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五十七章 赌资拿来

    陈云亭从后视镜里看到稳稳的吊在自己车后的法拉利,心里一阵气恼。“妈的,这小子明明车技不错,刚刚还装的什么也不会的样子,险些让我轻敌上了他的当、”

    远远的看到了路旁的路标,前方正是一个急弯,陈云亭微微的减了下速度,冲了过去。

    纪天宇对于车技一窍不通,完全是凭借着脑海中传来的讯息加上协调的动作来操控着车子。但见这辆红色的法拉利,丝毫的速度不减,像团剧烈燃烧的火焰,嗖的一声就消失在转弯处。

    “妈呀,这开车的哥们也太猛了吧,这么大角度的弯道,速度都不减就冲过去了?”一辆马上就到弯道的尼桑司机惊叫出声。

    “别叫了,快过去看看吧,就这速度,不撞烂他的车子才怪呢。”尼桑车内的另一个男人对尼桑司机催促道,“可怜这么好的车了,真是有钱的败家子!”

    就在尼桑加速的时候,旁边已经嗖嗖的超过去了几辆车,明显也是为了赶过去看看这牛叉的法拉利下场如何。

    所谓无知者无畏,纪天宇自然不知道他的举动让多少旁观者捏了一把冷汗。双手一个大旋转,方向盘猛的打了个死转向,随即又一个大回旋,回打了个死转向。

    后面跟上来看热闹的司机们惊愕的看着红的耀眼的法拉利车身略一顿,车尾一个横调,吱的一声,轮胎与路面剧烈摩擦的尖锐声音刺入耳膜。车头已稳稳的调了过来,嗖的一声,速度不减,急驶而出的法拉利带出一道红色的虚影。

    本来还对胜利信心十足的陈云亭,惊愕的发现蓝茜的那辆法拉利在自己还没驶出弯道时,就已经超出了自己!

    这怎么可能?这条道自己不知跑了多少回了,每次自己都在这些飙车爱好者中独占鳌头。这个小子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超过了自己呢?

    尽管一脸的不置信,但陈云亭还是加足了油门,在法拉利的屁股后面追了下去。

    两台性能不相上下的极品跑车,在道路两旁路灯的注视下,一前一后,呼啸着离去。纪天宇不由的感叹,极速的感觉太美妙了,难怪这么多人喜欢飙车。坐在狂飙的蓝茜的车上,纪天宇心里还有一丝的害怕感觉,但现在自己手握关方向盘,此时,法拉利的速度要比蓝茜的速度更要快上一截,而自己却丝毫感觉不到害怕,相反还有一种兴奋,一种豪气从心里升腾起来。

    远远的就看到了前方的蓝茜,代书萍等人,后视镜中看了一眼,紧追在自己后面的保时捷,纪天宇知道,这次的比赛,自己稳赢了。想起了刚才陈云亭疯狗般的对自己一番狂吠,纪天宇不由的升起了一种要小小报复他一下的念头。

    思绪及此,纪天宇速度减慢了些,等待陈云亭的车头与自己衔接。本来对胜利已经无望的陈云亭忽然见纪天宇的速度慢了下来,陈云亭感觉胜利的曙光又在自己面前亮了起来。一心想到超过前面的法拉利,陈云亭却不曾想,在自己的爱车与法拉利只有一个车身的距离时,前面的法拉利竟然车身横了过来,吃了一惊的陈云亭,手上方向盘直意识一个旁打,保时捷呼啸着冲到了路旁的人行道上,哐的一声,极速的保时捷带起的力道,撞倒了一根路灯杆,车身又打着横冲进了路旁的绿化带里才停了下来。

    纪天宇微微一笑,调转了车头,向着正等着自己的二女驶了过去。

    远远的众人都清楚的看到了纪天宇的举动,在他们想来,纪天宇能把车子顺利的开回原点就算是不错的成绩了,想要胜过飙车场上的老手陈云亭,那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此刻眼前的一切,不但告诉他们这个沉默的小子,不但真的胜过了陈云亭,还在距离终点不到百米的地方堂而皇之的黑了陈云亭一把。

    “吱”红色的法拉利戛然而止停在了蓝茜与代书萍面前。纪天宇拉开车门,潇洒的从车上走了下来。

    要说最震憾的人莫过于代书萍了,她没有想到,纪天宇不只是把法拉利开了出去,还稳稳的赢了陈云亭。

    纪天宇把手中的钥匙递给了一脸呆滞的蓝茜,“蓝茜,你的车子完璧归赵。幸不辱命,既赢了陈云亭,又让他的车子撞烂了!”

    “真没想到,你的车技这么好,还跟我装,说你不会开车!还有学姐啊,你也是,帮着他糊弄我。”蓝茜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接过纪天宇递过来的钥匙,娇嗔的白了纪天宇和代书萍一眼。

    被这小丫头风情万种的娇嗔一瞥,纪天宇心里一阵发痒。这个小丫头,泼辣的时候让你叹为观止,这娇媚时又是这么的万种风情。

    这时,一旁呆愣的几人才反应过来,一个个惊呼着,“云哥”边冲到了陈云亭的保时捷旁。

    陈云亭艰难的从车里爬了出来,尽管有安全气囊的阻隔作用,但巨大的冲力之下,陈云亭的胸口还是传来一阵阵的疼痛感。在几个人的扶持下,看着自己面目全非的爱车,陈云亭险险的吐出了血。

    平时自己千般小心,万般呵斥,却不想在这小子手里撞成这样,陈云亭的心都在滴血。

    “这小子叫什么名字?”捂着胸口,陈云亭咬着牙问道。

    “听蓝茜和那个女人聊天时,叫他纪天宇!”

    “纪天宇!好!纪天宇!我记住你了!”陈云亭着脸。“敢和我抢女人,你就等着瞧吧!”

    “云哥,蓝茜那女人,看那样子,怕是早和这个什么纪天宇睡过了,这样的女人你还要她做什么?”一人不解的问道。毕竟在他们看来,自己可以玩别人的女人,但是,自己要娶回家的女人必须得是清清白白的。

    “你们懂什么?”此时,陈云亭并没刚刚训斥他时的狠戾,语气暖和了许多,“蓝家诺大的家业,却没有男丁,只有蓝茜她们姐妹俩,娶了其中的一个,就等于坐拥了蓝家二分之一的江山。”

    听得陈云亭的一番解释,几人顿时茅塞顿开。

    其中一人打着电话叫来拖车的,另有人把自己的车开了过来,扶着陈云亭就想上车。

    “陈云亭,先别急着走啊!”蓝茜银铃般的嗓音响了起来,“怎么说这也是场赌博啊,输了得把赌资拿出来再走吧!”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