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九十三章 你怕记者,我不怕!

    “李婶今天特意去了肉摊,告诉我说来接你的这个女的,极有可能就是被有钱人照顾的富婆什么的。我这问的清楚了,也好跟她说。”

    原来是那个有名的长舌妇在和母亲嚼的舌根。“妈,你还理她做什么?爱说什么就让她说去。”

    “话说的多轻巧,你倒是成天的上学,不与邻居们接触,可我却得与他们接触啊,现在所有的人都说今天来接你的女的是个富婆,要不这么年轻哪来的钱买这么昂贵的车子?”

    “妈,我和人家蓝茜也就是普通的朋友,哪来的他们说的那样的情形。听他们嚼舌根子,那我们都不用过日子了。好了,妈,不用理他们了!我复习去了!”不想与母亲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纪天宇借口要复习功课溜回了屋。

    “蓝茜!”朱桂琴念叨了一句,有名字就好,要是李婶再跟自己说起来,自己也有话回她了。这个女人不但不是什么富婆之类的女人,还是个大家的小姐,让李婶知道看她还说什么?

    朱桂琴在心里盘算着得怎么和李婶说,才能扳回今天折了的面子。

    ……

    一波三折,另一边又乱套了。

    小栾带着自己跟班的小警察应付过了星天娱乐城的黄癞子,接着巡逻去了。恨恨的看着小栾离去的背影,黄癞子气的直咬牙,明明就是有人看到那几个进了饭馆,可这个家伙竟然说不在!自己的手下人哪能就这么随便的让什么阿猫阿狗打了就完了?

    “姐夫,你手下的人也不行啊!你的话也不好使,刚才那个姓栾的带着人去抓人,竟然连根毛都没带回来,告诉我,那几个不在那里!”黄癞子播通了自己姐夫李副局长的电话。

    李副局长听了小舅子的话,眉头也不由的拧了起来。自己这个小舅子,平时逢年过节的都少不了孝敬自己,要是自己去他的地盘,那一准是最好的小姐来侍候自己。虽说是自己老婆的亲弟弟,但在男人这点事上,却对自己很够意思。

    所以,李副局长对自己小舅子的照顾不只是看老婆的面子,甚至还有一些见不得人利益关系在内。

    “好了,这事我会亲自问小栾的。你的人不能白白的吃了亏的。”

    听了姐夫的话,黄癞子心满意足的挂了电话。一个小破警察就敢这么糊弄自己!想到小栾含糊的语气,他就不由的一阵火起。

    小栾刚回了局里,就被叫到了李副局长的办公室。

    “小栾啊,今天的星天娱乐城的案子你怎么处理的啊?”李副局长状似随意的问道。

    “今天没有找到闹事的那两个民工。以后在工作中注意查找,尽快的把这事给黄老板一个交代。”

    “可我听星天的人讲,明明那几个人就在你们去的那个饭店里!小栾啊,你现在也不是新同志了,这工作可是得认真负责的去做的。”

    “李副局,真不是我不想立刻把星天的案子给结了,我去的那家饭店里真的就没有闹事的那两个民工。”小栾解释道,“但在我在他们给出线索的饭店里看到了纪记者!”

    “纪记者?哪个纪记者?”一听到记者的名头,李副局长精神集中了不少。他们这些当官的,一怕举报,二怕的就是记者。要是遇到擅通人情的还好说,万一要是遇到一个油盐不进的,那就够自己头疼一阵子的。

    “就是上次市里领导都惊动了的,那起幼/女强/奸案,帮我们破案的那个摄影记者!”

    想起这个在局领导间传的神乎其神的纪记者,李副局长沉思了。根据于队长事后的陈述,这个小记者确实不是普通人,神秘的能力让他们这些警察既惊叹且羡慕。

    “那又怎么样?你执行你的公务,他吃他的饭,这有什么关系?”李副局长不满小栾的东拉西扯。

    “局长,这个纪记者就是在线人举报的斗殴事件的人员之一,并且,受伤最重的几人都是伤在他的手下。本来,我是想把他拷回局里的,但因为他的身份,还有就是并没有那两个最重要的民工,也就没动手,想着回来请示一下局长您的意见嘛。”

    “你确定这个记者就是与星天娱乐城的人起冲突,并且动手的人吗?”此时,李副局长才重视起来。本来就以为是个小小民工冲突的事件,抓到人,给黄癞子一脸面上交代就行了。却不想竟然还顺带出了什么记者。这事情看起来要好好处理一下才行。

    “确定!”小栾肯定的点了点头,暗想,那两个民工就蔵在桌子下面,自己怎么还不能确定呢。

    “他一个文人记者,跟着些粗人动的什么手?”李副局长不解的说道。

    “说的就是,局长,我现在就去把他带到局子里来录下口供!”说着,小栾做势就要往外走。

    “小栾,回来!”李副局长喝住了小栾。“这个记者曾经也帮过我们局里立过功,这次的事件就是个平常的治安事件,他又不是主要人员,你就不要去了。”李副局长对小栾摆了摆手,“这个记者就别再算在内了,要是日后看到那两个民工的话,你就把这案子办了!”

    “知道了,局长!”小栾转身出了李副局长的办公室。

    “明辉,”李副局长拿起了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小舅子。

    一接到姐夫的电话,黄明辉立刻接了起来,“姐夫,怎么样,你让那个小警察去逮人没有?”吃了这么大闷亏的黄明辉,急切的想要报仇。

    “明辉,这事就这么的了吧,反正,那几个打人的也是民工,你就是找到他们也没什么油水可捞。”

    “姐夫,这不是钱的问题,你说,我还差手下这几个人的医药费吗?这众目睽睽之下,我的星天娱乐城就这么让几个小王八蛋给收拾了,还连个屁都没有,你还让我怎么在道上混?”黄明辉很不满姐夫的推脱之词,“姐夫,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物,就几个小民工,你还这么怕事?”

    “你知道什么?”被小舅子质疑的李副局长,气的呵斥了他一句,“这几个动手的人里,有一个是记者!对于记者这帮子人,你躲还来不及呢,你怎么还想要主动去招惹他吗?”

    “哪的记者?叫什么名?”记者多个毛,记者就不是人了?刀子压脖子上,还不一样得服帖的。黄明辉对姐夫的说辞不以为意,你当官的怕记者,我可不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