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四百二十四章 杀手的飞刀

    从这帮人对自己的态度,可以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的身份还是了解的,提出让自己打电话求救的也是他们。这里面应该是有些问题的。

    “是什么人?”纪天宇追问道。

    “追杀暗影的那伙人!老大,要不你别来了,他们要是想把你引来害你的可怎么办?”

    “地址!”纪天宇差点气笑了,人家要是想要对付自己,还会让你拿着电话,什么话都说而不阻止?

    纪天宇赶到了于庆科给出的地址后,发现原来这里是座废弃的工厂。断壁残垣的,院内杂草丛生,纪天宇打量了一下,看来能呆得下人的,只有那座还算完整的厂房了!

    纪天宇感觉到了一种肃杀之气,自己的车那么大的声响,却没有人出来看看情况,可以想像得出来,那些人正躲在暗处打量着自己呢?

    纪天宇沿着石板路,向厂房走过去,。如果真是如于庆科所说的,是追杀暗影的人,那倒不会是敌人!但现在根本不能确定,纪天宇不敢有任何的大意。

    没有任何预兆的,从路旁的草丛里,猛然间飞出了一把飞刀,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直奔纪天宇的左太阳穴而来。

    听到异响,纪天宇警察的一甩头,这把带着寒风的飞刀从纪天宇的脸颊前飞了过去。

    纪天宇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这要是自己反应晚上那么一点,现在就要是自己被飞刀钉在了太阳穴上,躺在地上,等着警察来收尸了。

    究竟是些什么人,竟然出手这么狠辣?

    在纪天宇心里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两旁的草丛里,仿佛是触动了机关的飞刀发射机,瞬间又飞出了三把飞刀,直取纪天宇的面门和胸膛。

    在这时,纪天宇才收起了对方是友非敌的想法。如果真是岑东烨派来的人,就算是要动手也不会如此狠辣,招招要致自己于死地!

    纪天宇来不及多想,身子迅速向旁一窜,堪堪闪过了三把致命的飞刀。

    “什么人?出来!”纪天宇对着草丛里喝道。这样自己在明,而对方却要暗地里,自己会很被动的。

    回答他的问题是左右两侧同时发出的六把飞刀。

    这六把飞刀不只是招呼到了纪天宇的要害部位,更是阴损的把纪天宇前后退路也封死了。无论纪天宇是向前还是向后,都会被飞刀击中。

    躲闪无处,这让纪天宇困死在了这一小方天地里。纪天宇脑海里瞬间闪过了无数的破解招式,但都会有一两把会击中自己,当然位置都不会是要害!

    想到自己身上要插上一两把明晃晃的刀,纪天宇心里就不舒服。刀插在肉里?算了,自己还是开启能力吧!有救命的能力不用,却要以身涉险,那是傻子才会干的事情!

    “意念控物!”情况危急,纪天宇干脆用上了省略语。反正自己身体里的这系统是智能的,就算是自己用的是省略语,相信它也能很好的给自己分析出来。

    意念力迅速扩张,纪天宇心中想法一动,那六把即将射到纪天宇身上的飞刀,诡异的停留在半空中。

    纪天宇再次,把自己的精神力分散成六份,幻化成六只手的模样,扯住飞刀的尾部,反手照着来时的路线,把飞刀又飞了回去。

    “啊!啊!”连续两声惨叫响起。纪天宇知道,自己把对方送给自己的飞刀又还给了对方,并且与对方的身体亲密接触了。

    纪天宇不敢再有任何的大意,把精神力迅速的铺散开来,在路两旁的草丛里,纪天宇感觉到了两个人!附近并没有其他人的存在。

    说起来时间很长,其实也不过眨眼之间事情。在听到了这里的惨叫声后,工厂里迅速出现了三个人,站在两个陌生人中间的正是于庆科。

    “老大,发生什么事了?”于庆科被二人押着,抻着脖子想要看清楚纪天宇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什么会有这么大声的惨叫。

    押着于庆科的二人也茫然的对视了一眼,自己二人在这里的到了二名暗影的人员,却不想遇到了这个沙帮的人。

    沙帮的老大与自家小姐的关系之好,全家族没有不知道的。这二人当然不敢轻易得罪纪天宇的人。忙打电话向自己的头汇报了这里的变故。

    等到了上面的回复,这二人在这里等着纪天宇。其目的不外是当场卖他一个人情而已。却不想在等待的期间,竟然听到了外面的惨叫的声音。

    二人都是岑家的高手,他们根本就没有发现外面还有其他的人!

    掉落在地上的四把飞刀被纪天宇用精神力化为掌,拿了起来。看着从地面上如同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拾起的飞刀。于庆科和岑家的两名高手,都不知道要怎么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

    这也太夸张了!好在这三人都是经受过生死的人,在他们心中对鬼神之说并没有多牢固的信仰。

    “纪……纪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二位岑家的高手迅速的从纪天宇带给二人惊愕中回过神来,手中拿着自己随身的枪只,慢慢的向着纪天宇凑了过去。

    “站住!”纪天宇面前的飞刀转了个头,刀尖全部对准了面前的二人,随时都有抛飞出去的可能。

    现在哪一个人是自己的朋友?哪一个是敌人?纪天宇没有过多的时间来判断。干脆一样对待。

    “纪先生,我们没有恶意!”看着纪天宇随时都有可能处于暴走状态,这二人依言站在原地,没敢再向前。一个自己伤不得恐怖人物,还是听他的话比较安全。

    纪天宇当然没有对他的话有多大的信任感,四把飞刀依然飘浮地半空中,只有纪天宇知道,他已经把自己的精神力分开,其中两股迅速的扑向了面前的岑家二人!

    同样是久经沙场的二人,在纪天宇的精神力将在及身的时候,他们突然有了一种被固定,被侵袭的感觉。等到他们想要反抗的时候,手中的枪已经被纪天宇的精神力夺了过去,同时,他们有了被人搜身的错觉,那根根直立的汗毛就是最好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