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一百四十七章 这确实是新品

    “书萍姐,你在这等我,我去取钱。”林铮一见纪天宇没有现金,正怕他反悔,借机溜走,却不想他把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押在自己这里,这一来,林铮的心踏实了不少。

    “天宇,你没看到周老师和石老师的表情吗?”代书萍在看到纪天宇点了头后,气就更不打一处来,“既然看到了,还要花钱去买那个不值钱的东西?现在好了,把这七千块的物件摆在屋里吧!”

    “我可不摆它。要是一不小心碰着了,不是白花钱了!”纪天宇反驳道。“回家上网把它拍了!”

    “你以为大家都像你似的,知道是新瓷还肯花钱来买啊?”代书萍不满的白了纪天宇一眼。

    被她含嗔的美目一瞪,纪天宇的心里又痒了起来。

    “书萍姐,去我家坐会呗?”纪天宇拉过代书萍的手,商量着问道。

    代书萍用眼神勾了纪天宇一下,“叫我去做什么?你是不是又没安什么好心眼,想要欺负姐?”

    “我怎么会欺负你呢?我只是想你了!”纪天宇凑到代书萍跟前,小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道。

    代书萍嗔了纪天宇一眼,“你啊,就会哄姐!”把自己的小手从纪天宇的大手中抽了出来,“先放手,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

    “那一会回家你得让我抱你!”纪天宇借机讨价还价。

    “亏你说得出口。羞不羞啊?”代书萍笑骂了纪天宇一句。

    “我喜欢你,抱抱你。有什么害羞!”纪天宇不以为意的撇了下嘴。“我又没做什么实在的事情!”

    代书萍听到纪天宇最后嘀咕的话时,粉面上飞了一抹红,“你还想做什么实在的?姐衣服都让你脱了,你还想做什么?”

    “小裤不是还给你穿的吗?哪有都脱了?你要是这么诬陷我,回家我可要一并都脱了,一件也不给你留了!”

    听到纪天宇说的露骨,代书萍小心的看了看四周,还好,身边并没有什么闲杂人等,这话要是让其他人听去,自己还怎么出来见人啊!

    “什么话你都敢说?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代书萍手上施力,在纪天宇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手臂上一阵疼痛,纪天宇讨饶道,“好了,书萍姐,我不说就是了。但是,今晚你得去我家!”

    代书萍看着纪天宇大有你不同意,我就继续的姿态,不由的无奈的点了点头。“好,我去,不过你可不能像那天晚上那样欺负姐,听到没?”

    纪天宇见达成了目的,对代书萍的话自然是充耳不闻。满意的闭上嘴巴不再用语言引诱她了。

    工作人员都散了场,代书萍与纪天宇出了会场,刚走到电视台的大门口就看到周廷财和石峰正打算上车离开。

    纪天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原来这两位专家还没有离开,看来自己可以省了一番功夫了。

    “周老师,石老师,请等一下!”纪天宇忽然出声叫住了欲抬腿上车的二人。

    听到有人叫自己,周石二人站定身,回头一看,原来是这个栏目的主持人和她弟弟。

    “小代啊!有事吗?”周廷财和蔼的对着代书萍笑了笑。虽然自己已经过了不惑之年,但是面对这么漂亮的女孩,还是忍不住的起了爱美之心。

    在这个行业里,自己也算是有名气的人物,自己见过的女人何其多也,但真正像代书萍这样漂亮,气质脱俗的女孩,自己还是没发现几个。

    代书萍一愣,不知纪天宇叫住二人是何用意,但是,反应过来的她,忙挂起笑脸,对着二人走了过去。

    “周老师,石老师,我想请教二位点事情!”及至二人面前,纪天宇不待代书萍讲话,就率先对着站在车门口的二说道。

    周,石二人看了眼纪天宇提在手里的手提箱,“小伙子,你想要知道什么问题?”从纪天宇的盲目收购来看,就知道他是个根本不懂行的外行人。若不是看在代书萍的面子上,二人早已经上了车扬长而去了。

    “二位老师若是不忙,可否借一步说话。”纪天宇拉开架式,大有长谈一番的意思。

    “小伙子,我们还有事情,怕是没有多少时间,这样吧,你长话短说。”周廷财想了想,对代书萍和纪天宇说道。“我们就这样站在这里也不太好看,这样吧,小代你和你弟弟也上车来,我们到车上聊聊。”

    说着拉开了车门,对代书萍作了个请的手势。

    代书萍笑了笑,**轻抬上了车后座。周廷财和石峰还算绅士的都上了前座。四人坐定。

    “小伙子,你有什么事?”石峰对纪天宇问道。

    “周老师,石老师,你们再看看这件东西!”说着,打开了自己手里的手提箱。

    “不用看了,小伙子,我们二人可以用名誉给你担保,这绝对是新品!”石峰对纪天宇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再拿出来了。

    “我当然相信二位老师的眼力,但是,我还是想让二位老师看看!”纪天宇执拗的把金奖从手提箱里拿了出来,递到二人面前。

    脾气一向不好的石峰脸色沉了下来,这个小伙子什么意思啊?自己的眼力还会看错吗?自己和老周都已经用名誉担保了,他还这样纠缠?

    周廷财自然是知道老友的脾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头。示意他不要发火。自己则从纪天宇的手中接了过来。这件瓷器,自己可以用项上人头作保,绝对是新品,可这个小伙子为什么就非要让自己再看看?难道他还希望自己能把它判定成旧瓷吗?

    眼光再次的从手中的这件玉壶春上扫过。“小伙子,这确实是新品!”礼貌的把手中的瓷器递还给了纪天宇。若不是自己的脾气温和,换作石头怕是也早就开车走人,哪里还能这么和颜悦色的对他说话。

    “周老师,我也知道这是新瓷。我给您看也不是想让您把它鉴定为旧瓷。”纪天宇和煦的一笑,慢条斯理的说道。

    周廷财一挑眉头,“既然你也知道这是新瓷,为什么还要我们去看呢?就你手里的这件东西虽然说品相还不错,但是,也不值八千这数。”

    “您说的对,虽然钧瓷里有‘红为贵,紫为最’的说法。但是它是新瓷这一身份就把它的价值降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