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问题,要是信得过我,就来找我,我帮你讲讲。”

    “谢谢书萍姐!”纪天宇的目光从代书萍的胸前扫过。

    “那可就得麻烦你了,书萍。”纪母朱桂琴感激的握着代书萍修长的小手,不停的拍着。

    看着白皙而骨肉均匀的白嫩小手被母亲一下又一下的拍着,纪天宇有种冲动,想上前接替母亲的工作,由自己来感激代书萍一番。

    “书萍,你到电视台报道了吗?”纪大海撇过纪天宇,又和代书萍闲话家常了。

    “没呢,今天刚回来,到家收拾收拾,这不就来看看您了嘛。”

    坐在一边旁听的纪天宇,趁着大家不注意的当口,就狠狠在代书萍的胸口,大腿上扫上一眼。

    小时候,比自己大三岁的代书萍就经常带着自己玩。自己像只小尾巴似的跟在她的后面叫着:“书萍姐!”小伙伴玩家家酒时,书萍姐就扮妈妈,拖着鼻涕的自己就被安排成孩子。妈妈抱着孩子,摇晃着。“宝宝乖,睡觉觉!”还记得有一回,鬼使神差的自己抱着书萍姐,佯哭道:“妈妈,我要吃奶!”无奈下的书萍姐只得掀起衣服,露出平板而瘦弱的身体让自己哄上去胡乱的亲了两口。

    想到这时,纪天宇的目光再次不受控制的溜到书萍姐的前胸,此时的胸膛早没了昔日的平坦。

    有些恼怒的代书萍,怎么也想不到当年的小跟屁虫也能以这种男人看女人的目光来打量自己来了。当着纪大海夫妻俩的面,代书萍玉面飞起了一坨嫣红。熟知纪大海脾气的代书萍轻咳了一声。“天宇,想什么呢?”

    被打断臆想的纪天宇,面不改色的把目光对准了代书萍的俏脸。“书萍姐,看到你,刚才忽然想起小时候总跟着屁/股后面玩的事了,还有过家家的事,好怀念哦!”

    要是没看到他刚才差点流着口水看着自己的样子,或许会觉得他真的是在回忆童年。但现在他说的话,总让自己感到一语双关。尤其那句总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玩。让代书萍的心一颤,不甚自在的挪动了下臀部,他那若有若无的目光让自己猛然间发觉,原来,自己面前的已经不是那个拖着鼻涕奶声奶气叫着自己:“书萍姐”的小男孩了。

    “是啊,时间过的真快,这一晃啊你们都这么大了。”听到儿子说起小时候的事,朱桂琴也感叹年华似水流,不觉间自己也即将年过半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