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四百九十一章 原来没死

    也许自己的选择是不被世人看好,也许,自己的家人也会坚决反对的。但是田佳对纪天宇的心从来没有改变过。他的女人多,却也给了自己足够面对与他的爱情的信心与勇气。

    “天宇,你和寒凝是什么时候走到一起的?为什么我却一点也没发觉呢?”田佳柔顺的伏在了纪天宇的怀里,把自己心里最大的结问了出来。

    田佳不是对岑寒凝有意见,而是实在搞不懂,这两个一见面就掐,并且纪天宇给岑寒凝的好脸色的时候都少,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一起呢?这是没有任何理由的事情!

    纪天宇已经有了这么多的女人,田佳知道自己的性子冷,不适合和太多的人拉近乎,尤其要和自己分享同一个男人的女人,!

    可是如果加入了一个岑寒凝,那无疑是给自己多了一份面对未来生活的信心!寒凝和自己的感情是其他女人没有办法相比的!连自己的学生,董钰也比不了!

    人都是会被环境改变的,田佳在没有和纪天宇在一起时,无论如何也不会相信自己有一天,会这么不明不白的跟着一个男人,并且这个男人还有若干个女人!

    “这我也不太清楚……”纪天宇支吾着,总不能说,是岑寒凝一开始就勾/引自己,而自己立场不坚定,被她顺利的勾/引到手的吧?

    “你们在一起了?寒凝还是个孩子,天宇,你这么做不太好!”田佳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没有!她还是个孩子,都没有成年,我怎么可能和她在一起?”纪天宇连忙摇头,他从田佳刚才的话里,略略的听出了一丝落寞。

    “佳佳,我们感情这么好,我们都没有在一起!我是那么随便就和女人做到最后那一步的吗?”纪天宇就差赌咒发誓了。

    田佳也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纪天宇的话。如果说他纯洁,可他却又和那么多的女人搅和在一起!你说他图肉/欲,却在和自己接触了这么久,并且已经知道自己非他不可之后,还没有夺走自己的身子!

    “你不相信我?”纪天宇沮丧的收回了自己的手臂,一脸的受伤。

    “没有!我相信你!”田佳真的以为自己犹疑的表现伤害了纪天宇。却不知,这个家伙,心里也在暗问自己,是个有节制的男人吗?这个问题,他自己都一时答不出来。

    “还是佳佳最懂我!”纪天宇顺势而上。夸了田佳一句,伸手又把田佳搂到了怀里。

    且不说这二人如何卿卿我我,共诉衷肠,但说,地下室里的岑家人。

    在纪天宇走后,岑伦跳脚的骂着纪天宇,虽想追出去,可又怕自己新来乍到的,出去了,再找不到纪天宇,被其他厉鬼给吃了,可就更冤了。

    “爸……”岑寒凝从地上爬起来,来到岑伦的面前,眼泪还在巴嗒巴嗒的掉着。

    “寒凝,你看看你喜欢上的是什么人?不但杀了你爸爸,还把你和你爷爷扔到这里,不带你们还阳?”岑伦感觉怨,他感觉自己会变成怨鬼,有朝一日定会来找纪天宇报复的。

    “爸,疼不疼?”岑寒凝伸出小手,在岑伦的脸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疼!”哎哟一声叫,岑伦捂住脸,人却愣在了那里。人死了变成鬼还会痛吗?鬼是灵体,没有肉/体,怎么可能感觉到痛呢?

    “我没死?”岑伦不敢置信的又掐了自己胳膊一把,这一下用力之大,让岑寒凝看着那里红了起来。

    “当然没死!”岑寒凝泪中带着笑。“哥,他没有真的杀你,只是在吓吓你!”

    在刚看到纪天宇用枪口指住了父亲的脑袋,并且扣下了扳机时,岑寒凝感觉自己的心被生生的挖了出来。自己最爱的男人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自己要如何来面对这一切?

    而在看到纪天宇在最后的一刻里,神奇的停止了子弹的前进,留下了父亲一命时,岑寒凝才呼出了一口气。这证明,纪天宇心里还是有自己的!即使是在父亲要杀他的情况下,还是顾虑了自己的感觉。

    这个男人没有枉费自己的一片真心。这让岑寒凝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我真没死!”岑伦有惊有喜,怔怔的看着女儿,等她给自己一个最后的答案。

    “真没死!不信你问爷爷!”岑寒凝回头指了指岑东烨。此时岑东烨已经站直了身子,抹干了泪水,又是一位诧叱风云的大佬,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这位刚硬的老人会有那样脆弱的一面。

    “爸!”岑伦羞愧的叫了一声父亲。

    自己不听父亲的话,执意去找纪天宇的晦气,更被他气得昏了头,竟然想要杀了他以绝女儿的念想。谁知不但没有杀了纪天宇,反而被纪天宇“杀”了一回。

    “你说你让我说你点什么好?竟然绑了纪天宇,还想要杀了他!”岑东烨抖着手,指着不争气了儿子。

    “如果不是寒凝和田佳两个丫头醒过来后,发现事情不对,我及时查找,你的命还有没有,就是未知了!”岑东烨是知道纪天宇的能力的,如果真的惹恼了他,杀了岑伦也不是不可能的!

    “爸,我只是一时看不顺眼,才做出了这样的事!”岑伦低着头,不太敢看向老父亲。

    “你在纪天宇手里吃过了几次亏?你怎么还不长记性?你比他大了将近二十岁,还不如一个孩子思虑事情周到?”

    说到这里,岑东烨就有一种英雄晚景悲凉的感觉。自己一世称雄,轮到唯一的儿子,却是只能在商业上有所作为,在家族的力量上,却是没有能力做到统领组织。这也是自己借着他感情问题,支使他出国的原因。

    在儿子不能接手自己的家主之位后,岑东烨就把目光放到了岑寒凝的身上,尽管她是个女孩,可是,女孩挑不大梁,也可以找个能力出众的夫婿。

    这世间,毕竟在大能力,大事业上,优秀的人才,还是男人为多!给孙女找夫婿总比儿子找个媳妇来接手岑家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