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十九章 学校的处分

    看着底下七嘴八舌的同学们,语文老师一拍桌子,“安静,现在,我们先把这套题在下半节课讲一下。”抽出了纪天宇的试卷,把其他的卷纸又发了下去,照着顺序传下去的董钰拿到了自己的试卷,把剩下的传给了纪天宇,看了看没有自己的试卷,纪天宇把手中的卷纸传到了后面。

    “纪天宇,你的试卷呢?”董钰回头看了看纪天宇空空的桌面。

    “这里没有我的啊”

    “哦,可能是把你的分到别的组去了,一会都分完了就知道了。”董钰回过了身。

    “好了,我们开始讲题。”

    “老师,纪天宇的卷纸没有发下来。”等了半晌的董钰也没见有人把纪天宇的试卷送过来。

    “哦,他的卷纸在我这了!”听老师这么一说,所有同学不由的都看了纪天宇一眼,“这家伙的卷纸肯定干净的像风打印出来的一样。”

    “我们班唯一一个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把这套试卷全部做完的同学,就是纪天宇!”

    整个教室一片静悄悄,每个人看向纪天宇的目光都带着一抹不可思议。董钰都带着一丝错愕,回头盯着纪天宇看。

    “老师,都做上了不代表都是正确答案啊?”有一个男生对老师说道。

    “我们先讲题,我一会下课把这张卷纸批一下!”

    半堂课的时间地的很快。下了课,语文老师不但没有离开教室,反倒坐到了今天没有来上课的石磊的座位上,低头批阅起手中的卷纸。

    一些好热闹的同学凑到了老师周围,看着老师批阅着。题是自己出的,答案自然是烂熟于心,手下批起来自然是很快,要十五分钟的课间时间里,就把除了作文外的所有题目都批好了。随后又看了看作文,把作文的几大得分要点扫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拿着卷纸走到了讲台上,“同学们,纪天宇的试卷我刚刚批了下,除了作文外,前面的题目他没有扣掉一分,作文我大致扫了一下要点,得分点卡的很好,粗略的评判了下分,这套试卷,纪天宇同学最少可以得140分。”语文都的脸上带了丝笑容,在这高考临近之时,自己的学生能有这样的提高,作为任课老师自然是自豪无比的。

    坐在座位上的纪天宇还是一副老样子,所有同学都像看向怪物似的看着他。

    “纪天宇,你行啊!真没想到你有这么强?以前的伪装还真是把我们大家都糊弄了呢?”董钰回过头,笑着对纪天宇说。

    “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学习好还怕人知道?”秦雪不大不小的念叨了一句。

    对这个女人,纪天宇现在是一句话都没有心情跟她讲。董钰也没搭话,对纪天宇笑了笑转了回去。

    心静大好的语文老师夹着教案往办公室走去。在走廊里却惊奇的发现,有几个家长模样的人气势汹汹的向楼上走去,依稀听到。“这事绝不轻易的就算了,代记者你可得为我们伸张正义……”

    语文老师摇了摇头,这不知道又是为了什么事情,现在的家长也学会了,自己势单力孤,就把舆论媒体也拉进来,让学校很是无力。

    校长办公室内

    “丁校长,我们家孩子还在医院急救室呢?打人行凶的还在逍遥的上着课,你们学校是打算怎么处理?”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追问着丁校长。

    “这个事情我们学校并不知情,你们先消消气,让我调查调查。”

    “孩子在你们学校,你们就有监管孩子人身安全的责任。在学校发生这样的事情,你们说不知情?难道我们把孩子送到土匪窝里了不成?”一个戴着金丝框眼镜的男人说道。“我们孩子在医院里住着院呢,这些情况,代记者都已经了解过了。”

    丁校长看了一眼扛着摄像机的男人一眼,“记者同志,我们有权利要求你们不要录像。”

    “校长,我们是协同家长们来解决问题的,不是要激化问题的。”代书萍含笑对丁校长说道。“我们录像,你们当事人不同意,我们是不会播放的,这您放心。”

    知道自己再说什么也无济无事,拿起了电话,“刘主任,你去高三二班把纪天宇叫到我办公室来!”

    谁?纪天宇?代书萍愣了一下。早上报到后,就被主编派来做这个校园暴力事件的采访。跟这受害同学的家长接触后也没有听到他们说的打人的叫什么名字。

    心里有些忐忑的等待那个也叫纪天宇的男生的出现。

    被叫出了教室的纪天宇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主任,校长找我干什么?”跟在刘主任身后,纳闷的问道。

    “到了就知道了!最好有点心理准备!熊旺的家长在校长室里等你呢。”

    听刘主任这么一说,纪天宇立时就明白了。

    推开了校长室的门,就看到了一群对自己怒目相向的几个中年男女。

    瞟都没瞟他们一眼,直直走到校长的面前。“校长,您找我?”

    平时校内的问题学生,自己都是认识的,这个从来没听说过闹过事的男生怎么会把熊旺打成那样呢?丁校长一阵疑虑。

    “天宇!”代书萍惊诧的叫道。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天宇怎么会是把那个壮硕的男生打到那种地步的人呢?

    听到有人叫自己,纪天宇回过身,就看到了一脸关怀的代书萍。“书萍姐,你怎么在这了?”

    “今天刚到电视台就被主编派来做这个采访了,怎么会是你啊?天宇!”

    “代记者,你认识这个凶手?”熊旺的妈妈敏感的问道。本来托关系,打算借舆论的东风,来威吓一下学校,狠狠严惩这个凶手的。可是看样子,他们竟然熟识?

    “这是我弟弟。”代书萍有些尴尬的解释道。

    “啊?他是你弟弟?你们电视台怎么办的事,怎么能让你来做这个采访?”熊旺的母亲一阵懊恼,现在再找个记者来也是来不及了。

    撇开这个本以为会有佷大助力的记者,把目标直接对准了校长。“丁校长,现在凶手就在这,你要给我们家长一个交待。“

    “你要什么交待?”纪天宇不待校长说话,一声冷哼。

    “熊旺现在还在医院里急救呢?我们要严惩你这凶手?”

    “怎么个严惩法?”纪天宇笑了出来。

    被晾在一边的代书萍气恼的掐了他腰间一把。都什么时候了,这小子还有心思笑。

    “我跟你没什么可说的。”绕过了纪天宇,“丁校长,就我们家熊旺受的伤,我们就是报警也能给定个重伤害,可我们不想给学校带来不好的名声与影响,现在我们就是想学校能给予这个行凶的学生以惩罚。”

    丁校长沉吟了,这个事情若是真的闹了出去,对学校的影响是相当恶劣的。眼前这个学生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孩子,想到这里……

    “纪天宇,熊旺是你打的吗?”丁校长问道。

    “是”纪天宇背着手,淡然答道。

    “现在人家家长很大度的没有报警,只要要求我们学校以予你处罚。打架还造成严重后果的,我们要依据校规给予你开除学籍的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