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百四十章 用命换来的钱

    “世交?你们陈家想过我们两家是世交吗?”蓝茜美目一瞪,“你们若是还记得我们是世交,你们还会暗地里拆我们蓝氏的墙角吗?曼尔公司的事,你们忘了吗?你们若是还记得我们是世交的话,还会下黑手暗算我们姐妹吗?狼子野心,还敢在这大谈世交情谊?”

    陈家泽不敢看向瞪视着自己的父亲,只得继续好言好语的与蓝茜打着商量。

    “你们背着我还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陈永信没想到这里还牵扯到公司的事情。自己这几个不争气的子孙们到底在背地里都做了什么?

    “爸,其它事情我们回家,再和您解释!”陈家泽低声对父亲说道。

    “气死我了,你们这些忤逆子孙!”陈永信抚着胸口,靠在沙发里。

    “爸,您您的心脏不好,别动气啊!”陈家泽劝着父亲。

    “小茜,你就看在你陈爷爷的面子上,饶了云亭这一回吧!”陈母对公公的怒火视而不见,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老太爷,而是蓝家对陈云亭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

    尽管气恼儿孙们的不争气,但在眼下,陈永信还是得为孙子说上几句好话。“小茜,你就看在陈爷爷这把老骨头的份上,饶了云亭这混小子吧!”

    蓝茜依然沉着脸,听到陈永信的话话,脸上浮现了一丝动摇。

    见到蓝茜的表情,陈永信忙对着蓝肇天看了过去。却不想蓝肇天在看到自己的眼神后竟然别过了脑袋,不再看向自己。陈永信一阵苦笑,知道老友是在怪自己没有说实话,更是气恼陈云亭对蓝倩下了那种歹毒的催/情药品。

    “老哥哥……”不得已,陈永信只得出声相求。

    蓝肇天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老朋友,年纪一大把了,还要为儿孙的事情来求一个晚辈。这也是够憋屈人的了。

    “小茜,你就看在你陈爷爷的面子上,放过陈家小子这一回吧!”蓝肇天也出面帮陈云亭求起了情。

    蓝茜为难的看了看陈永信,又看了看爷爷。陈母一看蓝茜的就表情就知道有回寰的余地,忙又打起了悲情牌。“小茜,婶婶这里求你了!我就云亭这一个儿子,要是云亭出了事,我可怎么活?”

    “你们应该感谢天宇出现的及时,才使我姐姐平安无事!现在看在爷爷和陈爷爷的面子上,暂不对陈云亭追究法律责任了!”蓝茜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般,沉吟半晌才如是说道。

    陈家人连声道谢。感谢纪天宇?陈家人在心里恨纪天宇恨到了想吃了他的肉,喝了他的血!若不是出了纪天宇这个程咬金,现在坐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的人就是你们蓝家人!只是这么一点点的小意外,就改变了整个事情的结局。本来胜券在握的陈家人落到了如此田地,怎么会不恨纪天宇的多事呢?真是一招棋差,满盘皆输!

    “不过有一点,你们陈氏必须得答应!”蓝茜话锋一转,

    “什么事,小茜,你说!”陈家泽别无选择,只能接招。

    “你们宏发集团必须把我们蓝氏的八千万挪用资金归还回来!”

    “小茜,我们现在确实奖金周转不开,再容我们一阵子!”眼下陈家哪来的八千万还给蓝氏啊。

    “这是我的底线!私事我们还可以论论私交,谈谈感情。公司的事,必须公事公办!你们做的到,我和姐姐可以看到陈爷爷和爷爷相交多年的份上,不再追究陈云亭的责任。如果做不到,我们刚才说的话就完全作废!”

    陈家人没有想到,蓝茜竟然趁着这个机会来威胁陈家还款。

    “小茜,陈氏的情况你也应该有所了解,我们确实拿不出来那么多流动资金啊?”陈家泽还在做着垂死挣扎。

    “蓝氏不是慈善机构,陈氏的危机不是我们所需要了解和关心的!如果你们确实拿不出来这笔钱,那我们也不催着要了!”听到蓝茜的话,陈家人脸上俱是一喜。看来这个小丫头也不是那么可恶嘛。

    “我想法庭会有公正的裁决。也会有人替我们去催缴这笔欠款!”

    蓝茜轻描淡写的说着,仿佛这只是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问题,而不是关系一个集团公司命运的谈话。

    若是把事情弄上了法庭,走了法律程序,那陈家还有可能再翻身吗?唯恐开下不乱的人大有人在,那样一来,一直都在狂跌不已的股票就更得跌停板。陈氏就彻底完了。

    “好,蓝茜,我们答应你的要求。”陈家泽沮丧的回答道。

    在这出戏码中,最大的阴谋家,陈家一败涂地,而纪天宇这个事外之人,竟然成了最大的赢家。

    依照蓝倩的意思,整件事情并没有惊动外界媒体。作为解救蓝氏集团董事长的纪天宇,公安部门授予了见义勇为的称号,并且给了二万元见义勇为的奖金。虽然数目并不算大,但相对比其他见义勇为者却要多上一些。

    处理好这次意外,纪天宇赶到医院去看爸爸,妈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自己不在的期间,代书萍在下班后,一直守在医院照顾着纪大海夫妇。对此,纪天宇在心里非常感激代书萍。

    一早,纪天宇刚到了医院不久,病房内就来了一群不速之客。

    “他纪叔,纪婶子!”李婶和一帮女人带着些新买来的苹果香蕉进了病房,本就不算宽敞的病房立时拥挤了起来。

    “李嫂,你们来了就好,还买什么东西呢?”精神明显要比昨天好上一些的朱桂琴招呼着这些老邻居。

    几个人挨着坐在了朱桂琴的床边。“他婶子,真是没想到你和他纪叔会遇到这样的事!”李婶一副大出意外的样子,“那些混蛋来没来给个说法?”

    “来了,赔了我们医药费和家具损失费十万块!”朱桂琴虽然不想说,但是若是自己真的不说,这几个长舌头的女人还不一定会回去传自己家的什么事呢!

    “十万?”李婶一愣,“这么多!不过啊,他婶子,这钱可是你和他叔拿命换来的啊!真是不容易啊!”朱桂琴僵着笑脸,这个女人是来看望自己还是给自己添堵来的?

    李婶边说边瞟了靠在窗边的纪天宇一眼。“天宇啊,不是婶子说你,以后你可得给你爸妈省点心,虽然学习成绩不好,但咱也不能跟社会上那些小混混学啊?你看看你爸妈为你伤成什么样了?”

    虽然纪天宇对这个李婶有些不感冒,但,父母因为自己的事被伤成这样一直是纪天宇心里的芥蒂。如今李婶又提起来,纪天宇的脸色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