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四百八十章 详解身份

    “是啊,寒凝,你以后多和天娇一起玩,天娇在这里也没有什么朋友,天宇又有自己的事情,不能总陪着妹妹,你们年纪相当,在一起正好相处。”朱桂琴也说道。

    岑寒凝在听到纪天娇的名字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误会了她的身份。

    “好的,妈妈,”岑寒凝爽快的答应了下来,并且还对纪天娇友好的笑了笑。

    前后巨大的反差,弄得纪天娇不明所以。刚才还一副看仇敌的样子,怎么这一会就春暖花开,春/意融融了?

    田佳坐到一边并没有过多的寒喧,只是时不时和纪天宇小声的说上几句。虽然他们之间并没有过多的亲密的举动,但还是让纪爷爷看出了一丝端倪。

    等到岑寒凝拉着纪天宇,和田佳一起离开后,纪爷爷才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那个姓田的姑娘和天宇是什么关系?”

    “她……她是天宇的英语老师……现在不是了,天宇毕业了嘛……”朱桂琴这话说得有点要开脱什么的意味,好看的小说:。

    “只是老师?”纪爷爷怎么回想,怎么觉得纪天宇和田佳的眼神里,传达出来的不是单纯的师生情谊。

    “可能还是朋友吧?”朱桂琴心虚的回了一句。

    虽然没有明确的知道,纪天宇和田佳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关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这的关系应该不是纯洁的。现在天宇就要和蓝茜订婚,也许他们的关系可以就些止步吧!

    毕竟没有几个女孩会心甘情愿的和其他女人共同分享自己的男人。

    在朱桂琴的心里,蓝倩肯这么跟着儿子,没名没份的,肯定是因为孩子的关系。而董钰嘛,那没什么可说的,除了年纪小,不谙世事之外,朱桂琴找不出别的理由了。

    田佳无论是在年纪上,还是身份上,都没有理由和自己儿子扯这淡。

    “可我看着他们有点问题……”老爷子咂巴着呢,摇着头。

    “爸,你想什么呢?还真以为你孙子是韦小宝?可以一齐有那么多女孩喜欢啊?”朱桂琴打趣了公公一句。

    纪爷爷笑了笑,也许是自己受到今天那个叫董钰的小姑娘的刺激了吧,看到谁都像是跟天宇有点那样的关系。

    “大娘,那个小姑娘是不是也喜欢我哥啊?”纪天娇听了大人们说的话,插了句。

    “这孩子,这话可不能胡说!”朱桂琴笑睨了纪天娇一眼。

    “人家是市长的女儿,天宇订婚的事情,人家早就知道了,还能喜欢你哥?寒凝是名副其实的千金小姐,哪能喜欢上你哥!”

    “我看着像!”纪天娇还是坚持了自己的看法。

    “小孩子家家的,还会看这事啊?”朱桂琴笑了,现在的孩子都早熟着呢!

    纪天娇小脸一红,跟着朱桂琴的身后去收拾房间。

    纪天宇三人来到岑东烨的别墅的时候,正看到岑伦要向外走。

    “岑叔叔,这么晚了还要出去啊?”纪天宇一看到岑伦就想笑,这个家伙的脸终于恢复了原样,想他被揍得没有了样子,纪天宇心里就舒坦了很多。

    一个霸占了顾静雯那样好的女人,被揍上一顿,实在是太便宜了。如果不是碍着岑寒凝和岑东烨的面子,纪天宇有种想要上去亲自轰几拳的冲动。

    “是你!”岑伦一看到纪天宇走在女儿和田佳的中间,再看二女脸上挂着的笑容,岑伦就恨得牙痒痒的。

    “你不是要订婚了吗?到我们家做什么?”如果不是女儿在他的身边,岑伦最想做的就是招呼手下人,把纪天宇这个混蛋,一顿乱棒打出去!

    要是没有他的授意,自己会在他的地盘上被人打成了猪头吗?还被一些眼睛尖的人认出来,传得沸沸扬扬的。

    说起来,这事,还真是岑伦冤枉了纪天宇,于庆科带着林许丹和徐才痛揍岑伦,还真不是纪天宇的意思。而是他们看到岑伦打伤了手下人后,主动出战的。只是纪天宇被理所当然的扣上了这个帽子。

    “今晚我在这里住一晚,不回家了!”纪天宇相当可恶的对岑伦一挑眉,挑衅的很。

    “为什么在这里住?”岑伦干脆走了回来,质问着纪天宇。

    “这里多宽敞,住着了也舒服。”

    田佳疑惑的看着纪天宇。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纪天宇什么时候这样和别人斗过气,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和岑寒凝的老爸这么不对付呢?

    “我喜欢让哥住我家!时间不早了,爸,你该走了!”岑寒凝走到了岑伦的面前,对岑伦下了逐客令。

    “寒凝,这里是你家,也是我家,为什么爸爸就要走呢?”岑伦心里最大的伤就是,这次回来,本来很腻自己的女儿,开始对自己不理不睬,就算是偶尔说话,也是疏远的很,没有半丝小女儿撒娇的样子。

    “平时你不是都要出去住的吗?刚才看你的子,不也是要离开吗?”岑寒凝对岑伦的心结仍然未解。

    这刚进了屋,就见父亲对纪天宇不客气,心中有结的岑寒凝当然不会卖面子给父亲。当然,上次岑伦在纪天宇那里吃了亏的事情,岑伦没有对女儿说过。这样有失脸面的事,岑伦如何也不好意思向女儿说出口。

    “今天,爸爸不走了!留在家里陪我的小宝贝。”岑伦横了纪天宇一眼。

    小子,别以为你住在这里就可以占我女儿的便宜!岑伦瞪着桃花眼。

    岑伦就不明白,为什么父亲就会看上这个小子呢?哪里配得上自己的女儿?相貌一般,身份还很敏感,竟然是一个帮会的老大,最让他能以忍受的就是,纪天宇的女人貌似很多,

    一个要订婚的蓝家二小姐,父亲透露了,还有一个蓝董事长也是他的女人,眼下和他走在一起的田佳更是与他的关系匪浅。

    这样的男人,父亲怎么就值得把寒凝交给他呢?这一点是岑伦如何也想不通。如果不是自己因为个人感情上的事和父亲立下了字据,岑家的家主一位直接交给岑寒凝,与自己无关,而且岑寒凝的教养问题也与自己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