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四百八十五章 岑伦下暗招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脑子一晕,眼皮一沉,什么反应也没来得及做出,就陷入了睡眠之中。

    如果是在自己家,或许是在其他的地方,纪天宇都会提高警觉的,唯独在这里,在岑东烨的住处,纪天宇真的没有防范的心理。

    这栋别墅,里里外外,能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高手,绝对不在二十人之下,这要瓣布局,纪天宇不相信还会有人在这里作死!

    也正是他的一时大意,导致了他自从得到了钢笔后,第一次无法自救。虽然智能系统也可以判断出主人的危险系数,而及时提出警示和自主开启相应的功能,好看的小说:。

    可那都是在纪天宇遇到了危险,那种凛然的杀气早已弥漫在了空气中,智能系统可以根据主人身边的微环境做出判断。

    今天的事情,却是没有一丝的危险气息的存在,所以纪天宇身体内的智能系统没有检测到危险,自然不能相应的救主。

    抱在一起的二人,正在激/吻着,纪天宇突然发现田佳的身子一软。

    这样的变化,吓了纪天宇一跳,观察了田佳一下,发现她的呼吸还正常,并且没有痛苦的表现,应该没有生命危险。

    就在他为田佳诊断的时候,突然他自己的头也是一沉,这时,纪天宇终于心生警惕,知道自己中了暗招,从田佳的状态来看,应该是中了迷药!

    “开启解……”纪天宇刚下了一半的命令,人就彻底晕了过去。

    岑家的家族延续了数百年,其中的神秘之事物自然不在少数。这迷药自然算得上是一绝。岑家的迷烟,无色,无味,起效时间只需要两到三秒,即可彻底放倒一条壮汉。

    纪天宇能在田佳昏迷之后才昏过去,不得不说他的体质强壮起了相当大的作用。

    下达了一半的命令,系统再智能,也无法真正做到猜测主人的思想的地步。这半条命令就夭折在了中途。

    又等了半分钟左右,房门被人从外面悄悄的打开,然后闪进了三条人影。如果纪天宇三人现在还清醒的话,一定会认出来,来人正是岑伦带着两名手下。

    一进屋,岑伦就看到了瘫倒在沙发上的纪天宇,以及他怀里半趴在他身上的田佳。虽然岑伦已经不爱女人了,但看着田佳那卷翘的睫毛,小巧的琼鼻,以及那微微红肿的唇/瓣,他的心里仍然闪过一丝小小的骚动。闪动了一下之后,立刻消失不见。

    “少爷,接下来,我们要怎么做?”其中一名手下问着岑伦。好好的被少爷临时抓来当临时工,还不得向上级汇报,只得乖乖的随着自家少爷在自家做了这样的事情。

    二人心里忐忑着呢,虽然不知道家主对这个纪天宇的态度为何,可光看着自己小姐像牛皮糖一样黏在他的身边,就知道,这个年轻人对小姐来说是很重要的。而且还听说,小姐还夫人的命都是这个人救的!

    可就是这个对小姐重要的的救命恩人,却被小姐的老爹,夫人的老公,支使着自己二人下了迷烟,迷昏了纪天宇。

    这二人心里的苦无处可说,每一个都是自己所得罪不起的人,先不说自己家里的少爷,小姐,且说这个纪天宇,就不是一个一般的人物,虽然没有明确的听说过什么,可也在私底下隐晦的流传着,纪天宇的诡秘。

    得罪了这样的人,下场还真不太敢想像。

    “把这个男的给我绑起来,押到地下室去!注意,别让其他人看到!”岑伦站在一边看着纪天宇被自己的手下,从沙发上拽下来,然后在兜里扯出一条透明的类似是绳子的东西出来,把纪天宇的双手,双脚都结实的绑了起来。

    绑完之后,二人又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一丝担忧,纪天宇这个人,究竟有着怎样的实力,没有人知道。可就是这样才更让人担忧。

    二人又拿出了一条绳子,像捆粽子似的捆了起来。

    “少爷,这个女的呢?”二人指了指田佳,沉睡中,不设防的娇俏模样,让这二个男人心里一阵蠢动,可他们也知道这是小姐的朋友,是万万动不得的。

    “她……她就放在这吧,反正明天醒了她不记得什么!”岑伦想了想,田佳是动不得的,毕竟这个女孩在自己的印象中,除了有些冷外,还是很不错的。

    “是!”想要把纪天宇这个大个人弄到地下室,不找点遮蔽物,是走不出去的。

    这屋里倒是没有别的东西可以遮蔽纪天宇这么大个人,二人的眼光瞄到了床单上,这个东西可以拿来一用,最起码可以起到掩饰的作用,别人问起来也可以扯个谎。

    当拽着床单时,发现没扯动!床单而已,拽个床单能用多大的力量啊,但是,这样没拽动,却是让人惊奇。

    又扯了扯,依然如此!这个男人一抻脖子,向着床的另一边看过去,入眼却是一具白花花的肉/体!

    “少爷……少……爷,……人……”岑伦瞪了这个突然变得结巴了的手下,话都说不利落了。

    “什么人?这屋里怎么还可能有人?”岑伦当然不相信,纪天宇和田佳亲热的在一起,屋里若是有其他人的话,他们怎么可能还抱在一起呢?

    “少爷,真的有人!”

    岑伦迈着步,走到窗边,果然入眼是一具女人的身体,好个纪天宇,竟然还在屋里藏了个女人!

    岑伦的想法刚闪过,突然觉得不对劲,这个别墅里,根本就没有其他的女人啊!连厨师都是男人!

    岑伦瞪大了眼睛,直接把目光定在对方的脸上。这一看,岑伦的心险些停摆。

    我的妈!那张自己熟悉到不能熟悉的脸孔,分明是自己的女儿嘛!可是自己的女儿怎么会躺在纪天宇的床下边呢?

    “转过去!“悄忽了一阵子,岑伦才想起来,那两名手下还抻着脖子向这面看呢!这可是自己的女儿啊,怎么能随便的就让人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