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四百四十章 天真什么意思?

    “夏警官,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纪天宇睁开了眼睛,侧着头看着夏莹。

    “什么话?”

    “我是流氓我怕谁?”

    “是有这句话,可这话你不能这么理解!王朔说我是流氓我怕谁,你就要当流氓?他那是文人动动嘴皮子,你这是把人生推到了一个深渊里面!”夏莹趁着前方没车,侧脸看了纪天宇一眼。

    纪天宇眯着眼睛看着夏莹的侧脸,弧线优美的线条,挺俏的小鼻子,嫣红的小嘴,开合间,偶见那白玉一般的牙齿。尤其是那上下翻飞的眼睫毛。就像是一个淘气的孩子拿着一把柔软的小刷子轻轻的纪天宇的心尖上刷着。

    纪天宇的心随着它的扇动而痒痒呢!小麦色的肤色映衬得她更加的健康,比起那些不自然的白,更加有诱惑力。

    纤细的脖颈曲线一直延伸到了警服的衣领内,纪天宇突然冒出了一个想法,夏莹的肤色是天生如此还是因为经常户外运动才如此的呢?好奇心有时是真的要不得的。

    虽然感觉自己的想法有点大胆,但是,纪天宇还是没按捺住自己的身体,纪天宇坐直了身子,因为他的身高本身就比夏莹要高,所以一坐直,眼光就可以溜到了警服的衣领内。

    随着夏莹打方向盘的动作,纪天宇终于窥视到了领口内一闪而过的春色。那里山峰的颜色略比外露的肤色稍浅上一些。一窥而过的半个圆形,让纪天宇的喉结上下动了几下。

    夏莹纳闷的转头,“你干什么呢?”

    “坐累了,抻个懒腰!”纪天宇举起了胳膊,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好险,纪天宇在心里暗赞自己反应灵敏,在夏莹刚要转身的时候,纪天宇就知道了她的下一个动作是转向自己,才忙忙的伸了个懒腰。

    “伸个懒腰用这么长时间?”夏莹疑惑的嘀咕道。但并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所以也就没有对纪天宇发难。

    “总不运动,身体不舒服,抻抻舒服!”纪天宇的眼光又瞟了过去,这一次,只看到了一点点深沟的阴影,可惜刚刚的景色,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味就消失不见了。

    纪天宇扼腕不已,又歪在了座椅里。

    “夏警官是新到市局的?”纪天宇挑起了话头。

    “嗯!”夏莹也觉得自己和纪天宇不像是警与匪的关系,遂也和他掿起了话。

    “毕业到了这里,本来还想着惩恶扬善,好好为人民服务呢!可谁想到,我刚一上岗就遇上了你……”夏莹话语里带着一丝抱怨的意味。自己满怀着理想,来到了公安阵营的第一线,却不想被纪天宇一下子打消了热情。

    纪天宇的出现扭转了夏莹原本的观念,现实中并没有书本上,和老师所讲的那么严正,那么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还有很多不属于是与非的第三方存在。

    “人性是复杂的,社会同样也是复杂的,在现实中,能生存下来,才是第一要位的。只有活着了,你才有资格去谈什么理想,什么抱负!如果活不下去时,是没有任何的礼义廉耻的存在。”纪天宇淡然的说道。

    “那么你是活不下去的那种人吗?”夏莹追问了一句。纪天宇活得这么滋润,还想诳骗自己呢?夏莹心里冷哼了一声。

    “我是为了活下去挣扎的人!”

    “可你知道吗,你的挣扎给其他人带来了多少伤害?”夏莹的眼前又闪过了冷锋那猪头一般的脸孔,还有刚才自己走进酒吧时看到那些被打倒在地的男人们,他们的惨状是夏莹所不忍目睹的。

    “能被我伤害的人,他生存的同时也已经给另外的人带来了伤害!我只能说一种规则下,一群挣扎的人!这里面没有所谓的善良与残忍。在你没有力量的时候,你的下场同样是他们那个样子!”

    “你可以跳出来,走一段不一样的人生啊!就像你刚才开锁的技能,完全可以干一份正当的职业啊。想要养活自己根本就不是问题!”

    夏莹对纪天宇的说辞相当的不以为然。既然真的知道这里面的黑暗,那为什么不跳脱出来呢?

    “你知道沙帮有多少人吗?你认为我可以靠开锁来养活这么些人吗?”纪天宇哂然一笑,“夏警官,那我一定是把银行的门开了!到那时,您招待我的就不是手铐了,只怕是枪子了吧?”

    “那么多人,他们也可以自力更生啊!去劳务市场找活做啊?”

    “是,我也认为自食其力的人是最光荣的!但我无法否认一点,有些人生来就是带有惰性的,就像是我手下的这些兄弟们,他们义气干云,为朋友两肋插刀,绝无二言,但你真要他们一板一眼的干苦力,我看难!”

    “懒惰!”夏莹给了句评语。

    “人是多面的,一语不能概之!还有一些人,就是生活在黑暗中的,注定了一生都无法走到阳光下,这样的人,你想要让他们如何生存?”纪天宇叹了口气。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夏莹眨着眼睛看着纪天宇。不相信还真的有不能生活在阳光下的那种人群。

    “夏警官,你说,这些人全部涌上社会后,没有任何的约束,你能想见会出现什么后果吗?”纪天宇是铁了心的要打击夏莹,看到她还满脑子的幸福生活蓝图,纪天宇就有种忍不住要破坏的念头。1

    夏莹沉默了许久。

    “纪天宇,你说我是不特傻啊?只知道抱着在学校里学到的东西,而不知变通。看到社会的现状,还会抱怨社会的堕落。你说我这样是不是真的特别傻?”夏莹转头问了纪天宇一句。

    “没有!你可别这么想,你一点都不傻!真的!你就是稍稍有一点天真而已!”纪天宇见夏莹有些落寞的样子,忙安慰了她几句。

    “哦!”夏莹顿了顿,“纪天宇,天真是什么意思啊?”

    “天真,天真就是傻呗!”

    “啊?好你个纪天宇,你还不是拐着弯骂我傻?”夏莹瞪着纪天宇,看着纪天宇苦愁着脸,两人对视了片刻,最后各自别开头,只是夏莹的脸上不再是寒霜,嘴角微微的上翘着,显示着主人的好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