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百三十八章 咬死不承认

    于天宏愣了一下,自己只是做了份内的事情而已,这个蓝董事长为什么要谢我呢?随即,明白了蓝倩所指为何!

    “蓝小姐,您客气了!我和纪老弟很投缘,若说我们是忘年之交也不为过,何况纪老弟还帮过我的大忙,我这所做的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蓝倩点了点头,“于队长,等到天宇和小茜订婚时,您一定要来捧场!我身体不适,不能远送,请见谅!”扭头对坐在自己身边的蓝茜说道,“小茜,替我送于队长!”

    于天宏知道,这是蓝倩变相的对自己道谢。若说蓝茜的订婚典礼,怎么轮也轮不到自己来出席啊!

    “家泽,事情不好了!”陈母带着几个女人风一般的刮到了陈家泽的办公室。

    “什么事?急火火的!”陈家泽不满的瞪了老婆一眼。自己就已经够闹心的了,公司的资金问题,儿子的老二问题,现在老婆又报丧似的跟自己叫着不好了!他妈的,就是有好事也会这乌鸦嘴念成坏事!

    “云亭出事了,!”

    “我知道云亭出事了!现在还在医院呢!又怎么了?”儿子的那折断了真的不在自己的预料之内,眼下只能先救治着,待他外伤好些后,再到更好的专科医院去进行手术恢复吧!

    “不是这个事!是蓝倩那个臭丫头竟然报了警,警方已经立案了!若不是云亭的伤势很重,需要住院,警察怕是早把云亭抓起来了!”

    听到老婆的话后,陈家泽的脸色凝重起来,蓝倩会报警还真是大了自己所料。

    “只要云亭咬死不承认,警察又能如何?”陈家泽咬了咬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事情怎么都凑一起了呢?

    “别想美事了,刚才在警察局里,听他们的意思,他们掌握的证据足以判定云亭绑架行为成立!而那个纪天宇却是什么事情也没有!”陈母恨恨的捶了沙发一拳。

    陈家泽紧皱着眉头,“蓝倩怎么可能就报了警了呢?”出了这种事情,本身又没有什么伤害造成,蓝倩应该是三缄其口的啊,怎么还会主动的抖落了出来呢?

    “你还说,要不是你给云亭出的馊主意,他能去绑架蓝倩吗?不绑架蓝倩能伤成这样吗?”看着先生愁眉不展,沉思不已,再想起儿子的伤,陈母心头火起,把积压在心里的火气瞬间发泄了出来。

    “我让他抢的人是蓝茜!谁知道他没头没脑的就把蓝倩绑了去!你怨我?我还不是为了他好,为了陈家好!若是陈家没有危机,我会让他去做这样的事情吗?”陈家泽也觉得委屈,自己的儿子老二折了,自己也心疼。这婆娘却把全部的不是都推到了自己的身上?

    “陈家好好的,用云亭做什么?”陈母不满先生的说辞。

    “陈家好好的?你除了吃,喝,玩,乐。打麻将,做美容,去包小白脸,你还知道什么?”陈家泽也撕破了脸,把老婆见不得人的事都抖了出来。“陈氏现在就剩下个空壳子了,倒闭破产随时都可能发生!看陈氏破产后,你还拿什么去养小白脸?”

    陈母没想到先生对自己的事情知道的一清二楚,脸上一片惊惶。

    “家泽……”陈母怯怯的叫着先生。

    “我现在没时间理会你的破事,一大堆正经事我还做不过来呢,哪有闲心管你?”陈家泽哼了老婆一声。

    “我打电话问问李学文,现在是怎么个具体情况?我们陈家可经不起这样一波攻击。如果这事情闹开了,我们陈氏必倒无疑!”陈家泽抓起电话。

    “家泽,你给市里的领导们打个电话,让他们帮着斡旋斡旋!”见先生真的没有跟自己算这出轨的烂帐,平复了下心情,陈母给先生出着主意。

    “那帮家伙,我们陈氏的情况,他们了如指掌,怎么可能还为了我们一个即将破产的公司,去得罪如日中天的蓝氏呢?人情冷暖,这个时候自然而知。不用指望这些平时吃惯了我们血肉的白眼狼们!”陈家泽的话音里带着浓浓的失落,一股日落西山的悲凉从心底涌了上来。

    “李局长,我是陈家泽……”

    ……

    看着颓然放下电话的先生,陈母忙问道,“家泽,李学文怎么说的?”

    “情况非常糟糕,蓝倩把所有的证据全部收集了起来,条条证据都可以指定云亭的绑架事实。”

    “那怎么办?”此时的陈母没了高傲的姿态,慌乱的询问着先生。

    “现在,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去求蓝倩不要对云亭起诉!”

    “她会答应吗?”

    “我也不知道!但是不去试试,我们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陈家泽叹息着。

    “那个纪天宇呢?”陈母对纪天宇始终耿耿于怀。

    “你儿子绑架在先,你还想要怎么追究人家的责任?警方现在已经为纪天宇定性为见义勇为了!”对于这一点陈家泽也咽不下这口气。可是情势比人强,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纪天宇悠游在事态之外,风光无限的顶着见义勇为的头衔。

    当晚,陈家老爷子带着陈家泽夫妇以及二儿子,三儿子,一同造访了蓝家!

    “老伙计,你怎么想起上我这狗窝来了?”蓝肇天哈哈大笑,拍着老友的肩膀。热情的拉着陈永信在客厅里坐下。

    “老哥哥,我今天是来求你来的!”陈永亮苦着一张老脸,拉着蓝肇天的手,带着一丝乞求。

    “老伙计,什么事?丑话我可说在前面啊,要是公司的事,你就别和我说了!你也知道,现在我是甩手掌柜的,公司的事务全由小倩一手打理,她也不容许我再插手公司的事务!我啊,挂着总裁的头衔,实际半点权利也没有。完全被这丫头架空夺了大权!”蓝肇天生怕老友是来求自己帮他们公司的事。自己若是应了,蓝倩定然不会买自己的帐。还不如一开始就把话说明了,也省得大家都尴尬。

    “这我知道!今天来求你的不是公司的事!是关于云亭这孩子!”陈永信思量了半晌,才开口说道。想当年自己现蓝肇天一同从无到有创业,打下了诺大的家业。人家儿子挑不起家族的事业,却生了个精明的女儿。

    反观自己呢,儿子个个都在公司里任职,却是没有一个是真正的经商人才,儿子不济,孙子更是不济,一代不如一代,现在竟然闹出了这等丑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