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二百十四章 继母

    “陈氏现在面临破产!我们都来催要贷款,你们无力偿还,最后只能落得我们双方都有损失,并且是不可能有弥补的损失!可是如果我能扶持着你们度过这次难关,让陈氏再次崛起,那里,我们就是双赢!这样的事情,我为什么不做呢?”

    混迹了商场这么多年,又经过了这阵子非人的处境,陈家泽已经看透了人情,对车行长所说的只是一笑了之。

    “车行长,所有的人都视我们陈氏必死无疑,你这样做不是冒险吗?”

    “我用我的前途来押陈氏的复兴!”

    陈家泽定定的看着车行长,“您说,什么条件?”

    “我喜欢聪明人!”车行长笑了,“我的要求不多,只有一个,那就是你要把纪天宇整死,!”

    陈家泽在听到车行长提到纪天宇时,不由一愣,他没有想到,会在这个人的嘴里听到纪天宇的名字!虽然陈氏有了今天的结局不是纪天宇一手造成的,但是,如果没有了他的掺合,也许陈氏不会衰落的如此之快。再者,自己唯一的儿子还与纪天宇有着断根之仇。可以这么说,陈家与纪天宇有着天大的仇怨。

    看来,这个车行长也是与纪天宇结了仇!才会主动要求放贷款给陈氏!

    “怎么?陈总不肯答应车某的条件吗?”看着陈家泽沉吟不语,车行长疑问道。

    在自己看来,对付一个纪天宇,却要花上上亿的钱,还真是一桩赔大发了买卖!就凭着纪天宇那个刚刚注册了的小公司,才一百万的注册资金!怎么就需要弄出这么大动静来呢?车行长心里极度纳闷!

    他当然不知道彭玉志的想法,在彭玉志的心里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要陈家出头对付纪天宇需要花多大的成本!一个亿?十个亿?那不过是一串数字而已!钱不是自己的,掏出去多少自己也不会心疼!就算这掏出去的钱全部收不回来,那责任也有姓车的去领,与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

    在彭玉志的心里,自己只要一个结果,也只想看到这个结果——那就是让纪天宇死!传出多大代价都在所不惜,尤其还是这代价不用他自己出时,他还会顾忌什么?

    “我答应!”陈家泽不再思考,爽快的答应了车行长的要求。弄死一个与陈家有着深仇大恨的纪天宇,换来陈家的重新兴旺,陈家泽没有理由不答应!

    二人以国家的钱达成了协议,相谈甚欢,陈家泽喜气洋洋的送走了车行长。回来时,把高秘书拽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咔嚓”一声上锁后,陈家泽迅速的扒光了高秘书的衣服……

    “陈总,您这是怎么了?”高秘书虽然疑问,但还是配合着陈家泽的动作。

    “宝贝儿,陈氏有救了!”陈家泽确实是太兴奋了,竟然叫了高秘书宝贝儿。

    男人在悲伤,痛苦,压抑,兴奋,激动等极端的情绪中,如果条件许可的话,很多人会选择像陈家泽这样的发泄方式。

    纪天宇却是不知自己又成了别人算计的对象!

    因为办好了公司的执照问题,纪天宇心情很不错,高兴的来到了顾静雯家的楼下。这是一个中高档的住宅小区,并没有想像中森严的保安戒备着。

    按通了单元门口的通话器,告知岑寒凝自己来了!待纪天宇上了楼,就看到俏生生站在门口处等着自己的岑寒凝了。

    “纪天宇,你来的可真慢!我小姨打电话给我说你会来陪我,我就开始数着秒针等你来!真是的!害我等了这么久!”一见面,岑寒凝就开始数落纪天宇来的迟了,让自己久等了。

    “我出去办了点事!这不一办完,就过来了!我中间连口水都没喝,你大小姐还嫌我慢?”或许是因为年龄相当的关系,纪天宇见了这个小丫头就没有陌生感。

    “想喝多少水?我家有!”寒凝让开身,让纪天宇进了屋。

    屋内的装饰都很素雅,与顾静雯的气质很贴近。纪天宇张眼四处观望着。

    “随便看看吧!我小姨要来滨海时,家里就为我们挑好了房子,等我来时,就已经装修好了!”岑寒凝关上门,对纪天宇说道。

    三室一厅的格局,显得很是宽敞。再加上素净的装修风格,更显得雅致。

    听了主人的话,纪天宇开始在屋内到处走动看着,

    趁着纪天宇在四处走动的空档,岑寒凝为纪天宇倒了杯水,“喏,你不是渴了吗?”

    纪天宇没想到自己随口那么一说,这个小丫头就当了真。

    “谢谢!”纪天宇接过杯子。“你身体没事了吗?”

    “没事了!我还真要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恐怕现在早化成灰了!”

    “你自己在家啊?你爸爸呢?”纪天宇状似随意的问道。在他进屋的时候,就发现玄关处的鞋柜里只有女式的鞋子。

    “我爸不在这!一直以来都是我跟小姨在一起生活。”岑寒凝也没有避讳纪天宇,闲聊着就把自己的家庭情况说给了纪天宇听。

    “你为什么管顾姨叫小姨啊?”对于岑寒凝的叫法,从第一次见面,纪天宇就已经发现了。

    “她不是我亲妈!继母!”岑寒凝说完后见纪天宇瞪着自己,“继母都不知道啊!后妈!这懂了没有?”

    “懂了!”纪天宇忙点头。自己会连什么是继母都不知道吗?这丫头明明是在开自己的玩笑。“我看你们感觉很好,不像是继母继女的关系呢?”

    “那倒是,我从小就跟在小姨身边长大的。我妈在我三岁的时候就死了!然后我爸就娶了我小姨。我就是跟着小姨一起生活。一年啊,都难得看到我爸几次面。”听得出来岑寒凝对自己父亲颇有怨言。

    “你爸爸常年不跟你们在一起生活啊?”平时纪天宇不是一个喜欢探询他人家庭秘密的人,但是今天,顾静雯给自己带来了莫大的冲击。这让他非常想知道,一个结了婚,有了老公的女人怎么还会被自己的钢笔所认可,并且获得到能量的!

    “公司在海外的事务全是我爸爸在处理,所以就很少回家和我们在一起。”岑寒凝有点落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