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二十四章 太没人性

    气息不稳的纪天宇捧起了美-女的小脸,一低头就吻了下去。

    “哎哟”被纪天宇的动作扯疼了头皮,那几根碍事的发丝还缠在纪天宇的扣子上呢,一口吞没了对方的呼痛声。略抬起头,急切的纪天宇蛮横的一把扯断了缠在自己扣子上的青丝。见达成了自己的目的,纪天宇在美-女那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又覆上了自己的双=唇。

    “叮……”

    “续存能量:20点。”

    再一次的证实了纪天宇推断出的递减式获取能量的方式,是正确的。又获得了20点能量让纪天宇欣喜了片刻,下一刻,他的注意力就从能量上转移到了怀中的佳人身上了。

    等到纪天宇的气息平稳了下来,对方这才板着脸,“纪天宇,这是意外!”

    这样的意外我不介意多来几次,纪天宇的心里偷偷的嘀咕着,嘴上却不敢这样说。“是,我知道!田姐姐,是我自制力太差了。”

    “你知道是意外就好!以后,这样的事绝对不能再发生了。”言下之意,这是意外,跟你接吻,不是我的本意。

    “我明白!”纪天宇配合她说道。

    见纪天宇的态度良好,板着脸对他说,“你先出去,我一会再出去。别让别人看到,好怀疑我们有什么事了?”说完这句话,连自己都觉得很虚伪。

    知道自己没什么戏的纪天宇,顺从的应了一声,推开门走了出去。

    见纪天宇走了出去,再也拿不住表情的美-女蹲了下来,把脸埋在了双手里。这是意外吗?真的是意外吗?一遍遍的在心里追问着自己。

    甫一出门的纪天宇就看到了堵在门口的代书萍,手里拎着摄像机,杏眼圆睁,怒瞪着自己。心中暗叫一声:好险!这要是自己和田姐姐一起出来,那不就让书萍姐抓个正着吗?

    “书萍姐,你怎么没在会议厅里采访啊?”

    往洗手间内看了几眼,见没什么异常,又瞄了一眼,纪天宇是从男洗手间出来的,脸色缓了一缓。“主编来电话了,有个重要新闻马上就得过去采访,这里的先放放。台里需要的资料可以和教委商量,拷贝一份就行了。”性急的代书萍,把手里的摄像机往纪天宇怀里一塞,“快点跟我走,主编说了,这个新闻必须得做好!”

    跟在代书萍身后的纪天宇,好奇的问道,“什么新闻?”

    “是一个强,奸幼,女的新闻。现在的新闻大多是报道些家长里短的事,家庭矛盾,财产纠葛什么的,这个新闻就是个很重大的新闻,要不是我离案发现场最近,主编也不可能把这个新闻让我来做。”边急步前行,边解释给纪天宇。

    “强,奸,幼,女?这是他MD什么人干的?真是畜牲。”纪天宇恨恨的骂着。

    两人急匆匆的跑出了政府大楼,到了路边,代书萍抬手就招了辆出租车,出租车司机一脚油门到底,三分钟就到了事发地点。

    示等车停稳,代书萍就打开了车门,跳了下来。纪天宇也随后跟了下来,只见里三层外三层的围满了人,警察也早到了,拉上了警界线。刚一站定就听到围观的人的痛骂声。

    “草他了个M来的,这是人干的事吗?”

    “太没有人性了,这么小的孩子也下的去手,警察要是一会把他抓到了,一人一巴掌扇死他得了。”

    “不能那么便宜他了,他不是就长了那么点零碎吗?让他祸害人,抓到他,一刀一刀的把他那点玩意一片一片的切成片……”一个大妈也着主意,却不知,听了他的话,周围的男人都觉得下=体一阵阵的疼痛。

    ……

    两人推开人群,就听到一声声微弱的童音,“妈妈……我要找妈妈……璐璐好……疼,妈妈……妈妈……”警界线内,一个女警抱着一个大约三四岁的小女孩,小女孩声音已经嘶哑无力,却仍在哭喊着找妈妈。包裹着小女孩身体的衣服上面都是血迹。

    听着小女孩的哭声,每个人的心里都一阵心疼,多小的孩子啊,世事不知的纯真就被丧尽天良的混蛋给祸害了。

    看着几个走动的警察收集着周围可疑的物证,还有一个女警察把小女孩下=体流出的血液收集了一些。

    代书萍和纪天宇刚跨过警界线就被一个警察叫住了。代书萍出示了自己的记者证,小警察没再纠缠着不让他们进入警界线,“注意别影响我们正常工作,取证。”

    代书萍示意纪天宇准备好了,开始采访。

    “孩子的情况怎么样?怎么没先送医院呢?”代书萍近前看了看女警怀里的小女孩,脸色苍白,精神萎靡,哭声渐低,看起来不太好。

    女警抬头看了看扛眘摄像机的纪天宇,“孩子失血过多,还极有可能有内出=血的情况……”刚回答了代书萍的问话的女警看到刑侦队长于天宏向这里走了过来,忙止住话头,向代书萍介绍,“这是我们刑侦队长,于天宏于队长。”女警识趣的把风头让给了自己的队长。

    “于队长,你好!我是市电视台的记者,我想向您具体了解一下这起事件,您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吗?”

    “我们接到报警电话,说这里有个小女孩赤=裸=着下=身,并且下=身大量流血,我们立即出警,现在我们的同志正在收集证据。”

    “孩子为什么没有立即送往医院?”

    于队长对代书萍这种诘问的语气有些不满,瞟了一眼纪天宇肩头的摄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