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三百七十九章 露馅了

    “天,跟电视里的轻功好象啊!原来还真的有轻功这种东西的存在啊!”

    “他是谁啊?我怎么不认识啊?”

    “我今天看到他了,是老田家女儿的男朋友!今天在婚礼上还送了田昊一台车呢!”

    ……

    纪天宇听着这些讨论的声音,急忙向田家走去,自己可没有暴露在众人面前给大家欣赏的喜好。

    呼啦一声,田家的这些老辈,小辈们,自觉的为纪天宇让出一条路来。在纪天宇回了屋后,这些人才面面相觑的看了半天,咧了咧嘴,“小纪太神秘了!”田建功咂着嘴说道。他的这句话把所有人的心声都表达了出来。

    “佳妮……”田母走到了田佳面前,指了指自己家。

    “寒凝,别哭了,走,回家!等回了家,姐帮你骂他给你出气!”田佳怜爱的擦着寒凝的小脸。

    寒凝吸了吸鼻子,对田母甜甜一笑。

    “寒凝,这是我妈妈!”田佳介绍道。

    “阿姨好!”

    “好!”近距离的看着这个小女孩,粉嫩的小脸,仿佛一掐就能掐出水一般。精致的五官,让人一看就从心底里喜欢。

    “妮妮,你管小纪叫什么啊?”田秀艳被自己的哥哥支使着走了过来,主动和岑寒凝谈起了天。

    “那个大坏蛋是我哥!”岑寒凝扁了扁嘴,这个坏蛋竟然打自己的屁/股?自己可是个大姑娘了,怎么说也是个小淑女啊,他竟然当着这么多男男女女的面打自己的屁/股,真是不可原谅,。

    “你多大了?”

    “十八!”说完,岑寒凝心虚一笑,“还差上几天才满十八周岁。”

    “你哥呢?”

    “二十啊!”

    田佳心一凉,完了!自己只是晚拦了一步,没想到,他们竟然就这么迅速的把问题给解决了!

    “你这妮妮,真会开玩笑,你哥不是二十五吗?你这个妹妹当得可不称职。”田秀艳笑着斜睨着岑寒凝,一副很看不起你的样子。

    “谁说我哥二十五?他就是二十!他要是二十五了,能才高考完吗?”

    “高考?”这些田家人感觉自己的脑子都糊在一起了。

    “是啊,这不高考才结束四天嘛!你们不知道吗?”

    “知道!知道!”田秀艳僵着脸笑道。

    “寒凝,我们进屋吧!你哥还在等着我们呢!”田佳拉着岑寒凝就要离开这几个女人的包围圈。

    “佳妮,你先回去吧,我们看到这个小姑娘就喜欢,还想和她多聊一会呢?”田秀艳推着田佳。

    田佳被推走前,则是拼命的对岑寒凝使眼色。希望她能意会自己的意思。

    完了!一切都要露馅了!田佳知道一切都来不及挽回了,现在就算是自己把寒凝的嘴堵上,也平息不了,自己家人的怀疑了。

    “妮妮,你家就你们兄弟两个吗?”

    “你说我和那个大坏蛋吗?不,你们搞错了,我和他不是亲兄妹,他是我干哥!他家就他一个孩子,我家也是就我一个。都没有兄弟姐妹的。”

    “小纪是佳妮的学生吧?”

    “是,嫂子是我哥的英语老师!”听了岑寒凝的话,田母的心开始抽搐。自己的女儿太能耐了,竟然找了个学生来当男朋友,这是什么事?不是让人家笑话吗?

    “小纪还有家洗浴中心吗?”田佳的舅妈关心的问道。

    “是啊,他还有家公司呢?”虽然气恼纪天宇打了自己,但是在刚刚说露了纪天宇的年龄之后,被这些阿姨们围起来问时,岑寒凝就知道自己惹了祸了。

    可是如果现在改口的,她们一定会更加的怀疑,还不如将错就错,一错到底呢!置之死地而后生也未尝不是个好办法。

    “什么公司?小纪他没说啊?只说有家洗浴中心!”

    “洗浴中心那算什么啊!跟他的公司比起来,什么都不是!我哥的公司虽然不能说是滨海最大的建筑公司,但一年几千万的赢利还是很轻松的!”小丫头一脸正经的样子,让这些女人没有一个意识到,他们正在套话的小女娃早看透了她们的心思。

    这些女人们已经闭不上嘴了,几千万?那是一笔怎样的天文数字啊!

    “妮妮,你不是说小纪还在上学吗?”田秀艳才反应过来。

    “是啊,可是他的手下也很多啊,有事情根本不用他出面。除非是重大的事情。否则他是不管事的!”

    “你们不知道这些吗?一定是我哥没有跟你们说!他啊,总是不喜欢把自己的事情都说出来。别看他有钱,可能装穷了!”岑寒凝摇了摇头,似乎也对纪天宇很无奈。

    确实是!从这两天的接触来看,纪天宇确实是不到最后绝不托底的人!

    田佳进屋就对纪天宇说道,“露馅了!”

    “没事,露了也省得我再说谎了!”纪天宇没有一点的焦急表现。闲闲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还为田佳夹了几筷子菜。

    “他们都在外面商量着呢,一会还不知道要怎么来对待你呢?”田佳总是有些担心,自己知道父母的老旧性子,找了个比自己小的男人已经够过分的,而这个男人还是自己的学生!真不知道父母会怎么来说自己。

    又等了一会,众人像迎接大明星一般,把擦干了眼泪的岑寒凝让进了屋。

    “妮妮,你挨着小纪坐!我们也是刚吃,你就来了,真是巧啊!”田秀艳把王军推到了一边。

    小丫头乐呵呵的坐在了纪天宇的旁边,但是从进屋就没有看纪天宇一眼。

    还记仇了呢!纪天宇也不去主动理会她。

    等着家人盘诘纪天宇身份的田佳,左等也不见有人发问,右等也不见谁吭声。这倒是让田佳纳起了闷。明明家人都已经知道了,纪天宇是自己的学生,并且还是一个才刚刚二十的大男孩,怎么就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呢?

    田佳看了眼岑寒凝,如果这里面有问题,那一定是这个小丫头搞的鬼!真不知道她究竟跟自己的家人说了些什么,才让他们决定不去理会纪天宇说谎的事情?

    “寒凝,你是怎么知道我和天宇回家的呢?”田佳问道。她明明还记得,纪天宇跟自己说的,他对纪大海夫妻说是出差的!并没有说到自己家来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