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四百三十一章 燕台曾称雄

    这时,纪天宇手里拿着曾爷爷的那把折扇,走了进来。

    “天宇,你找了半天,就只找到这么个东西啊?”纪大海一看儿子手里的东西,顿时笑了,这扇子,自己可是记得深刻,老东西不假,可那根本不是什么古董啊!这把扇子的诞生自己还亲眼目睹过呢,那是爷爷自己动手做的!

    “这可不是什么老东西,这是你曾爷爷自己做的玩意,拿出去也不值钱的!”

    纪老爷子在看到纪天宇手里的东西时,反应与纪大海完全不同。

    纪天宇一进屋,立刻感觉到了一股肃杀之气,纪天宇全身迅速进入了警觉状态。循着气息,纪天宇看到了爷爷绷直了脊背,站在那里,直视着自己。纪天宇从来没有发现过,自己的爷爷,原来还有如此锋锐的一面,。

    虽然对面的人是自己的爷爷,但是在那即时能给自己致命的击的气息影响下,纪天宇反射性的让自己处于了随时可以攻击与防御的状态。

    纪爷爷在纪大海夫妇愕然的眼神中,身形迅捷的冲向了纪天宇。探手抓向了纪天宇手中的折扇。

    纪天宇没想到过自己的爷爷还有如此的身手。在自己的记忆中,只有曾爷爷会避着爷爷,时不时的偷偷摸摸的练上一阵功夫。却从来不曾见过爷爷练过武。

    “爷爷,您这是做什么?”纪天宇嘴里惊慌的说道。但是对爷爷的动作,还是反射性的做出了回应。身体利落的一个侧闪,躲过了爷爷的一抓。

    纪爷爷也不答话,手下动作不停,对着纪天宇就来了一套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纪天宇叫了数声爷爷,奈何老人家就是充耳不闻,对纪天宇的话,理也不理。

    纪天宇虽然身手还算不错,但那完全都是野路子,根本就没有受过正经的训练。对爷爷的攻击,纪天宇虽然都堪堪的躲了过去,但是每一次,都显得惊险万分。

    面对爷爷没有理由的攻击,纪天宇无奈的趁着一个破绽,快速的后撤了出去。

    纪爷爷没有追击,也就势收了手。

    相比之下,纪天宇就要比纪爷爷显得狼狈了些,身上的衣服,被纪爷爷扯开了一道口子,手中的扇子也被扯下了一块,里面的竹制扇骨露了出来。

    而纪爷爷却是气不喘,脸不红,站在那里审视着自己的孙子。

    “天宇,什么时候学的这些东西?还是这么不入流的东西?”

    “我没学过,只是小时候看到曾爷爷练过,再就是看些电影什么的,跟着学来的!”纪天宇也觉得不好意思。毕竟现在在沙帮里,那些小弟们,都在接受一些正规的训练,而自己这个老大还处于野战方式,说起来,实在是汗颜。

    “哦!”纪老爷子,上下的打量了纪天宇一阵子,“也许在你小时候,让你学了功夫,是正确的,真是可惜了你这身天赋了!是爷爷当年的执拗耽误了你啊!”

    纪爷爷拍了拍纪天宇的肩膀,叹息着说道。

    “爷爷,您的身手真好!”纪天宇由衷的赞叹道。

    虽然爷爷的年纪大了,但是若是论起身手来,恐怕于庆科那些人也不见得会轻易的赢得了他老人家。

    “好什么啊!功夫这东西也是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我荒废了这么些年,这三二年才捡起来的,哪里还说得上好啊!”

    从爷爷的话里,纪天宇又看到了希望。既然爷爷这么多年不习武,都还可以有如此高的身手,那不就更意味着纪家曾经的辉煌吗?

    纪大海更是惊愕不已。在他们这一代人里,兄弟几个没有一个习得了纪家的武功,只是因为当年在那场大动乱中,出身为匪的他们接受了组织上的清理与帮助!经历过了那次浩劫,纪家人绝对改过从新,把自己的过去扔掉,做一个安份守法的好公民。

    在纪大海的印象里,只有自己的爷爷练过武,并且还是背着父亲,偷偷摸摸的练上那么一小会而已。没想到,一向最反对纪家人习武的父亲,竟然会主动向纪天宇发起了进攻!

    “天宇,你怎么会知道这扇子的秘密?”纪老爷子紧紧的盯着纪天宇的眼睛。

    “什么秘密?”纪天宇茫然的看着自己的爷爷,不明白这老爷子在说什么!

    “扇子里的秘密!怪不得你回来就要找什么老的东西,原来是有目的而来的”纪爷爷的脸上看不出来心里什么想法,空间是喜还是怒?

    纪天宇低头打量着手中已经破损了的扇子,并没有看出来有什么隐藏有秘密的端倪。

    “我不知道这里有什么秘密,我只是看到了这把曾爷爷时常拿在手里的扇子,想起了和他老人家在一起的日子,所以才拿了这把扇子。”纪天宇把手中的扇子递到了爷爷的面前。

    “爷爷,这扇子里有秘密,我也不要了,还给您吧!”

    “我说了,你找到什么,就算是爷爷送给你的!既然你找到这把扇子,那爷爷就把它送给你了!”纪爷爷放松了表情,慢慢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让。

    “爷爷,这里面究竟有什么秘密?”纪天宇尾随着爷爷坐了下来,端详了半天也没发现哪里有秘密的迹象。

    “拿过来!”

    纪天宇把手中的扇子递到了爷爷的手里,就见纪老爷子,双手一分,扇子哧拉一声,应声分为两半。

    “爷爷,那是曾爷爷的遗物!”纪天宇不解的叫道。

    “天宇啊,我们纪家的祖上是占山的山大王。到了解放后,才收了山。在燕台一带,说起纪家没有人不知道,纪家能霸着大当家的位置一坐几十年,并不是没有原因的。纪家的功夫是最主要的原因之一。”

    “爷爷,我们纪家还真有功夫呢?”纪天宇对这一点是非常感兴趣的。

    “当然,如果没有点真能耐,能在燕台山上一坐就是几十年吗?纪家的内外功都有涉猎,更有轻功一说,当然这并不是纪家自己的功夫,是纪家一名祖辈在他人处学得来的。在清末的时候,在燕台一带,最让人称颂的侠盗,就是纪家的祖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