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四百七十六章 石琳的身世

    而这个女人在看到纪天宇时,惊慌的向床的另一头挪去。只是这一动,围在身上的大床单,扯开了一个口子,纪天宇隐约的看到粉色的小布包着两个白白的肉团!纪天宇知趣的转过了头,不再把目光定在女人走光的胸口上。

    刘潇说是没穿衣服的女人倒也不是胡说,从刚才的乍泄的春/光里,纪天宇猜想,床单的下面应该是没穿着什么蔽体之物才是。

    “别怕,别怕,他是我男朋友,不会伤害你的!”董钰忙爬到床,安抚着女人的情绪。

    董钰为她重新系好了床单,外泄的春/光被严实的包裹了起来。

    女人在董钰柔声的安慰下,慢慢的放松了情绪,眼神不再恐惧,但也不敢正视着纪天宇,只是偷偷的瞟上一眼,在纪天宇的眼神要对上她时,又忙忙的躲开。

    这时,纪天宇也才清楚的看到,这个女人长着一副妩/媚的面孔,好看的小说:。即使在是如此惊惶的态度之下,仍然掩饰不住她身上的那股子媚劲。

    “哥……”纪天娇柔柔的嗓音响起来,纪天宇转过头,看到自己的妹妹坐在沙发上,膝盖上血迹斑斑,如玉的小腿上,一片划痕。

    “怎么摔成这个样子了?”纪天宇走了过去,坐到了纪天宇的身边,把她的腿放到了自己的腿上。

    “哥……”纪天娇羞怯的缩了缩自己的腿。虽然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哥哥,可是除了小时候在一起生活过之外,长大后基本就没有过接触,这样的动作,让小丫头的心呯呯的跳着。

    “别动,哥给你擦擦!”纪天宇在茶几上的医药箱里,找出了棉签,蘸上酒精,轻轻的把伤口周围的泥土擦掉。

    “疼!”纪天娇双腿一绷,小声的呼了声痛。

    “忍着点,女孩子,要是留下了疤,以后穿短裙就不好看了!”纪天宇没理会妹妹,继续着自己的手上工作。

    等到纪天宇为纪天娇清理好伤口后,纪天娇感觉这双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所有破了皮的地方都被纪天宇认真的消了遍毒,又细心的涂上碘酒。看着变了颜色的双腿,纪天娇叹了口气。

    在乡下长大的自己,摔个跟前,蹭破点皮,实属正常。可是哥哥却当成了天大的事!纪天宇的关心,让纪天娇感动不已。

    从小就只有处处和自己争抢东西的弟弟,仗着父母的溺爱,弟弟无论是在吃食上面,还是玩具,学习用品上,都要比自己好。

    现在纪天宇的关怀,纪天娇的眼泪险着流下来,原来有个爱护自己的哥哥,竟然是这样好!

    “小丫头,有这么疼吗?还哭鼻子?”纪天宇抽了几张纸巾,递给了天娇。

    “疼!”小女孩在自己亲近的人面前,都是会不自觉的撒娇的。

    “好好坐着,过一会就不疼了!处理好了,不会留下难看的疤痕的!”纪天宇把妹妹的腿小心的放到了沙发上。

    “钰儿,这是怎么回事?”

    “我和天娇买完衣服后,刚要走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男人在试衣间前撕扯着她的衣服。当然围观的人很多,可却没有人上前帮忙。在大伙的面前,那个男人把她的衣服扯碎。”

    董钰一边说一边拍着女人的胳膊,而这个女人此时已经安静了下来,眼神不时怯怯的在纪天宇的身上扫过。

    “后来呢?”

    “后来……我和天娇实在看不下去,偷偷的把店里面的大白菜偷拿了过去,本来,我想要砸他的脑袋的,不过那白菜也太沉了,没扔准,砸在他的腿上了,好像是当时就骨折了吧?”董钰问了纪天娇一句。

    “好像是,就算不是骨折也是骨裂!砸上去之后,他就跪在了地上,直到我们跑开后,他才扶着柜台站起来的!”纪天宇补充了一句。

    “钰儿,你砸的?”纪天宇不敢置信的问道。连吵架都不会的董钰竟然会出手伤人?这太让纪天宇惊叹了。

    “我太着急了,看着女人被当众欺侮,我是生气的!”董钰声音低了下来。

    “钰儿都会打人了?”纪天宇笑了。以前跟人高声说话都不习惯的董钰竟然也学得这么暴力!这事情如果放在以前,就算是如何的看不过去,董钰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你笑话我?”董钰横了纪天宇一眼。

    “不是!我是为了钰儿第一次出手感到高兴!这样以后,我也不会太担心你在外面的安全!”潜移默化的作用太大了,想来一个乖乖的好学生,现在也变成了不顺心就出手的女侠了。

    听到纪天宇的话,纪天娇心里嘀咕了一句。还第一次动手呢?在乡下时,自己妈妈的那一记耳光,自己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响亮的声音,至今仿佛还在耳畔回想。

    “她呢?那个男人为什么要在大庭广众之下非礼她呢?”纪天宇用眼神示意了一下那个女人。

    “我打倒那个男人之后,就扯着她跑掉,那个男人缓过劲来的时候,追了出来,天娇就是在逃跑的时候摔伤的腿!她,什么情况,我还没有问?”

    “哦!”纪天宇对董钰使了个眼神。

    “你叫什么名字?”看懂了纪天宇的意思,董钰俯下身,轻声问道。

    “我……我叫……石琳……”女人踌躇了片刻,才犹豫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石琳,你认识那个欺负你的男人吗?”

    “认识!我父亲在外面认识的朋友!就是他带着父亲去赌博,还为父亲借了三十万元的高利贷,还不上钱,我们家……”石琳说到这里,开始哭泣起来。

    “石琳,你别哭,慢慢说!”董钰拍着她的背。

    “还不起帐,父亲被他们打残废了,他们说,如果还不上钱,就要父亲的命!这个林贵出来对父亲说,只要我肯跟着他们出去做生意,就免了父亲的债!为了免债,父亲同意了他们的要求。!”石琳边哭边说,断断续续的说了好半天,才大致说出了事情的缘由。

    “他们要你跟他们去做什么生意?”董钰不解的问道,一个女孩子,能做什么大生意,可以和三十万钱的高利贷相等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