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可不可以不走

    “前几天有人到酒吧来找我们老板,说是要买你一条命!老板就把任务交给我!之后的事就是跟踪你然后找机会杀了你!”

    纪天宇翻了个白眼。他这话有说跟没说一个样,自己也可以想像得到,就是这么流程!要是这么简单,自己还问你做什么?

    “什么人委托你们的?”

    “我真不知道!”于庆科在说了这句话后见沙亮又瞪着环眼向自己走了过来,忙加了一句,“我只是听老板说了一句,都要破产了,还有钱买别人的命?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纪天宇沉思了一下,自己现在得罪的人中,要说存在破产危机的,那也就只有陈氏了!陈氏自顾不暇,还会有精力来对付自己吗?

    “我还听负责接待的人说,那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听着他的话,纪天宇感觉他描述的人与陈云亭有四五分相似。如此一来,那这个委托人就可以确定是陈云亭的父亲或者是叔叔了!

    “这次,你没有成功杀了我。你们组织会怎么做?”纪天宇突然想起了这个问题。

    “继续派人来完成任务,直到任务完成为止!”

    纪天宇直想骂娘,这下可好,以后,自己要随时等候着人家的暗杀了,!

    “没有别的办法?”

    “有!所有组织里有名的杀手都不能成功的完成任务时,组织会取消任务,把委托人的钱返还给对方!”

    “你们组织有多少杀手?你的名次怎么样?”纪天宇想知道自己还会接受多少次的暗杀。

    “人数并不多,只有二十几个人!我在整体实力上排行第五!”说这话时,于庆科又有点小自豪,这个排名不是比划几下就可以得出来的,那是真刀真枪的较量,一个不察就有可能丢了性命的!

    “还好!这么说来,我再接住你们四次暗杀就可以了!以后我提高警惕就是了!”纪天宇多少有点放了心,四次说多不说,说少不少。只要自己警察点,应该没有问题!

    “暗杀的手段不是只有这样的!任何的伪装都可以,任何的形势都被允许。只要达到了委托人的要求就算是成功!”于庆科看到纪天宇那神情,心里就不舒服。

    好像是躲过了自己的暗杀,就一样可以安全的躲过别人的暗杀似的。

    “哦?”纪天宇好奇的问道。暗杀不是这样杀了对方就可以的吗?

    “组织里的排名第二的罂粟,就是一个另类的杀手。他没有像我们这样进行严格的体能与射击,搏击训练,却是组织里最好的杀手之一!”

    纪天宇挑着眉看着于庆科,等着他继续。

    “她是一个女人,在行动时,没有任何杀手的泄露!能提防到她的人很少!”

    纪天宇有些了解,一个弱质女流,没有任何杀意,就算是自己也不见得会防范这样的人!

    “她的身价要比第一的刀锋还要高。没有两百万的价钱是请不动她的!”

    “你这次任务拿了多少钱?”纪天宇也想知道一下自己的身价如何。

    “我要是完成了任务,就可以拿到七十万!不过,现在……”

    纪天宇了然的点了点头,这个家伙这次是得不到任何的赏金了!没想到自己竟然被人七十万就买了去?这也太便宜了些吧?

    他自然不知道,陈家泽是花了350万的巨款来买他的性命的!

    想了想,自己也没有什么要问的了,便对刘潇几人说道。“放了他!”

    “行了,你也折腾了一回,回去交差吧!任务没完成,你以后也不用再来暗杀我了!走吧!走吧!”纪天宇挥了挥手,示意于庆科赶紧走人。他这样子看在眼里确实让人心情很不好!怎么看怎么像是恐怖片里的鬼!

    “老大!”沙亮不干了,“他都来杀你了,你还放他走?就冲这小子干的事,剐了他都不多!现在把他扔在兄弟中间,等上十分钟,一准让他没命!”

    于庆科坐在地上,愣愣的看着坐在办公桌上的纪天宇。这个被自己暗杀的男人竟然要放自己走?

    “让他走吧!他就是一个听命于人的工具!这也是他的生存方式!其实他跟我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如果没有别人掏钱,他也不会对我下手!真正和我们有仇的,我们杀之有理。他就算了,虽然他手上也有不少的人命,这事还是让警察以后破案吧!”

    沙亮张了张嘴,知道纪天宇是决意不会要了这小子的命了,无奈的对众人摆了摆手,“把他给我扔出去!妈的,真晦气!抓到个杀手,还得给放生了!”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你会被暗杀的命运!”于庆科终于又说了一句。

    “什么办法?”谁想一天天高度紧张着,时刻提防着有人对自己放一冷枪啊!

    “只要委托人撤消委托就可以!”

    “你他妈的不废话吗?人家都拿钱买老大的命了,还会撤消吗?”沙亮看他就不顺眼,对于这个敢对纪天宇下手的家伙恨到了骨子里。

    “他不主动撤消,你不会让他的委托无效吗?”对这个一心想要自己死的家伙,于庆科也没有什么好感。

    “怎么无效?”沙亮一翻大眼睛,突然眼睛一亮,凑到于庆科的面前,对着他那张着实恐怖的脸问道,“你的意思是?”说着在于庆科的脖子上用手一比划。

    于庆科本能的一缩脖子,这个混蛋比划时为什么不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非要在自己的脖子上划那么一下呢?今天被纪天宇用刀压在脖子上感觉还没有消褪呢!

    “行,算你小子有点良心!走吧,回去你们那,把哪个混蛋是委托人的事打听清楚了,再告诉我们,今天的事,我们就不和你计较了!”

    于庆科没有动,还是坐在地上看着纪天宇。

    “走吧!你也不用特意打探消息!”纪天宇以为他在为沙亮的条件而犯愁。

    “我可不可以不走!”说这句话时,于庆科的声音低了很多。

    “我们还没跟你算暗杀老大的帐呢,你还想赖这了?信不信,我打死你!”沙亮一瞪眼睛。

    “为什么?”纪天宇眼里闪过一丝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