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二百二十章 点台,看景

    拿着从纪天宇裤兜里翻出的纸巾,寒凝抽出一张递到了沙亮的面前,“老头,你别哭啊!”见沙亮还傻愣着看着自己,岑寒凝主动伸出小手,为沙亮擦了擦眼睛。

    两个男人的目光在岑寒凝的头上交会,传达着同一种心情。

    纪天宇的大腿根部还残留着寒凝小手的余温。这是怎么了?男人的裤兜也可以女人随便来摸的吗?难道不知道那里是距离男人要塞部位最近的地方吗?这要是动作幅度稍微大一些,就会碰触到男人的那个地方啊!纪天宇感觉到自己被彻底打败了,这个小丫头还一脸的纯真,让自己想要为她上一堂男女有别的课程都觉得是在污染她的思想!

    而沙亮先是震惊岑寒凝的大胆举动,后来就是完全被小姑娘的动作吓到的。虽然自己自认不是太丑,但是过于有男人味的下场就是让一些胆小的女人对自己望而却步。更有甚者,有些女人会因为自己接近而吓得直哆嗦!可这个小丫头,竟然为自己擦眼泪?难道是自己这阵子变得和善了吗?

    现在沙亮不再计较岑寒凝叫自己老头了!与自己接近的女人除了跟自己在床上妖精打架外,哪有什么心思会理会自己的情绪?更逞论像岑寒凝这样为自己擦拭眼泪?从这个洋娃娃般的小丫头身上,感觉到了只在母亲身上才感觉得到的温情,好看的小说:。

    “我哪有哭?”沙亮回过神,虽然心里情绪起伏,但脸上还是做出凶恶的样子。

    “我知道你是让沙子迷了眼!”寒凝郑重的附和了沙亮的话。

    “对!对!”

    “老套!”岑寒凝白了沙亮一眼,“这借口早已经不新鲜了!”

    沙亮一愣,不新鲜你还帮我找借口?想那沙亮几时遇到过这样与他开玩笑的女孩子,哪里明白女孩的顽皮。

    纪天宇好笑的看着沙亮吃瘪的样子,“寒凝,别逗沙亮了,我们再逛逛!”

    沙亮看着岑寒凝的背影,纳闷她为什么就不害怕自己呢?

    看着不时从身边走过的双双对对的男女,纪天宇拉着还要多观看观看的岑寒凝离开了这里。这里是纪天宇唯一熟悉的地方,上次蓝倩就是在这里被自己救出,也是在这里有了自己与蓝倩的亲密关系。

    虽然在这里可以怀念自己的甜蜜,但却不适合寒凝这样的小姑娘在这里观察生活。

    看着岑寒凝兴奋的样子,纪天宇就已经后悔带她来这里进行所谓的参观了。洗浴中心,确实不适合未成年人出入。来往的男人有不少人已经对寒凝有了关注,若不是碍于沙亮在身侧,只怕已经有色/胆包天的家伙上来调/戏她了。

    见纪天宇和岑寒凝还要继续向上去,沙亮忙叫住了二人,“老大,我们下吧!”

    “老头,不是上面还有呢吗?”

    “上面是仓库,没什么可看的!”沙亮对纪天宇抽筋似的眨着眼睛。

    “你眼睛怎么了?”这么明显的动作寒凝想要注意不到都不行。沙亮的怪异举动不只是岑寒凝感到奇怪,就连纪天宇也没明白沙亮要向自己表达什么意思。

    沙亮见纪天宇不能意会自己的意思,只得继续自己出面,“上面是仓库,没什么可看的,我们下去吧!”

    “仓库?”寒凝疑问的看着沙亮,侧耳听了听,明明听到上面有人说话,并且偶尔还有人从自己身边走过,也没见他们手里拿着什么东西啊?

    “是,仓库!”沙亮对着纪天宇努着嘴,示意纪天宇下楼。

    看着他的表情,岑寒凝就知道这个家伙是在糊弄自己。“仓库正好,我还不知道仓库都是什么样子呢,正好看看!”说着,也不等纪天宇二人,独自跑上了楼。

    “老大,你……”沙亮对着纪天宇一阵叹气,这个老大也太呆了吧,自己就这么打着暗示,他都没明白!

    “到底怎么回事?”

    “楼上不能去啊!”沙亮跺了跺脚,“上面全是小姐,能让这小丫头上去吗?”

    小姐?纪天宇当然知道洗浴中心有小姐,但没想到这里竟然把小姐们聚在了一起?

    “小姐怎么都在这里了?”纪天宇问了一句,也没等沙亮回答就忙着追岑寒凝去了。

    “这样不便于客人挑选嘛!”沙亮也忙跟了上来,边走边对纪天宇解释道。

    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竟然还带这么干的?

    岑寒凝上了楼,看着那个展示厅般的台子,呆呆的看着。怎么这么多衣衫不整的女人在那里坐着,一个个的还对着下面的男人们抛着媚眼。

    “六号!我要六号!”一个男人对站在旁的服务生说道。

    “好嘞。六号,跟这位先生走!先生吧台结帐!”

    岑寒凝傻愣的看着那个挂着六号牌子的女人从台子上走了下来,把牌子交给了服务生,然后扭着腰,跟着那个男人搂抱着下了楼。

    这时,有人发现站在台下的岑寒凝,“这个嫩齿也是卖的吗?我要了!”色/欲薰心的人到处都有。

    服务生也发现了这个洋娃娃般的小姑娘,“先生,这不是我们这的小姐,可能是楼下的客人跑错了地方,您挑我们的小姐,模样一流,技术更是棒,保您满意。”

    服务生劝回了这个男人,而岑寒凝还不知道自己差点让人当小姐点了去。

    “八号,三十二号,我要了!”一个醉醺醺的声音响了起来。

    “先生,您已经点过两位小姐了,帐单还没结呢!不能再继续点了!”服务生忙跑过去。

    “我点我给钱!凭什么不让我点?”说话的男人也就二十七八的样子,瘦削的身材,一张长而窄的脸长得很有特色。醉眼迷/离,脚下不稳,原地来回错着脚步,但嗓门还是很响亮的,对着服务生大声叫嚷着。

    “先生,您刚点过了两位小姐,这又要点,我是怕您……”

    “你管我点多少小姐……我点了放房里看景……你管我……”这男人说话还真有点气人的劲头。

    “是!点多少是您的自由!但先请您把已经点走了的小姐的帐单结了,再回来继续点!”服务生翻了个白眼,对这个醉鬼客人不耐烦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