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七十八章 刘氏兄弟

    “我爹算是认清了我的当前形势了,终于肯从客观角度,唯物主义的来看待我高考的问题了!”又恢复了常态的程东一脸臭屁的说着。

    “怎么决定处理你的?”

    “呵呵,随便我选学校,他出钱呗!”

    “唉,得亏是你家老爷子,出的起这份钱。这要是我啊,我家老爷子准是二话不说,早拎着杀猪刀,逼着我跟他摆摊卖肉去了!”

    “现在不怕了,纪叔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你们纪家重振书香门庭是指日可待了!”程东一脸狎促的打趣着纪天宇。

    “去吧!你不拿这事说事能憋死你怎么的啊?”

    两人正笑闹着,就听到一阵叫骂,“这地方是你们放东西的地吗?啊?也不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两人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只见几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穿着倒是齐整,一色的黑色小西服,但那一身的痞气是什么衣服也掩盖不掉的。

    “这是我们头让放在这的,我们也是按着距离来码放的,一会方便干活。”一个穿着污迹斑斑的衣服的民工模样的小伙子站了出来。

    “铺?铺你妈勒个B!”也没见什么预兆,说着话,一个小黑西服就蹿了上来,一个耳光就响亮的扇在了那个小伙子的脸上。“你们头?那个什么东西?在我们娱乐城前放这些破东西,我们客人一会车停放在哪?跟你们说,是看你们是个人!还他妈的给脸不要脸,巴巴的,你巴巴什么巴巴?我告诉你,赶紧滚,把这些破玩意也给我收拾的远远的!”黑西服指着面前的两个民工叫嚣着。“让你们滚蛋没听到吗?没气了啊?杵在那干嘛?”

    “可,我们马上就要干到这了,挪走了一会活怎么干?”一个民工鼓起勇气据理力争。

    “干?我干你妈B!”黑西服抬起腿,一脚就把年纪小的那个民工踹倒在地,摔倒在道砖上的民工半天没爬起来。这一摔倒让纪天宇和程东看清了,这个民工也就十七八的样子,一脸的稚嫩。

    另外一个民工忙把他扶了起来,“刘逊,怎么样?”

    “哥,我没事!”这个被叫做刘逊的弟弟咬着牙站了起来,一手仍扶着腰,看样子,是撞伤了腰了。

    见弟弟强忍着伤痛的样子,大一些的民工握了握拳头,手上青筋迸起,半响,慢慢的松开了紧握的拳头。“你站一边,别动。我来搬!”黑西服自然看到了哥哥刘潇强压愤怒的模样,上前一步,一脚踏在了刘潇弯腰搬砖的手上,“刚才让你们搬走你们不干,现在想要搬走了,爷爷我还不同意了呢!”

    刘潇抽了几抽被黑西服踩在脚下的手,却没有成功,被踩踏住的手指处已经泛起了白色,黑西服坚硬的皮鞋还在刘潇的手上辗转了两圈,红色的血液顺着青色的砖面流了下来。

    “哥!”弟弟一声惊呼,不顾自己还在疼痛的腰,两步跑到了哥哥面前。伸手想把黑西服的脚搬开。“你放开我哥的手,我们这就把东西搬走,求求你!放开我哥的手吧!”弟弟带着哭腔对黑西服说道。

    黑西服一抬脚,“呯”的一声,皮鞋坚硬的鞋面就撞击到了刘逊的下颌上,刘逊仰着头被黑西服巨大的脚力踢出去一米左右,呯的一声又摔在了地上。“你那爪子干净吗?就来摸我的鞋。”翘起脚尖,看了看,“把老子的鞋弄埋汰了,给老子把鞋擦干净了!”

    撇开了手上渗着血的刘潇,黑西服走到了刘逊面前,伸出脚,“给我擦干净了!”

    “妈的,这不欺负人吗?”程东忿忿的骂着。

    “年轻人,说话小点声,要是让他们听到了,你也要遭殃的啊!”旁边一个好心的阿姨忙提醒着程东要注意祸从口出。

    “这光天化日的,就没人管了吗?”纪天宇轻声问道。

    “谁敢管?人家的后台硬,警察来了都得跟他们点头哈腰的,何况我们这小平头小老百姓。他们不找到我们的头上我们就烧香阿弥陀佛了。”

    “唉,可怜这对小兄弟了,今天倒霉遇上他们这伙子瘟神,不但得挨了打,还得自己掏着医药费哩。”

    看着伸到面前的黑亮皮鞋,刘逊咬着牙伸出手,把上面的灰尘轻轻拂了去。却不想,“你那爪子干净吗?啊?用舌头给老子舔干净了!”黑西服又一声喝骂。又是一脚把坐在地上的刘逊踹翻。

    一个跟前栽向了身后的砖垛,呯的一声,血从磕破的伤口直窜了出来。“哎哟”一声,刘逊捂住了血流不止的脑袋。

    “刘逊!”见到弟弟流血,刘潇急扑了过来,伸手按在了弟弟的伤口上,急流而下的血液不知哪些是哥哥的哪些是弟弟的。

    “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刘潇瞪着面前杵着的男人。

    “小崽子,我就欺人太甚了你能怎么的?”说罢,一脚踢向了刘逊的身体。

    “悾”的一声响,黑西服的脚踢在了刘潇的手臂上。黑西服立刻恼了,一脚扫过去,咕咚,兄弟二人撞到了砖垛上,摇摇晃晃,一块青砖正砸到了刘潇的头上,刘潇的脸上血红一片。

    抹了把脸上血,刘潇站了起来,双目圆睁,一股阴冷的气息迸体而出。

    黑西服被刘潇瞬间暴发的气势所震慑,看着地狱里出来的修罗般的刘潇,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不待黑西服有所反应,一个箭步就来到他面前的刘潇一把掐住了他和咽喉,满是硬茧的巴掌,噼里啪啦一顿狂扇,“欺负人也得有个限度,你妈的,你还没头了!”

    反应过来的黑西服双手用力一推,把刘潇的手从自己的脖子处推开。随后一拳就击了过去,刘潇后退了两步,躲过了黑西服的拳头,一弯腰,从地上抓起了一块青砖,八斤重的青砖在刘潇的手里仿佛是小孩子的玩具般,手里拎着砖块,几步急冲又到了黑西服的面前,在黑西服瞪大的眼神里,一砖头没有丝毫犹豫的就拍在了黑西服的脑袋上,“悾”,一股血箭急窜了出来,溅了刘潇一脸。

    刘潇一手掐着黑西服的脖子,一手拎着砖块,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边温热的血液,那嗜血的模样让黑西服的心颤了几颤,腿打着飘,不知是被刘潇的样子吓到了还是失血过多造成的。看着眼中急速放大的青砖,“悾悾”声不断,黑西服叫声眼一翻,连惨叫都没叫出声就晕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