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五百零六章 分家

    “分!分!本家的都在这里,就给做个见证。我和老太太以后就跟着大海了。家里原所有房产,地产,全部分成三份。老二和老三各一份,剩下一份给小梅和小兰!”

    纪爷爷也真的没有给纪大海留下一点东西!在知道了孙子的真正情况下,纪老爷子也知道,自己的那点玩意也不值几个钱,还不如直接给女儿们分了去。

    “爸,你怎么把我们老纪家的东西分给了外人?这分法我不同意!”纪二婶第一个跳出来反对。

    “爸,你咋一点也不给大哥?这哪行,以后你和妈还要大哥和大嫂孝养呢?”纪大河也说了话,只是这话和纪二婶的话完全是不同的意思。

    “老三,你是不是傻?”纪二婶直接指着小叔子的头。

    纪大河没有理会二嫂的叫嚷,而是看着父亲。

    “爸,你把家产分给外姓人,这我绝对不同意!要是这么分,我不分了!”纪二婶一甩手坐到了一边。

    “好,那重新分!”纪老爷子无奈的叹着气。摊着这么个儿媳妇,打不得,骂不得,活活气死你。

    “还是分三份,你们哥三一人一份!”纪爷爷瞪了要说话的大儿子一眼,而纪天宇也适时的拉了老爸一把。

    “大哥不是说不要了吗?怎么还分给大哥了?”纪二婶有点傻,本来以为可以分成两份,却不想到头来还是三分之一。

    “他也是我儿子,还要养我们的老,岂能不分!如果不是考虑老大说不要家产的情况,所有的家产都应该归给老大!”

    纪老爷子的意思很简单,别嫌三分之一少了,如果真的按老规矩分,你是毛也没有了,!

    “大哥有钱,也不差这一点!”

    “还有意见吗?有意见我重新分!”纪爷爷板起了脸。

    纪二婶恨恨的瞪了自己老公一眼,这会功夫,他倒是哑巴了一般,屁也不放一个。好赖倒是说说话啊!能多得点就多得点,只是几句话的似,他怎么这么不开窍呢?

    不是纪大江不想说话,而是男人总是想要脸面的,在这么多本家老少爷们面前,他如何也放不开,像自己老婆那样,跟着父亲争吵要多分一点家产。

    “那这样分也行,不过我得有个条件。”

    “说!”

    “爸,你和妈跟了大哥,那以后,有个病有个灾的,要是哪一天不行了,这钱,我可没有!”

    在这一刻,大家更深刻的认识了什么叫做泼妇。

    “行,二婶,这些我都代我爸答应你!”纪天宇不想再看这女人在这里胡搅下去,干脆的吐了口。

    “你做得了主?”这女人斜吊着眼睛,看着纪天宇。

    “能!”

    纪天宇找来纸笔,在挑出了三名老人做了见证人。立下了字据。

    拿着手里的分家文书纪天宇即到了两个姑姑的面前,把手中的文书递到了纪梅的手里。

    “大姑,我爸的这一份,您和我老姑分!”

    “天宇,这是你爸养你爷爷该得的,我们怎么能要?”纪梅推了回去。

    “拿着吧,我们也没有时间回老家照看这些东西,你和老姑拿去也好。”

    纪大海看着儿子的举动,心里一阵感叹,自己的儿子真的长大了。

    “这不公平,天宇你怎么能把纪家的东西送给外人?”纪二婶眼睛都红了,闹了半天,纪天宇打的是这个主意,弄到头,纪家姐妹还是得了三分之一。

    “有何不公平?”纪天宇受够了,就算是自己的长辈,也没有这样的长辈,对爷爷不孝,对兄弟不睦,对晚辈不慈,这样的女人给她点颜色,她就开起了染坊!

    “纪家东西……”

    “纪家的东西又如何,现在是我的东西,我想给谁就给谁,出门送给张三李四,也与你无关!”沉下了脸,纪天宇的温和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冷漠与凌厉。

    “你怎么敢这么跟我说话?”纪二婶懵了,眼前这个看着陌生的男人还是纪老大家那个憨儿子吗?

    “我敬你,可你是否也自敬了?一个上没有老人,中无兄弟,下无后辈的人,还值得我尊敬吗?”

    “你……你竟然教训我?”纪二婶四下张望了一下,竟然发现,所有人都以看戏的眼光看着自己,在纪天宇如此对待自己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肯上前来为自己说上几句话。

    “我教训过的人,还能站在面前跟我说话的人,没有!二婶,你还不够资格”这话说得,比上前狠狠的刮了纪二婶几个耳光都要让她难堪。

    “老大!”门外响起了沙亮的声音。

    “进来!”纪天宇头也没回,应了声。

    沙亮进来后,身后跟着十多个兄弟,前面的手里明显的就是被子一类的东西,后面的人,则是包装好的菜肴。

    这阵势再一次震慑到了这些善良的人们的小心灵。

    “啪!”沙亮手一抖,手上的人被他摔到了地上。

    听到身后的惨叫声,纪天宇回过了头。

    “这是?”纪天宇挑着眉问道。

    “这小子刚才在外面鬼鬼崇崇的不知道在偷看什么,并且还在大嫂的车上鼓捣了半天。这不把他抓起来,可这小子跟还挺硬,愣是不肯说是谁派来的。”沙亮抬脚,地上的这个人像垃圾似的被踢到了纪天宇的面前。

    此时,在场的人,都看清了地上的那张脸,满是血渍,并且学有新的鲜血汩汩的流着,眼睛已经看不出来是睁还是闭,脸肿的跟猪头相似。

    纪天宇蹲了下来,打量了这个家伙。

    “谁派你来的?”

    “没有人!”这小子还真挺硬气。

    看到这小子的脸准确的转向了自己,纪天宇知道,他的眼睛是睁着的!

    “算了,沙亮,把人带走,处理了!”纪天宇站起身,不再看这个人。

    屋内的人在听到纪天宇这句冷血无情的话,以及他那冷冽的神情,没有怀疑他的这句话的真实度。

    纪二婶本来就欲出口的谩骂顿时吞回了肚子里。

    纪天宇无视着众人带着恐惧的探询目光。又转向了纪二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