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二百十九章 女孩怎么能翻男人的裤兜呢

    “你不应该叫我大姐大吗?”岑寒凝看到沙亮那一脸的横丝肉,却没有丝毫的惧怕。真不知该说这小妮子胆子大还是神经粗。

    “什么?大姐大?”沙亮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怀疑自己听错了,好看的小说:。

    “是啊!你想啊,我大哥是你们的老大,我是他妹妹,你们是不是得叫我大姐大?”岑寒凝一本正经的和沙亮解释着。

    “不是……”沙亮苦着脸看着站在一边明显是看戏的纪天宇,见他这个老大没有丝毫要替自己解围的意思后,期期艾艾的接着说道,“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规矩!只有老大,没有大姐大!不过,我们这里可以有大嫂!这个可以!要不你试试这个位置?”

    纪天宇的目光如剑一般射向了沙亮,这个家伙是欠揍了,自己都说了,寒凝是自己的妹妹,他还胡说八道。

    “那算了吧!我有大嫂了!”寒凝瘪了瘪嘴,下一刻似乎想到了什么,凑到了沙亮跟前,小声的问道,“我大嫂那叫漂亮,人美,气质也好!哎,老头,你见过我大嫂没有?”

    沙亮傻愣的看着眼前那忽闪着大眼睛的小姑娘,脸黑的像是涂了炭灰,老头?自己有那么老吗?三十二岁就让人家叫老头?

    纪天宇看到沙亮吃瘪的样子,心情好的不得了!臭家伙,让你没事到处瞎说话,这次撞到铁板了吧!

    “寒凝,到哥这来,我们到处看看!”

    寒凝看了看黑着脸,拧着眉一脸痛苦的看着自己的沙亮,忙跑回了纪天宇身边,“哥,这个人是不是心脏不太好啊,你看他那样子,好像心脏病犯了?”

    “他没有心脏病,现在大概是心绞痛发作了!不用理他,一会就好!”纪天宇故意说的很大声,所有的兄弟们全听到了这话。再看看沙亮那表情,哄的一声,众人顿时笑开了。能看到彪悍的亮哥吃瘪也算是一件乐事。

    “笑什么笑?滚蛋!该干嘛干嘛去!再呆在这,看我怎么收拾你们?”骂完这些看笑话的家伙们,沙亮几步追上了纪天宇二人。

    恢复了正常的沙亮边走边为二人做着介绍,一路走来,吃过的服务员还小姐们,见到沙亮均恭敬的叫着“亮哥”,越往上走,认识纪天宇的越少,甚至到了没有人认识纪天宇的地步。

    自己的老大在,而这些人却只认得自己不识得老大,被人叫的浑身不自在的沙亮苦着脸看着纪天宇,“老大,这……”

    “这样的小事你也要计较,怎么做大事?”纪天宇拍了拍沙亮的肩头。

    沙亮这才释然,纪天宇是个很不同的人,并不像其他的老大们,容不得自己手下人风头盖过自己。正是这样的纪天宇,才更让自己以及沙帮所有兄弟们的认可。

    相比于其他帮会的老大们,只会坐享打天下兄弟们的血汗,纪天宇这个老大当的就憋屈的多,既要劳心劳神,还要出人出力,自从当了这个老大后,不但没有半刻的清闲,反而被帮会的事情缠了身。

    “哥,这不是洗浴中心吗?怎么还有餐厅呢?”岑寒凝问道,看着这占了整整半个楼层的餐厅,纪天宇也纳闷了。

    “沙亮,这……”这么大面积的餐厅,比起外面一般的酒店的面积还要大上许多。这里是洗浴中心,开这么大的餐厅谁来吃?

    “老大,这是我们皇天的新项目,别看现在没多少人,可是到了晚上,这里的人可是很多,有些人根本找不到座位,一些开着包房的客人都是叫服务生把点好的餐送到房间里面去的。”

    “看来皇天的生意还不错!”

    “在我们滨海,皇天都是数得上的洗浴中心。在西区这一片,那皇天可以算是最好的洗浴中心!”沙亮尽力的为纪天宇解释。

    “这么说来,我要盘下这里,还是一个不错的决定呢!”

    “老大,我们开了公司,还要盘下皇天?”沙亮问道。

    “我答应人家秦老板,既然说好一个星期之内给答复,自然要努力做到这一点。公司开了,也只能调过去一些兄弟而已,剩下的兄弟们呢?再说了,这里既然是赚钱的,我们为什么不能盘下它?”

    “老大,钱呢?我是不太懂商业的东西,但我知道,你办了公司,那是需要钱的,招标没有钱人家会把工程发给我们吗?现在还在盘下这里,老大,为我们兄弟你背负了这么多,可我们做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奔波,却帮不上任何的忙!”沙亮正色看着纪天宇,“老大,其实兄弟没有太多的奢求,像现在这样,就已经很满意了!现在又开了公司,兄弟更有保障了!这里就不要了吧!盘下它还得好几百万!有这些钱,我们都投到公司里,不是更好吗?”

    “兄弟们认我做了老大,唯我马首是瞻,我没有理由不管兄弟们。如果我做不到,那我自然不会强出头!如果我还可以,有能力多为兄弟们谋求些保障,我就应该去做!只因为你们都叫我一声:老大!”

    沙亮眼里有了些许水雾,“老大,这都是我的自私!如果不是我强行拉着你当上这个老大,你怎么会有这么多操心的事要做?”沙亮努力的眨着那一双环眼,希望能眨掉眼睛里的水气。

    “说这些做什么?我们是兄弟!兄弟是做什么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老大不是更得多分担些责任吗?好了,你别这样,会吓坏寒凝的!”纪天宇明白,像沙亮这种人,他可以穷凶极恶,可以无所不做,但是,他们同时也是一群真性情的人,为了义气可以牺牲生命也在所不惜。

    岑寒凝见沙亮眼中蕴泪的样子,忙在身上找纸巾,摸了半天才发现,自己今天的衣服没有兜,自然没有地方可以装纸巾。纪天宇不明所以的看着跑到自己面前的岑寒凝,在纪天宇迟疑的目光中,岑寒凝把小手伸进了纪天宇的裤兜里,摸了几下,然后转移阵地,又跑到另一面,这一次,终于让她翻出了战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