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三十章 喝高了

    代书萍喝的酒并不多,可这妮子的酒量着实是太差了,自己竟然也能喝成了这个样子。现在走起路来,左右直晃。

    “书萍姐,我扶着你走吧!”纪天宇上前想要扶住代书萍的手臂,没想到,代书萍不但不感激,反而伸手拍掉了她的手。

    “不用你扶我,我自己可以走!你看我还可以走直线!”扒开了纪天宇的手,代书萍站直了身子,一手指着前方,嘴里喊着一二一。

    她明明已经喝得烂醉,哪里还能走得了直线,这不是,刚抬腿,身子就晃得厉害。

    “看吧,我走得直吧?”代书萍感觉自己还挺好的,边走边问着纪天宇。

    眼看着代书萍左晃右晃,踉踉跄啮的样子,纪天宇是真的担心她会摔倒啊!

    “书萍姐,我还是扶着你吧,你这么走着,肯定不行,这要是摔到了,那可怎么办?”纪天宇在代书萍的身旁护着代书萍,以防她真的摔倒后能及时的扶住她。

    “不用,你怎么那么那么烦人呢?我说自己能走,那就是能走,你总在一边磨叽什么?你是不是真的想要看我摔跤的样子啊?那好,我就摔一个给你看看。”代书萍边说着,边作势要倒摔在地上。

    “我的祖宗啊!你这能行吗?不能喝酒非要喝,这才喝了多一点,就变成了这个样子,你说你的酒量得有多差?”纪天宇数落着代书萍。

    “谁说我酒量差的?不服气的咱就比一比,看看是你能喝,还是我能喝?”听到纪天宇说自己的酒量差,代书萍当即就不愿意听了,呼的转过身,瞪着纪天宇。

    “你要是再这么说,别怪我不客气了!说我酒量不好的人,现在都已经不在了!”知道人哪去了不?告诉你,被我喝死了!“代书萍大着舌头对纪天宇吼道。

    纪天宇看了看左右,还好,这里没有人烟,如果这里是住宅区的话,代书萍这样吼来吼去的,怕是早就有人出来抗议了。就算是不抗议,也怕是早有人会打电话报警啊!”是,是,书萍姐,我知道你的酒量超好的。我当然喝不过你的!这我知道的啊!那个,书萍姐,就算是咱酒量好,那也得注意一点啊!你看现在,天也黑了,再不赶紧回家,我们两个怕是就得走回去了!这里连个出租车都没有!”

    纪天宇好言好语的对代书萍解释着,希望她能听得进自己的话。

    “坐什么出租车,我们飞着回去!你看,跟我学,飞……呜……”代书萍不仅是要自己走,这还学起了飞机的样子,双手平伸着,准备起飞。

    人已经喝成了这个样子,连路都走不好了,哪里还能这样走路啊?这不,没走上几步,代书萍就一个踉跄摔倒在了地上。

    “书萍姐,来,我拽你起来!”纪天宇忙伸手去拽代书萍。

    “不,我就不起来,坐在地上舒服!”代书萍耍起了赖。

    不能再这样了,而且,也不能让淑萍姐在地上这样坐着啊。

    伸手抓住了代书萍的小手,“叮……”

    “续存能量:5点。”又有5点能量进帐,哎,要不是自己不想耍流氓,否则,现在就把书萍姐从上摸到下,从里摸/到外,那得多少能量进帐啊。

    两手扶住代书萍的胳膊,略一使力就把坐在地上小女人拉了起来,站了起来的代书萍,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没有跌倒。

    纪天宇搀着代书萍,却不想这小妮子却不肯移动半分,“我走不动!”

    “那怎么办啊?”纪天宇不由的暗叹,这家伙的酒品实在是太差了,以后坚决不能再让她喝酒了,喝了酒就醉还不说,胆子还大了,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干了!

    “你……背我……”原地脚下划着圈,双臂前伸,做好了姿势就等纪天宇来背她了。

    无可奈何的纪天宇只得半蹲下身,让她趴伏在自己背上。与其让她一步三摇的走着,还不如自己背着走来的快呢。

    身后背着代书萍,一侧肩头挎着摄像机,双手托着她大腿,生怕她一个搂不住掉了下去。

    “天宇!”双臂勾住纪天宇的脖颈,把头靠在纪天宇的脸旁。

    “嗯?”不知道她又叫自己做什么。

    “你说……我……漂亮……吗?”可能是想看清纪天宇的表情,代书萍把身子往前使了使劲。”

    “嗯!”纪天宇的注意力早被压在自己后背上的柔软所吸引。随着,自己走路的动作,它们就在自己的后背摩擦出一道道酥麻的电流。

    “真的?”她的呼吸喷吐在自己的耳旁,带着酒气的香甜气息在自己鼻尖萦绕。

    “真的!”纪天宇肯定的说道。

    听到纪天宇的回答,代书萍嘻嘻的笑着,把下颌放在自己的大臂上,头靠着纪天宇的头,随着走路的节奏,两人的脸颊肌肤一下一下的摩擦着……

    感受着脸颊传来的细腻触感,等了会不见代书萍出声,侧头一看,原来这小妮子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看着她小鼻翼一张一合的小样子,纪天宇暗笑,但愿明天醒来,她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能全部都忘掉了!要是想起来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不知道她会有什么反应呢?

    把代书萍送回了家,跟代叔代婶解释了下今天的事,纪天宇回了家。谁知刚一开门就听到妈妈的质问:“这个混小子,今天,没上学,跑哪去疯去了?”

    纪天宇不由的纳闷了起来,自己没上学妈妈怎么会知道的?

    “早上,看到书萍姐的搭档没来,我就帮她扛摄像机去了!”边脱鞋边和母亲解释。

    “马上要高考了,不好好复习,跑去给人家扛什么摄像机?人家那是工作,你去跟着搀和什么?看你考不上大学还帮谁扛摄像机去?”

    “妈,我心里有底。要是没底,我也不能耽误复习功课的时间去帮书萍姐的忙。哪轻哪重我还是知道的。”坐在母亲身旁,伸手揽住母亲的肩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