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七十九章 纪天宇仗义出手

    “哥!”弟弟急唤了几声处在癫狂状态的哥哥,“别打了,再打他就没命了!”

    弟弟的声音叫回了自己的神志,清醒过来的刘潇胳膊一个横扫,黑西服瘫软的身子横着摔出去老远。栽倒在地一动不动。

    好!见过这一幕,围观的人无不在心里暗自叫好。可见这家伙在这一带是多么的让人嫌恶了。

    “还敢动手,我擦……”一旁的几个家伙还没来得及上前帮忙就见自己的小头目头上喷泉似的往外冒着血,死人一般的栽倒在地。几个人身上并没有带家伙式,赤手空拳能有多大力量啊,深谙此理的几个人,各自弯腰抄起一块砖头,呼啦就把哥俩围在中间,抡起砖头不分头面就砸了下去。

    被围在中间的刘潇,不顾身上传来的疼痛,奔着自己面前的家伙就冲了过去,东一下,西一下还不如可着一个人来收拾来的有效果。满身鲜血,一脸狰狞,“整死你们也是一条命。妈呀……”对面的家伙捂着歪到了一边和鼻子惨叫着,血水从手指间汩汩的流淌着。

    不知疼痛,疯狂了一般的刘潇把毒蛇般的目光盯准其他几人。被他盯住的几个人,脖后的汗毛慢慢的立了起来。

    “哎哟……”一声熟悉的惨叫,让刘潇愣了神,转头一看,弟弟蜷缩在地上,双手抱着头,躲闪着对方的殴打。

    这一愣神的当口,几个家伙有志一同的冲了上来,把刘潇也按倒在地,……

    纪天宇再也看不下去了,青天白日的,这兄弟俩就这样被人群殴了?

    几步冲了过去,扯过一个正在埋头痛殴刘潇的小混子的头发,一人电炮就轰在了他仰起的脸上,飞起一脚,这个还处在迷糊状态的家伙就纪天宇踹出去三四米,“呯”的一声砸在地上。“哎哟”着起不来身了。

    一脚又扫倒一个,掐着脖子按在地上,拾起地上砖头,一砖头就把这个倒霉的家伙砸的口鼻窜血,直着眼,在地上抽搐着蹬着腿。

    忽然横空杀出的纪天宇让几个家伙怔愣了片刻,“你是谁?这有你什么事?你搀和个什么劲?”

    “是没我什么事!可我看的不顺眼,我就要管!”嘴里说着,手上动作不停,咕咚,咕咚,又有两个被纪天宇手脚麻利的放倒在地。

    见来了个硬骨头,只剩下的一个小西服,一个势头不好,不再逞强,转身就往娱乐城里跑。

    “怂包!”懒得追击的纪天宇掂了掂手里的砖头,扬手就砸了过去,正跑着的家伙听到后面传来的风声,忙回头,这一回头不要紧,整个砖头完美的与他的脸全部亲密接触。

    “啊……”一声悠长的惨叫,这个家伙姿势完美的仰面摔倒在地。

    跨过横躺竖卧“哎哟”不已的几人,纪天宇来到了兄弟二人的跟前,“怎么样?”

    “谢谢!”刘潇拉起弟弟,先仔细查看了下弟弟的伤势,然后才对纪天宇道谢道。

    “你们这样也不行啊,满身都是伤。去医院看看吧!”

    本来神色还正常的兄弟二人一听纪天宇说要他们去医院,二人神色瞬间变了,慌乱的说道:“不用,我们不用去医院。”

    纪天宇笑了笑,这么大的人还害怕去医院!

    “这旁边就是诊所,让诊所大夫给你清理一下伤口吧,这样就算没什么事,看着也怪吓人的。”

    这次纪天宇的提议没有得到兄弟二人的反驳。“可……可……我们的钱……可能不够!”弟弟小声的说。

    “东子!”纪天宇冲站在一边观战的程东喊到。“过来帮个忙!”

    纪天宇和程东各自搀扶着一个,向着前面不远的诊所走去。

    “这个小伙子是体校的吗?这么能打!”一声惊叹在他们身后响起。

    “多有侠义心肠的孩子啊,可惜啊,这得罪了黄家,怕是麻烦惹上了身了啊!”

    “是啊,黄家什么时候吃过这亏。他们一定不能善罢甘休。”

    “打死他们这群狗仗人势的东西才解恨呢。”

    “都嫌事少了是不是?快散了去!”一个老人出声制止了大家的讨论。

    进了诊所,诊所里的人一见血人般的二兄弟,吓了一跳,“怎么伤成这样?快去医院吧!我这小诊所,检查也不到位,设备什么也不全。”

    “大夫,你就给我们看看吧!”刘潇乞求着。“我们没有那么多钱去医院。”

    纪天宇和程东对望了一眼,“是啊,大夫,你就给他们看看吧,都是外伤,止止血,消消毒什么的,包扎下就行。”

    大夫无奈的看了看他们二人的衣服,确实是农民工的打扮,叹了口气,“来吧,我尽量看看,要是实在处理不了,你们还得去医院!”

    “谢谢大夫!”兄弟二人随着大夫进了处置室,纪天宇和程东坐在了一边。

    “东子,这医药费,你就给付了吧!”

    “行,一看就是可怜的人,看他们还不见得有我们大呢,就出来做工了。”程东叹了口气,看到这样的人才会觉得自己的生活是多少的美好,又多么奢侈。

    “这哥哥身手不错嘛,”程东对纪天宇说道。

    “弟弟也不错,只不过他们好像是在隐忍着什么,一直没有动手。”纪天宇把自己观察到的说给了程东听。

    “你这么一说,倒是耶。”程东想了想,点点头。

    不一会,兄弟二人的头都被缠上了白花花的纱布,脸上伤处理了下,尽可能美观的打上了创可贴。身上的伤就看不到了,不知到底有多惨烈。

    “我给你们拿些药,回家吃,这些是外用的,过三五天过来我再检查下伤口的愈合情况。”大夫拿出了一堆的药盒,交代着。

    “大夫,我们……不拿药不行吗?”刘潇出声问道。

    “伤成这样还不用药,要是你们肯上医院,医院早收你们住院观察了!现在还要不吃药,你们以为你们是铁打的身子骨吗?”

    程东忙走过去,掏出钱包,把帐付了,大夫的脸色才缓和了些,“记住了,这是吃的,这是上的。回家伤口别沾水。”又交待了一番,几个人出了诊所“天宇,吃饭去吧!”程东提议道。

    给读者的话:

    推荐一本很嗨的文:《纯情校医》,绝对纯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