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二百二十二章 弃了小伙就老头

    沙亮骂了句,“臭老九,谁他妈的爱搭理你,一身泔水味。”道不同不相为谋,这话倒是一点不假。被董国勋扯住走不开,纪天宇只得坐了下来,“你喝多了,等酒醒了,我们再聊!”

    “我没醉,我心里什么都明白!”

    “你是大学的讲师?”

    “抬高我了,我就是一助教,好看的小说:!”董国勋摆着手,虽然在笑,但让纪天宇从他的笑容里面感受到了一丝苦涩。

    “助教也是老师!”纪天宇给了对方一个肯定的回答,“我倒是很好奇,你一个老师怎么会来这里,还找了好几个小姐?”

    纪天宇倒不是认为老师都是圣人,他知道,有些老师还不如沙亮这些混在道上的流氓!最起码,你看到这些流氓时,心里会生起警惕,但那些披着老师华丽光环的人渣们,借助人们尊重师道,尊敬老师的观念,而做出很多比流氓还要流氓的事情。

    虽然那些人骨子里是流氓,但是,他们不会把流氓本质赤/裸/裸的呈现在世人面前,当然更不会像这个董国勋,来到这里,吃了,喝了,开了房,叫上好几个小姐,明面上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一个粗人娶老婆,那是为了传宗接代。知识分子娶老婆,那是感情到位。粗人搂着女人,那是发泄。文化人干着同样的事,那就得叫灵/肉合一!

    “女人啊,那就是养不熟,喂不饱的白眼狼!越是看着端庄,看着正派的女人,越不是东西。小姐是下/贱,但是人家没标榜自己是贞良淑女。下/贱,就是下/贱,比起那些明明下/贱,还要装着高贵的女人强上百倍!”董国勋没理会纪天宇的问题,而是自己独自批判起女人来。

    这个喝醉了酒的家伙,光顾着发泄自己的情绪,并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个与他性别不同的人类。

    “喂,就你这样的人还能当老师啊?好学生也得让你带坏了!女人哪惹着你了?你骂女人,你妈不是女人?还是你姐姐,你奶奶,你阿姨,你姑妈不是女人?”岑寒凝听到董国勋磨磨叽叽的数落着女人不好,上前一步,指着董国勋的鼻子开始教训起他来。

    “呃?”董国勋极力把视线对正了岑寒凝,看了半天,“原来你是女的啊!没事,我没说你,你离女人还远着呢!”

    寒凝这小丫头最听不得就是别人说她小!这个董国勋不知内情,正好踩在了雷区里。

    纪天宇看着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的岑寒凝,忙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小妹,别跟一个酒鬼一般见识,哥有事要和他说,听话!”

    又瞪了董国勋一眼,寒凝重重的坐在了纪天宇的身边,但这次,却是看也不看董国勋一眼。

    “女人还是有好的,不全是你说的那样!”纪天宇转向了董国勋,又和他搭起话。

    “好的?我处了四年的女朋友,现在甩了我,跟了一个副教授!好女人?四年的感情都敌不过一个副教授的诱惑,你还能让我相信有好女人?”

    纪天宇听明白了一些,原来这个家伙是被女朋友甩了!

    “可以说说吗?或许说出来会心里会好受些!”看来这个家伙还真是有点故事,并且是带点悲剧色彩的故事。

    “兄弟,你还没女朋友吧?等你处了女朋友你就知道了,女人有多狼?她吃着你的,喝着你的,最后看到好的男人,甩了你还要狠狠的辱骂你!”

    纪天宇微笑不语,继续等着他说下去。

    “他妈的,我干了三年多助教,该死的学校就是不肯给我升级!本来还对能留校很自豪的,却不想过了这几年,人家混了社会的同学,就是在小工地混个技术员也比我挣的工资多。我那个女朋友,嫌我级别低,跟了我们系的一个副教授!”董国勋恨恨的拍着大腿,“你跟别人也就算了,竟然就在我眼皮底下找了个老男人!在那个男人面前还指着我鼻子,说我,找个农村女人来当老婆正好!就算我这模样,就算拿着钱,小姐都不会跟我!我怎么了?我怎么就拿着钱,小姐都不会理我?我还就不信这邪了,我就来找小姐给她看看,老子有钱,看小姐跟不跟?”

    沙亮坐在另一头,听到董国勋的话,扑哧一声乐了。还别说,这个女人还是有眼光,有见地的!小姐若是不闭着眼睛接钱,还真兴许不会接他的钱!

    “这个女人嘴巴也太毒了。这样一来,你在学校还要怎么工作?这不是断了你的前程吗?”纪天宇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替董国勋打着抱不平。

    “在这个破学校干了三年了,愣是在助教的位置上三年未动!他妈的,老子不侍候他们了!不干了!让这帮虚伪做作的混蛋们都死去吧!”董国勋的情绪有点激动,这憋在心里三年之久的怒火终于可以在这里发泄出来,并且痛快的把那些欺压自己的混蛋们大骂一场,这在平时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不干也对,事情搞到这样了,恐怕全校的人都会知道这事情。你再回去,还真要处于很尴尬的境地!”纪天宇顺势着道。沙亮奇怪的瞄着纪天宇,不知道自己这个老大在做什么?老大不是一个挑事的人啊,这怎么还帮着这个家伙煽风点火呢?

    “兄弟,还是你理解哥哥的心情!那个破学校我是呆不下去了。回去看着那个贱女人天天在自己面前打转,再时不时的让她辱骂几句,我还活得下去吗?”

    “一个大男人哪能让女人这么看不起!”纪天宇严正的附和着董国勋的说辞。

    “就是,她竟然说我拿着钱小姐也不会要,我就来找小姐,看看小姐会不会要我的钱!”原来症结在这啊!怪不得这家伙一口气叫上四五个小姐呢,原来是跟前女友赌气啊!

    这次连岑寒凝都为之叹气了,这个家伙真是喝迷糊了。小姐有钱赚,还会不赚吗?眼睛一闭,管你长的貌似潘安,还是堪比武大郞,只要有钱,谁还会在乎你的长相啊!

    “你是土木工程系的?”纪天宇转移到了自己关心的话题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