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二十章 你欺人太甚

    纪天宇一挑眉,“开除学籍?”高考在即,要是开除了学籍,自己还高考个毛啊?

    “校长,马上就高考了,你要是开除了天宇的学籍,就是毁了他的一生!”代书萍焦急的对丁校长说。

    “代记者,你可不能因为他是你弟弟你就这么偏袒他说话。你可是看到我们家孩子在医院是什么样子的!”熊妈妈不满的提醒着临阵倒戈的代书萍。

    拉过了代书萍,“你问没问你儿子,是谁先动手的?”

    “不管是谁先动手的。你把他打成那样就是重伤害,是够判刑的?”被纪天宇问的有点气势稍弱。

    纪天宇知道,今天这事是没法子讲道理了,不依不饶的熊家人岂能这么轻松的就放过了自己。

    “好啊,既然你说够判刑的你就报警啊?”纪天宇气势陡的一变。

    “我倒要看看能不能判我个立即枪毙或者无期徒刑。”森冷的目光打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一阵寒气从每个人的脖子后面升了起来。

    “熊旺现在不是省跆拳道冠军吗?你别忘了让他不吃不喝的好好练着,没准哪一天,走在街上被人打伤打残,还是被杀了,那可就是他自己学艺不精了!”一脸阴厉的纪天宇冷声说着。

    那种阴狠突兀出现在了纪天宇的身上,让熊家人这一刻才意识到自己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丁校长,你看看……这是什么学生啊,竟然当着您的面出言恐吓!这样的学生,要我看……”话刚说道一半。

    “咣当”一声响,校长室的门被人一脚踹了开来,纪大海手提杀猪刀杵在门口。一脸阴霾的纪大海冷眼扫视着校长室内的众人,大步的走了进来。

    “你是?”丁校长浑身一颤,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手中的杀猪刀。

    见到这一幕的摄影记者凭借着多年的记者工作经验,知道这是一个很有噱头的新闻,要比小孩子打架来的有收视率。扛起肩头上的摄像机就对准了纪大海。

    “王哥,别拍!”代书萍拦住小王的动作。

    “这是很有看点的新闻!”甩开了代书萍,小王继续把镜头对准了纪大海。

    纪天宇一个跨步就到了小王的面前,伸手就把扛在肩头的摄像机扯了下来,“你听不懂中国话吗?不让你录,听到没?”这拎着刀冲进校长室,如果被录了下来,日后送到警察那里的话,自己老爸持刀行凶的罪名,必定要被落实。

    “这是我的新闻自由!”小王想扯回自己的吃饭家伙式。

    “去nmd的自由!”举起手里的摄像机就要摔了下去。

    “天宇!”代书萍一声急呼,自己头一天上班就让同事没了工作器材,以后谁还会和自己一起工作?

    听到代书萍的呼声,纪天宇冷哼了一声,把摄像机往小王怀里一送,怀抱着摄像机的小王被一股大力推撞的倒退了四五步。一脸惊骇的看着纪天宇。

    “你再他妈的录,我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听到了么!!!”纪天宇冷声喝问着。

    “纪叔。”安抚完这一方的代书萍一阵头疼。这土匪世家就是不一样。

    没理会代书萍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纪大海只是把野狼似的眼光对准了熊家几人。

    “是谁要找我儿子的麻烦?”手中的杀猪刀在指尖上打了个旋。

    熊家人被纪天宇的阴狠已经吓了个够呛,这又让纪大海的彪悍一震,声音都立时低了八度。

    “你……法制社会,你……竟然手持凶器?”眼镜男嗫嚅着。

    “去你md,少跟老子扯那没用的,老子只知道,谁欺负了我儿子,我先劈了他!”手中刀身一转,闪过一道寒光就飞向了校长身后墙壁上的鹏程万里,刀尖稳稳的扎在了不到四公分的边框上,颤了几颤,立在那里。

    丁校长冷汗都流了下来,刀锋擦着头顶飞了过去,带起的风把自己梳理的油亮的头型都刮散了。

    不只丁校长一身冷汗,熊家人都愣愣的看着壁画框上的那把刀。知识分子出身的几人哪见过这般场景,纪大海的一刀就让他们寒了胆。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圆场。

    又一声“咣当”,门又被狠狠的摔在了墙上。

    冲进来的正是高三二班的班主任赵霞。扫视了屋内众人一眼,急步来到校长面前。靠近校长耳边,“校长,你要开除纪天宇的学籍吗?”

    一层汗珠又沁了出来,“没有!”边擦着汗边拿眼下瞄着凶神般的纪大海。

    长舒了一口气。赵老师又靠近了校长几分,低声说着。边听赵老师的话,边拿眼光瞅着纪天宇的校长。连连的点头。

    赵老师临走时,拍了拍纪天宇的肩头,安慰了一句,“没事!”

    熊家见此情景更觉不妙,刚来时,校长还一副要把纪天宇严惩不殆的模样,现在看纪天宇就跟穷鬼看到了一块金疙瘩一样。双眼放光。

    见僵住了气氛的代书萍,忙打起了圆场。“我去医院时也和熊旺的主治大夫打听过了,虽然看着满吓人,但并没有造成真正的伤害,双臂脱臼和下颌脱臼而已,也够不成什么伤害罪的量刑标准。再说了,又是熊旺主动对天宇进行挑衅的……男孩子嘛,在一起难免要有所摩擦,既然没有造成什么伤害,我们就以和为贵吧!”

    “是啊!我们大家和和气气的坐下来好好把事情谈开了,解决了。”丁校长也附和着说。

    熊家人已没了刚来时的嚣张气焰了,“既然丁校长和代记者都这么说,我们也不是非要把事情做绝的人家。我们没有别的要求,但熊旺的住院费用……”几人低头商量了一气,眼镜男出来说出要求。

    纪大海眼珠子一瞪,“你们没有别的要求了?我有!“连带着校长都愣愣的看着纪大海。“你家儿子是省跆拳道冠军,我儿子却是体育课都不及格的,你说是我儿子打的你儿子,说出去谁相信?你们把我儿子吓着了,我要求你们精神补偿。”

    熊家人差点集体泪奔,这怎么越是退让退让越是紧逼呢?“你……不要……欺……人太甚!”眼镜男伸手指着纪大海。

    “你他md,把爪子收起来,再指着老子,小心老子给你剁下来。”伸手在后腰一扯,一把剔骨尖刀就握在了手里。吓得眼镜男急急的收回了手指。

    拿着尖刀指着坐在沙发上的熊家人,一个一个点着,“怎么?老子说的,你们有意见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