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百四十四章 寻宝

    回家的路上……

    “天宇,我们电视台开了档寻宝类的节目。台里领导已经指定我是主持人了,明天就开始录制。我头一次当主持人,还真是有些紧张,天宇,明天你要是没什么事的话去陪我吧!”代书萍对走在身边的纪天宇说道。言语中带着一丝情侣间的撒娇的意味。

    “好的,反正医院这里也不需要我守在这了。书萍姐,今晚上别回家了,还去我家吧!”纪天宇腆着脸,凑到了代书萍身边,讨好的询问着。

    一想到那晚纪天宇的放肆,代书萍的脸腾的红了起来,斜着一双美目瞟了纪天宇一眼。“还想让姐去你家任由你欺负是不是?”

    纪天宇讪讪的笑着,自己的小心思被人家当面戳破,尴尬的把身子又退了回来,“我哪能欺负你呢!喜欢你还怕来不及呢,!”

    代书萍撇了纪天宇一眼,他这家伙的小心思自己还不知道?

    “书萍姐,你们电视台也开了寻宝的节目了?”纪天宇看着代书萍的表情,不自然的转换了话题。

    “是啊,现在的这类的节目收视率不错。台里领导们就决定也开了这么档子节目。”代书萍也不再撇他了。

    “那你当了主持人就比当记者要强多了,不用成天的在外面跑新闻了!“纪天宇也觉得一个女孩这么在外面跑着新闻,接触着不同的人们,太辛苦也太不安全。毕竟代书萍的容貌,身材很容易引起男人的犯罪感。

    “也不能算是正式的主持人,毕竟这种节目不似新闻类的天天都有节目可以上播。平时还是要跑跑新闻的。这次台里请了本市最有名气的几位收藏鉴定专家来当节目嘉宾,天宇,你正好也去看看热闹。”

    现在这类关于古董收藏类的节目正值风靡,滨海市电视台的领导们,观察了番,觉得在滨海这样的城市,文化底蕴还算丰厚的地方,应该散落在民间和个人手中的文物古董也有不少,遂起意也开这么一档子的节目。

    关于代书萍的作主持人的事,就很简单,台里比代书萍更青春,更漂亮,更上镜的女孩一个都没有。讲究收视率的今天,主持人能拉住观众的眼球,也是一种提高收视率的方法之一。毕竟,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喜欢看一个养眼的主持人,而不是一个语言水平超高,但长得极端恐龙的主持人。

    次日一早,代书萍就和纪天宇来到了录制节目的摄影场地。距离正式开录还有一段时间,但此时,摄影棚内的观众席上已经坐满了人们。大多都手里捧着自己报名了宝贝,也有一些是纯粹来看热闹,想万一人品爆发捡个漏的人,这样的人也占了一定的比例。

    代书萍交代了场内的工作人员,帮纪天宇安排了个靠前的座位,自己就匆匆的进了后台。

    “同志,你这次带来的是什么宝物?”闲着也无事的人们开始了捉对聊天。

    “我带的是家传的一张古画。”说着,抬了抬手里的画轴。外面套着一层布罩。

    “要是名人古画,那就值钱了!”旁边有人接口道。

    “你带来的是什么?”这个被问的人回问了刚才的人。看他捧着个不大的手提箱,小心翼翼的样子,不由的也好奇的问道。

    “钧瓷壶!”这个人得意的说道。

    他这一句话,顿时让周围还在互相聊天的人们静了下来,。今天能来到这里的人,或多或少的都是对古玩这一行有所了解的。

    钧瓷在这些人心里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

    “新瓷还是旧瓷?”

    “我找了一些懂行的朋友给看了,都说是宋瓷!”这人说话的语气更加得意。

    “宋瓷?”周围的人们一片咏叹。真品的宋代钧瓷,那得值多少钱啊?此时的人们,大概只有纪天宇是唯一的外行人了,看着一个个惊叹不已的模样,纪天宇就知道这个人说的什么钧瓷一定是件了不得宝贝,如若不然,这些人不会这么吃惊。还带着羡慕。

    “老兄,那这次的海选,你的宝贝一定能入选了。再上了电视,一准能卖个好价钱。”

    “是啊,兄台,先把宝贝拿出来,让我们大家过过眼,真正的钧瓷,我们可是没有什么机会看到呢?”有人提议着,这些玩古玩的,对于好的宝贝那都是恨不得多看上两眼,最好是能揽到自己怀里,抱回家,搂着睡觉。

    “这……?”这人迟疑了下,自己好不容易捡个大漏才淘来的宝贝,要是让哪个人不小心的碰坏了,自己还不得心疼死?

    “兄台,我们只看不动就是了,你这么值钱的宝贝,我们可是不敢乱动的。”其中一人看出了端倪,主动开口保证道。

    “是啊!是啊!”一片附和声随之响起。

    想了想,林铮把自己的小手提箱轻轻的打了开来,众人抻着脖子,把坐在中间的林铮围了起来。而坐在林铮身边的纪天宇就方便了好多,略一偏身子就看到了林铮箱中的宝贝。一个三四十公分的小壶安静的躺在了泡沫板当中。紫色中透亮,隐隐中透着一股莹光。

    纪天宇这个外行不会看门道,看着热闹也觉得这东西好看。值不值钱自己倒是看不出来。

    这时,围观的人看法就不一了,有说是宋瓷的,有说是新瓷仿的古瓷。

    林铮一听有人说自己的宝贝是新瓷,不由的不满起来,小心的抱出了自己的宝贝,把底部露给了大家,“你们看看这底足,这颜色,这质地,是现代的吗?”

    众人顺着林铮的手指得。看了看,这个钧瓷的足底部裸胎,深黄色的胎质展露在面前。对于钧瓷的基本常识,这些爱好古玩的人们还是有些了解的。古瓷有价无市,但新瓷价钱还是让这些收藏的人们可以承受的。能玩的起收藏的,哪个不是都有些身家的。

    大家又争相看了看釉色,“看样子,应该是宋瓷!”

    “不像是宋瓷!”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沉吟了半晌,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只凭感觉就不太像,兄弟,你这东西卖不?我看着还挺喜欢,你要是卖的话,我出15万!”

    本来还神色不豫的林铮,突然笑了,小样,还来这蒙我来了!要是新瓷,你能花十五万来买?想捡漏也没这么拙劣的手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