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百三十四章 审问

    纪天宇轻笑着叫回了刘潇。看着刘潇恨恨的撒开警察的手腕,眼睛尖的人都在这个警察的手腕上看到一圈被大力挤压过后的苍白。

    虽然刘潇松了手,但是这个警察却怔怔的看着刘潇,自己的手腕还在隐隐作痛。这个男孩的力气怎么这样大?

    纪天宇伸着双手送到了还在发呆的警察面前,“警察同志,铐上吧!”

    看着送到自己面前的双手,这个警察抖了抖手腕,手铐发出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又看了眼瞪着自己如同看仇人的刘潇,抬起手,就要把纪天宇的双手铐在一起。

    “小李,不用铐了!”冷眼旁观了半天的于天宏在纪天宇的双手即将被铐上时说了句话。

    “于队长,这是市里重视亲自下令调查的刑事伤害案件,嫌疑人怎么不用戴手铐呢?”听到于天宏的话,小李非常不解,明明出发时,李副局长已经严令,一定要把这个恶性伤害事件的嫌疑人逮捕归案,好看的小说:。各级领导都在关注这起案件,于队长怎么能这样说不用上刑具就不上刑具了?

    “我说不用戴就不用戴,他跑了我替他顶罪!”于天宏横了这个不开眼的小李一眼。

    小李一缩脖子,从接手这个案子开始,于队长就阴阳怪气的,不知哪一点做的不合他的心思,就要被他狂吡一通。

    纪天宇拍了拍小李的肩膀,“既然于队长这么说,那我还真就不能跑了!于队长,我们走吧!”说着率先走在前面出了皇天洗浴。已经有一些闻讯赶来的记者对着一脸笑意的纪天宇狂按快门。

    纪天宇下意识的伸手挡在眼前,怎么还招来了记者?于天宏也脸色一沉,但终究没有说出什么话来。自己没有权力要求记者不要拍照,录像!

    跟在纪天宇身后一起出来的这些沙帮兄弟们,哪里管这些规矩,一个个横眉竖眼,几步上前,把这些小身板单薄的记者们一推一个踉跄,“录什么录?都他妈的给我收起来!看哪一个再敢录,别怪砸了他的机器!”在纪天宇的管束下,这些兄弟们不再像以前一样对着普通人喊杀喊打,但是恐吓他们还是很在行的。

    这几个记者被这些一看就不是善类的家伙们推出去老远,急切的抻着脖子看着纪天宇上了警方的车子,扬长而去,无可奈何却不敢再提起手中的机器对着纪天宇拍摄。

    看着纪天宇被警察带走,围在一边看热闹的人们立时炸了锅,“这是谁啊?这么牛X,不戴手铐,还走在警察的前面。这哪里你是犯人啊,明明就是去度假的样子嘛!”

    “那些沙帮的人怎么那么维护他啊?他们老大也不见得有这样的待遇?”

    “你真是孤陋寡闻,这是谁都不知道?还沙帮的老大呢?你说的那是以前的老大,这主才是现在沙帮的老大——宇哥!”

    这些人只知道沙帮的老大叫宇哥,具体叫什么名字他们还不是很清楚。

    坐在车内,于天宏沉吟半晌,从后视镜里看着纪天宇,“纪老弟啊,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呢?”

    “于哥,你说我就算是不笑,就能解决问题吗?”纪天宇舒服的靠在椅背上,悠闲的样子看得于天宏直叹气。

    “陈家动用了上面的势力,这次事情,要糟糕!”于天宏顿了顿,“老弟,你怎么和陈家少爷起了这么大的冲突,还伤了他那里?”想到自己到医院看陈云亭的时候,身为男人的自己看着他都觉得受不了。男人的那东西没用了,还能称之为男人吗?真是杯具了!

    “呵呵,他应该感谢不是现在碰到我,要是现在让我再看到他,不整死他都难以泄我心头之气。”纪天宇云淡风轻的说着。

    “你还真不如整死他了,现在这样更让他生不如死!”开着车的小栾接口说道。

    “哈哈,栾警官,要是照你这么说,我还真做对了这件事情!”纪天宇打趣地逗了小栾一句。

    “小栾,你说什么呢?别忘了你的身份!”于天宏呵斥了小栾一句,这话要是让别人听了去,这警察的形象还存在了吗?

    小栾看着后视镜里的纪天宇,笑着道,“这里也没外人,说句笑话嘛!”

    于天宏叹着气不再理会他们。就这一会的功夫,自己叹气的次数就可以让自己老上三岁了。

    “事情都紧迫成什么样了,你们还有心思说笑话?”

    “于哥,你别担心,我没事!”纪天宇看得出来,于天宏是真的在为自己担心。

    “陈家现在是死咬住你不放松,上面的领导又催促着,局里李副局长还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你,你说你还能没事?虽然你现在有了不大不小的一个沙帮,但是,纪老弟,你得知道,这要的势力要想真正和国家权力对抗,那是自寻死路!不但不能为你争取到一丝的有利条件,还要把自己推到悬崖上。”

    “于哥,你放心,我的事情,自有人会出面解决的!”纪天宇着实不想把蓝倩放在所有人目光注视之下,不到不得已时,自己是不会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的起因是蓝氏集团的掌门人——蓝倩!

    说自己大男人主义也好,说自己自私也罢,反正自己就是不想让太多的人关注到蓝倩的身上。

    听纪天宇说的含糊,于天宏看了看纪天宇,不再说话。

    李学文早早的坐在了审讯室里,等着纪天宇的到来。前阵子,自己小舅子黄明辉的事情,没少让黄家人埋怨。生性谨慎的自己当然不可能冒着不知名的危险傻愣愣的为黄明辉出头讨回公道。

    现在天赐良机,这个纪天宇竟然把陈家少爷的命根子给弄折了,陈家动用了上面的势力,决心要狠整纪天宇一把。自己也正好借着机会报了小舅子的仇,也堵上了黄家的嘴。李学文暗自佩服自己的睿智,忍了一时,竟然换来这样大好机会,可以光明正大的来对付纪天宇而不能让别人怀疑自己别有用心!

    于天宏带着纪天宇进了审讯室。

    李学文看着自由自在走了进来的纪天宇,不由不满的看了于天宏一眼。于天宏权当没看到李学文的不满,指着审讯桌对面的椅子,“坐下!”

    纪天宇依言坐好,含笑看着李学文,他的这一表现,让李学文心里发了毛。这个纪天宇究竟有什么倚仗,到了现在这般田地竟然还笑的如此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