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三百九十五章 顾姨想什么呢

    人民币贬值了吗?为什么在这两天里,自己的价值观都被突然的改变了呢?什么时候,万位数成了人民币里最通用的单位了呢?

    田秀艳看着上面的平数,不由的感慨万千!自己家房子差点一百平,本来还显得很宽敞,可在在幢房子面前,就显得小了很多!

    自己家的房子虽然平数也不少,但是却是怎么也无法和欣然的房子相比较的!在这个时刻里,田秀艳终于明白了,人跟人真的是没有办法相比的!一直以来,都自我感觉良好的自己,现在完全找不到自信的动力。

    “表姐,我们去看看房子啊!”王文凑了过来,对着田佳说道。

    在听到王文的提议后,所有人都看向了田佳。在接受了房子之后,田建业他们也非常想要看看那套已经属于了自己的房子,究竟是什么样子的!

    “好吧!”田佳看了看纪天宇,见他并没有反对,遂出声应道。

    这次出门,浩浩荡荡的队伍相当的惹眼。别的不说,光是田佳和岑寒凝这两位超级大美-女一左一右的搂着纪天宇的胳膊,就够让所有人关注的了。

    当这群人走在欣然的小区内的时候,那些搬进来的住户和那些售楼处的小姐们,都惊奇的看着他们,好看的小说:。

    “好漂亮啊!”王文高兴的在各个屋里走动着,边不停的赞叹着。

    田建业夫妇和田昊小两口也不时满意的点头。

    “看到这么大的房子,我都不想回家了!”田昊坐在客厅里,发着牢骚。

    “田昊,那你和嫂子就搬过来和爸妈一起住吧!”田佳听到了哥哥的话,插了一句嘴。

    “你的提议我可以好好的考虑考虑!”田昊嗯了一声。虽然看着这里真的很喜欢,但是他并没有被房子冲晕了头。

    婆婆,媳妇是天生的仇敌,冤家!自己图一时痛快搬到了一起后,如果起了矛盾时,那再搬出去,可就不好看了。

    “那你好好想一想!”田佳也不催促他。自己以后要住在滨海是现在就可以定下来的事情了。爸妈在惠安,早晚是要和田昊生活在一起的。至于他们决定什么时候生活在一起,田佳并不想参与进来。

    这时,纪天宇的手机响了起来,在他拿出手机时,田佳看到了上面显示的是:蓝茜!

    纪天宇拿着电话,歉然的看了田佳一眼,走到了空屋去接起了电话。

    “我还在惠安呢!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这一两天就会回去!”

    “那件事情,你们就和我爸妈商量着就好!我也不明白这些事情,只要我准时出席就行了!”

    “这跟重视不重视能扯到一起去吗?好,那你们等我回去再商量具体事宜”

    “有……”纪天宇在被蓝茜逼问着想她了没有时,含糊的回答着。他可没有忘记门外的就是田佳和她的家人!

    “真的有!我什么时候撒过谎?”纪天宇怎么也张不开嘴,在这些人面前,对蓝茜说着甜蜜的情话。就算是要说也不能让这么多人旁听啊!

    “别闹了,这里好多人呢!好!等我回去!”纪天宇安抚了蓝茜几句后,挂了电话。

    都在客厅里支愣着耳朵的田家,怎么听着纪天宇的电话,怎么觉得味道不对!这口气怎么听着像是哄情人呢?可在他们把疑惑的目光转向田佳时,发现这个应该是最有权利怀疑的人,脸色变都没变,仿佛是没有听到纪天宇这种不太妥当的说话语气。

    虽然疑惑,但是田家人还是没有人好意思主动问纪天宇和谁讲电话!

    要说忙起来,还真是没法子去形容。纪天宇刚撂下了蓝茜的电话,铃声立刻又响了起来。

    纪天宇一看,是顾静雯打过来的。

    “喂,顾姨!”纪天宇边讲电话,边对着岑寒凝比划着手势。

    “你的伤势好些没有?是,寒凝跟我在一起!好,您放心,我会注意的!”纪天宇心里嘀咕着,我说怎么顾静雯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呢?原来是交待自己要好好照顾这个惹祸精呢!

    看来在顾静雯的心里,岑寒凝的地位真是无人能及!

    “真的?那恢复的速度还真的挺快的!好,我回去后,就去看您!”

    “顾姨,您要不要和寒凝说几句话?”纪天宇看到一边乖乖的岑寒凝,问着顾静雯。

    “她很乖,很听话!是真的!”纪天宇一再的保证道。安慰着顾静雯。

    在床上和自己纠缠了一晚,这样的妹妹怎么能说是不听话呢?

    最终,顾静雯并没有和岑寒凝通电话,只是交待纪天宇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之外,随后状似无意的说了一句:天宇啊,恭喜你!听说你要结婚了!

    自从上次为了救顾静雯,而共享了生命力后,纪天宇对顾静雯的感觉就变得很敏锐。从她语气平稳,语调正常的话语里,纪天宇听出了一丝不明的情绪!

    纪天宇张了张,想要解释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貌似自己并没有权利,也没有必要对她解释什么才对!可为什么,自己就有种想要跟她解释一番的冲动呢?

    “寒凝,你是背着顾姨偷跑出来的是吧?”放下了电话,纪天宇把炮口对准了岑寒凝。这个丫头不但出来没有跟岑东烨打招呼,也没有有顾静雯知会一声,就这么无声无息的玩起了失踪!

    “岑伦这几天,天天去医院,我很少到医院,当然没有办法告诉小姨!”岑寒凝很不满纪天宇用了偷跑这一词。

    “岑伦?”纪天宇瞪着眼睛看着这个直呼其父名讳的小丫头。

    “是啊,你不知道他叫岑伦吗?”岑寒凝仿佛不知道纪天宇为了什么瞪着自己一般,还岔开了话题,和纪天宇闲聊起来。

    “你别打岔,我知道谁是岑伦!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可以直呼他的名字?是因为他常年在国外,沾染了外国人无大无小的习惯后,这么教你的吗?”纪天宇虽然偶尔也有些不羁,但是还没有这么离谱的事情发生过。

    “叫他的名字是对他的尊敬!他不配被称呼为其它名称!”岑寒凝的小脸啪的落了下来。

    “可他的身份是你无法改变的!你这一点不明白吗?”纪天宇脸色不变,只是那么平淡的和岑寒凝说着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