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五十一章 误会了

    站在门外,手按着把手,田佳的眉毛跳动不已,这是什么对话?他们在做什么呢?脑海中蓦然的出现了纪天宇和董钰在一起的限制级画面。抖着手,田佳一把推开了房门,冰冷的声音带着颤音,“你们在干什么呢?”

    床上的两人呆愣的看着站在门口的田佳,田佳也一脸呆滞的看着坐在床的两个人,屋里并没有自己想像的画面。

    想到自己竟然主观的认为他们在做着什么,不由的脸上一红。咳嗽了一下,清了清喉咙,“董钰这是怎么了?”

    董钰躺在床上,手上挂着吊针,两只裤管上卷到膝盖以上,两膝盖处的红肿涂着紫色的药水,高高的隆起一块,与修长纤细的玉腿分外的不搭调。

    纪天宇胸口半敞着,露出青紫一片的胸膛,此时正盘着腿坐在董钰的床尾,手里拿着手巾包着冰块在董钰的膝盖上敷着。

    见到是田佳进来,两人都有些局促不安。董钰急急的想抽回还在纪天宇手里的双腿。却不想一动,又痛叫了一声。

    “田老师!”纪天宇对田佳有着说不来的畏惧感,可能与自己冒失的就把人家妹妹的初吻给夺走的缘故吧。轻轻放下董钰的双腿,纪天宇蹭到床边穿上鞋子,站了起来。

    恢复了常态的田佳,目光从董钰的腿上扫了过去,最后停留在纪天宇的胸口上,“你这是怎么了?”一如平时的冰冷,感觉不出任何的情绪。

    “呃!”纪天宇挠了挠头,只要他一紧张,就习惯性的想要挠头。“撞的!”

    “你还真能撞!撞坦克上了?”本来在他人说来蛮有幽默的一句话,在田佳的嘴里吐出来,让人一点笑的因子都生不出来。

    接过纪天宇手里的毛巾,田佳坐到了床尾,轻轻的把毛巾盖在了董钰的膝盖上。“冰敷不是让你用冰去蹭,本来就已经是伤了,再一冻,还能好了吗?”

    听到田佳的话,纪天宇又挠了挠头,尴尬的笑了笑。自己哪里懂得要怎么敷啊?

    处理好董钰的膝盖,田佳来到纪天宇面前,略低眉起头,对纪天宇的胸口看了看,“你也到床上去躺着去。”

    “田老师,我好好的躺着干嘛?”被田佳开外飞来一句弄的怔愣了片刻,纪天宇反应过来问道。

    “你的伤就不用处理了?”见纪天宇竟然真的点了点头,田佳恼怒的伸出手指,在他的红肿地方使力按了一下,被正中到伤痕处,纪天宇不争气的“咝”的吸了口气。

    “坐那!”一指离董钰那床最远的床位。纪天宇莫名其妙的蹭到了田佳指定的位置,安分的坐在那里等候处置。

    见纪天宇顺从的坐在床上,田佳折身到了医药柜台旁,在一些不外卖的药品中熟练的找到了云南白药酊。

    校医虽然不是正规的授课老师,但,平时与众老师的关系一向很好,经常来光顾的田佳很熟练的就找到了自己要找的药品。

    “把衣服解开!”田佳手里拿着云南白药,指挥着纪天宇行动。纪天宇溜眼瞅了瞅一脸寒霜的田佳,不敢违逆的敞开了上衣。露出了精壮的胸膛。条状的击打伤痕占满了前胸三分之二,田佳皱了皱眉,晃了晃手中的药瓶,

    “你躺下吧,上药方便。”

    纪天宇乖乖的躺到了床上,田佳弯着腰,把药液喷到了纪天宇的前胸上。冰凉的感觉在整个胸口上流淌着。

    一只柔若无骨的小手爬上了他的胸膛,轻柔的按摩着,让药液更好的渗透到肌肤里。看着在自己上方的面孔,纪天宇突然发觉,原来田老师也是很年轻的,皮肤近前一看,竟然连毛细也都看不清楚。

    一副黑框的老式眼镜遮住小半个脸庞,如果,拿掉田老师的眼镜,或许,她真的和她妹妹有些相似了吧?

    平躺在床上,纪天宇的目光似贼般的悄悄的从袖口处溜了进去。

    感受到纪天宇小心躲避着自己注意力的眼光,田佳的脸上涌上了丝红晕。“衣服脱掉,趴在床上。”

    趴在床上,感受到后背传来有冰凉触感,纪天宇舒服的简直想到叹息出声。这个冷冰冰的老师原来还有一颗热忱的心!还有一个总能让自己热情如火的妹妹!纪天宇心里又加了一句。

    董钰歪着头看着远处的两人,今天的田老师怎么有些奇怪呢?但自己又说不上哪里奇怪。

    田佳收起了药瓶,“起来吧!”叫了纪天宇一声。纪天宇还稳稳的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纪天宇,起来吧!”仍然一动不动。

    “睡着了?”田佳疑惑的看了眼趴在床上的家伙,自己累的手腕都酸了,他倒好,舒服的竟然睡着了。白了纪天宇一眼,拿过他的衣服轻轻的为纪天宇盖在了身上。

    董钰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现在终于知道刚刚自己觉得哪里有异样了,田老师对纪天宇的态度隐隐的就是一种不同嘛。

    ……

    “书萍姐!”纪天宇正欲上楼,恰巧代书萍从楼上走了下来。

    “呃!”看到代书萍的打扮纪天宇一愣,一身紧身打扮,利落中带着一丝飒爽。紧紧贴服在身上的衣服,让代书萍的完美曲线完全的暴露在了他人的眼底,

    看着眼前勾人魂魄的代书萍,纪天宇不争气的吞了口口水。丰,满诱人的胸-脯随着呼吸动作而轻微的起伏着,晃的纪天宇有些眼晕。

    “天宇,放学了?”代书萍也和纪天宇打着招呼,看到他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流转不去,代书萍微微一笑,这样的目光,那种恨不得一口把自己吞入腹中的明显欲望,自己见到的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