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三百八十章 自扫门前雪

    “我去家里找他,妈妈说他不在家,跟董哥出去了。我问了董哥,自然就知道你们是回家了啊!”小妮子得意的昂着头。

    “你就算知道我们回家了,可你又是怎么找到我家具体地址的?”说到这个时,不只是田佳有疑问,就是纪天宇也纳闷不已。

    董国勋是知道自己和田佳回家的事,但他并不知道田佳家的地址啊!别说是他,就算是自己也是在到了这里后,才知道的!岑寒凝能这么准确的找到田佳家,不得不让纪天宇惊奇。

    “这有什么?从我知道你们回家开始,到我出现在这里,前后也没用上一个半小时。”

    听她说的轻描淡写的,但这些田家人听了,却是感受截然不同。诺大一个惠安市,茫茫人海,想到找到一个人的具体住址,在这个小丫头的眼里,竟然是这么轻松的事情。

    纪天宇再一次的领会到了岑家的神秘,。真的要找到一个人,就算是惠安的市长,也不见得会比岑家的效率更快。而且,岑家的根基并不是在惠安,他们能做到如此的效率,其势力的庞大,让人可以窥见一斑!

    “你跑到这里,你爷爷知道吗?”纪天宇问道。

    “不知道!”岑寒凝明显的还在生纪天宇的气,虽然对他的问题给予了回答,但还是执拗的别着脸,不肯看他。

    “老头不知道你来这里?你没告诉他就自己跑了出来?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纪天宇指着岑寒凝不知道要骂她几句什么话才好。

    “我也有带保镖!为什么我出门就要告诉他?”岑寒凝不服气的转过头,对着纪天宇,瞪起了大眼睛。

    “顾姨受伤的事情,你忘了吗?”

    “小姨受伤那是那个副市长搞的鬼,不是因为岑家!你什么都不知道,就会说我!”

    “哪个副市长干的?你爷爷查出来了结果了?”因为自己考试在即,再加上,岑家本就是神秘而庞大的家族,纪天宇当然没有在他们面前显示自己能力的必要。所以对顾静雯受伤一事,他没有做出任何的追查举动。

    现在听岑寒凝说已经有了结果,纪天宇当然想知道究竟是哪个混蛋干的好事!

    “早就查出来了,是那个叫周华利的副市长!他在那个什么玉/pu/团的案子里有问题,害怕小姨继续查下去,所以就想了这么一出,花钱雇的凶手来暗杀的!”

    “呃……寒凝,那个不是什么玉/pu/团,是玉春阁的案子!”纪天宇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他不用抬头就已经感受到了所有人看向他们的眼神有多怪异。

    玉/pu/团是什么?这个丫头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个?

    “她们干的事情不就是和玉/pu/团演的一样吗?”岑寒凝皱着眉毛,反问着纪天宇,

    “那也不是玉/pu/团啊!”纪天宇有种长叹出声的感慨。

    “我可是有看到他们留下的视频,比那个玉/pu/团还要过分呢?”

    纪天宇暗恨,岑东烨这个老头,竟然让寒凝看到这种东西!他不知道,这种东西给小孩子看了,会有不良反应的吗?这个小妮子,已经够坏的了,要是再跟着那些东西参考学习了之后,手段会更加吓人的啊!

    “那个周副市长呢?”纪天宇忙着转移话题,他可不想在田家人面前,和岑寒凝探讨一番,关于是玉春阁的录像过分,还是玉/pu/团更过分的问题。

    “被纪委和公安的人请去喝茶了!不过,关于那个玉娘的其他案子,好像还是没有什么大进展!”

    岑东烨这个老狐狸,以他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可以把行刺顾静雯的主谋揪出来,那同样破获整件案子也是没有任何压力的,但他却是只把周华利这个倒霉的触了他的暗伤的家伙揪出来,其他的人,他竟然真的没有插手!

    “他为什么不一起把结果告诉警察呢?”纪天宇有点生气。

    “我哪知道!不过我听爷爷说的意思,好像剩下的事情,跟你有些关系,就由你来办好了,他说他不好意思抢你的活计!”

    “老狐狸!”纪天宇咬着牙骂了一句。

    这个老东西,明知道玉春阁能有今天,全是自己一手造成的!他能揪出周华利,那就说明,他已经完全知道了青帮和玉春阁的关系!而自己与青帮的关系,更是滨海地面上,人人皆知的事情。

    这里面的纠纠葛葛,纪天宇不相信岑东烨不清楚!可他不但没有帮自己,反而把一大摊子可能会把自己担去的案子,扔在一边,丝毫没有帮忙的意思!

    田家人听得云山雾罩的,怎么也没听出来纪天宇和岑寒凝究竟在说着些什么事情。虽然没有听明白主要的意思,但是他们还是听出了一点,那就是他们口中的顾姨,小姨,应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否则也不会有副市长一级的人物雇杀手来杀她。

    从岑寒凝震憾似的出场,在到现在的言语之中透露出来的信息,他们就更加肯定了岑寒凝的身份不一般。这与纪天宇口头语的一般般是截然不同的含意!

    “你最好给你爷爷打个电话,告诉他你在哪里!”

    “我又不是小孩子,用得着行踪都向家长报告吗?”小丫头梗着脖子,看得纪天宇恨不得再上去拍她两下。

    这都十八了,好赖也算是个成年人了,怎么还这么叛逆呢?貌似自己那么大时,早过了叛逆期了!

    “那你赶紧走!这里不留你”纪天宇板起了脸孔。

    “哥,你真的不疼我了?”岑寒凝小嘴一扁,大眼睛眨着,水雾迅速的占满了眼眶。

    田家人,没有人再去吃饭了,瞪着眼睛看着这二个人。这个明显是个大人物家的好姑娘,为什么会对纪天宇如此的依赖呢?

    这个不声不响的男孩,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竟然把田佳这个终日板着脸的女人迷得忘乎所以,大胆的把他带到了家里!

    好奇的心,每个人都有,甚至还会有些人,好奇心旺盛到难以形容!

    岑寒凝的四名保镖站在田佳家的楼外,从他们身上传出的肃然,刚毅的气息是与普通人最大的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