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三百二十六章 明天再走

    纪天宇被安排着住下,岑寒凝则安静的跟他道了晚安,回房休息去了。看着这么安静的岑寒凝,纪天宇有点不太适应,看来,自己是被她祸害出后遗症了。

    而在纪天宇回房后,岑东烨把这些闻讯赶来的岑家人召集了起来,“雯雯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你们都有自己的事情,现在就都回去吧!”

    “现在天已经晚了,我们明天就走!”这些人看着岑东烨那张脸,不敢多说什么。在听到顾静雯遇刺后,这些人真心来关心顾静雯生死的其实没有几个,大多是来看热闹!

    到了这里一看,有惊无险,据说是被一个年轻人从死亡线的边缘给拉了回来。这一结果让不少人心里暗怨纪天宇的多事。

    可最怎么着,自己这些人名义上也是来探望顾静雯的啊,怎么就能让自己连夜赶路呢?

    “出去找酒店住,这里已经没有房间了!”岑东烨又给了他们一条选择的道路。不走也可以,出去自己找酒店吧,想住上几天都可以!

    虽然不满岑东烨的做法,这么大的别墅,都可以留下那个外人住在这里,自己人却要住到酒店去?但却也无可奈何,只得灰溜溜的自己找地方去住,。

    “老爷,您这是为什么啊?他们对您的做法明显是不满的!”岑元太不解的问道。

    岑元太,一个跟了岑东烨一生的人,在岑东烨还没有接手岑家家主时,就已经跟在了岑东烨的身边,可以说得上是岑东烨最信任的人。

    “元太,又一个乱象即将开始!当年的我有自保的能力,可是今天的寒凝却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如果我不能替她把这些障碍都铲除的话,他怎么可能活到接手岑家的那一天呢!”

    “老爷,刚刚那个年轻人说的话,我想了想,或许他说的也在理!小姐毕竟是个女孩,我们要她承担这么重的责任,她担得起来吗?”

    “元太,岑家的家主若是只接手岑家所有外在的生意,那我也不会非要寒凝去承担这样的风险,可是,还有那些力量,是只有家主可以调动的!那是真正的责任!是身为岑家人丢了性命也是守护的责任!”

    岑元太没有再说什么,岑家背后的力量,才是岑家真正的实力。家主是为它存在,它也是依附着家主而得以长久生存。这是家主的责任,也是家主的骄傲。

    “那个年轻人,不是一般的人物,有他在寒凝的身边,我可以放下心!”

    “老爷,您就不怕他对小姐下手?”岑元太没有忘记自己听到的一切,这个小子连自家夫人都有觊觎之心,何况是小姐这样娇/滴/滴的小女生呢?

    “你觉得这个人如何呢?”岑东烨没有回答岑元太的问题,而是回问了他一个问题。

    “从现在掌握的资料来看,能力还是非常不错的,并且似乎是有着某种常人所没有的能力!但是,在男女关系上,好像是不太清楚!”

    “你觉得寒凝在成为了岑家家主时,她需要的是一名什么样的男人呢?一个安分守着妻子的老实男人,还是一个可以为她解决棘手问题的风流男人?”

    “老爷,您这是决定要把小姐交给他吗?”岑元太惊讶的问道。就算是看好他的能力,但也不能这么仓促的就为小姐决定了未来的归宿了啊?

    “你没听我说吗,他不能动寒凝,否则我会全力报复他的!”

    “我有些迷糊了,您究竟是认同了他还是否决了他?”

    “这一点,你可以等到以后再看结果!”岑东烨哈哈笑着,看他的样子很是得意。

    岑元太不明白老爷为什么这么高兴,听他的口气对纪天宇这个年轻人观感不错,但他也说了,不许纪天宇对小姐下手啊!

    纪天宇躺在陌生的房间里,看着四周的摆设,不得不再次叹息,跟这些真正有钱的大爷比起来,自己需要努力的地方还多呢!

    一天轰轰烈烈的过去,纪天宇也感觉到了一丝疲惫!在救顾静雯时,可是把自己的生命力也渡了一部分给她。虽然损失的这部分生命力不是本源,但也要经过几天才能恢复到正常的状态。

    迷迷糊糊的纪天宇睡着了……

    在房门被轻轻打开时,纪天宇就警觉的醒了过来。在经过了上一次被于庆科用枪打碎了自己的大床后,纪天宇在睡觉时,总是留着一分警觉。

    人家名人都有保镖什么的在24小时保卫安全。自己虽然不是名人,但是眼下得罪的人也不算少,请不起保镖,就得自己多辛苦辛苦,时刻提高警惕性了!

    感觉到有人进了屋,纪天宇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杀机。并且这个入侵者的行动也不是很利索,不时的碰到了沙发,踢到拖鞋,一路摸到了自己的床边。

    在对方向自己潜近时,纪天宇就知道了这个入侵者正是惹祸精——岑寒凝!

    这个丫头,晚上不睡觉,跑到自己房里来干什么?要知道,刚刚自己还被她爷爷警告过,绝对不能对这小丫头下手的!

    还好,自己也是聪明的,在岑东烨这个老狐狸说出这话时,自己也明白的告诉了他,如果是岑寒凝主动来勾/搭自己,那出了什么后果,自己概不负责!

    现在想来,自己还真是有先见之明!

    纪天宇闭着眼睛,等着岑寒凝,看她究竟要干什么?

    岑寒凝进屋后,就把脚上的拖鞋甩到了一边,蹑手蹑脚的爬上了纪天宇的大床。

    随着床垫的下沉,纪天宇感觉到一双肉乎乎的小手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

    “睡着了!”小丫头轻声嘀咕了一句。

    纪天宇等了一会,感觉这个小家伙趴在了自己身边,用小手在纪天宇的鼻子上点着。

    “你敢嫌弃我小?你说,我哪小?哼,你以为你不说话我就原谅你了?门都没有!”

    纪天宇动也不动,心里却在纳闷,自己什么时候说她小了?最近好像是没有说过这话吧?

    自己说了几句后,岑寒凝觉得无趣,跟一个睡得像死猪的家伙说话能有什么意思啊!

    “真能睡,猪!”纪天宇听到她的话,直觉的想到起来揍她的小屁/屁一顿。这丫头,太没有大小了,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说自己是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