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五百四十五章 我不杀你

    “鬼,你别吓我,我最怕这种东西了!”娇弱的样子完全是一个小女人应有反应。

    能随时抽刀杀人的人,会害怕鬼?要是怕鬼的话,还敢取人命?

    “石琳,你下来,我可抱不动你。”纪天宇活动了一下,被石琳压在怀里的胳膊。

    虽然二人之间姿势不雅,但纪天宇还是很高兴的。石琳的身子挂在了纪天宇的身侧,并没有与纪天宇正面抱在一起。

    “可我怕黑!”石琳依然盘在纪天宇的身上,最受苦的,就是纪天宇那条被石琳抱在怀里的胳膊。上面双峰环绕,下面紧贴神秘地带。

    “你先下来,我们坐着等人来救吧!”纪天宇不是圣人,但他却没有忘记这个女人是别有目的的接近自己。

    石琳考虑了一下,松开了盘在纪天宇腰间的两条修长的大/腿,好看的小说:。而后随着纪天宇坐到了地上。

    坐在地上,石琳依然没有放开纪天宇的胳膊,紧紧的靠在纪天宇和身上,脑袋更是靠在了纪天宇的肩膀上。

    “老板,我还没谢谢你收留我呢!”石琳静默了片刻,见纪天宇也不吭声,只得清了清嗓子,说了一句。

    “不用谢我,你很适合那个工作!”纪天宇的话听得石琳直咬牙。什么叫自己适合那个工作?他的意思就是自己适合做个小姐呗?

    “老板,你说我适合做小姐?”石琳暗道,只要纪天宇敢当着自己的面说出这句话,那自己就算打不过他,也要挠他几把。

    “我是觉得你能把那些姑娘们调教好!”

    “老板,我也想像亮哥那样,跟着你一起闯江湖!”石琳听了纪天宇的话,虽然还是不很中听,但还可以接受,遂转移了话题。

    “闯江湖?”纪天宇一愣,“你是个女人家,哪里能像男人们那样打打杀杀的!”

    “可我想要亲手报仇!”

    报仇?是找自己报仇吧!

    “这个事情你不用再想了,我不会答应!”纪天宇可以容忍她在皇天里,却不能容忍她在沙帮里去。

    “我可以做得和沙亮那么一样好。难道只是因为我是个女人吗?”石琳说着,身子横窝在纪天宇的怀里。

    “石琳,你起来,这样让别人看到影响不好!”纪天宇推着石琳,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女人半俯在自己的身上,一只球压在了自己的要害上,还时不时的动上几下。这种似有似无的挑/逗谁受得了。

    “我不起来!纪天宇,我不漂亮?不性/感?”石琳最不愿意承认的就是,纪天宇可以对那么多的女人好,却对自己始终没有任何的表示。自己得到的消息,纪天宇并不是一个可以坐怀不乱的人啊!

    “你当然漂亮,性/感,可这和你起不起来有什么关系?”

    “既然你也说我漂亮,那为什么你不肯看我一眼?”石琳是个高傲的女人,男人爱慕的眼神让她很有身为女人的自豪感。可是纪天宇却严重的打击了她的这种自豪感和优越感。

    “我有心爱的女人了,自然不能再对其他的漂亮女人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石琳自然不会相信纪天宇糊弄她的话。这也是她百思不得甚解的地方。究竟是什么,让纪天宇对自己一直那么正经呢?

    石琳借着黑暗,双手在纪天宇的腿上直攀而上,滑上了纪天宇的胸膛,在纪天宇的要害部位旁,石琳的手停顿了一下。

    纪天宇当然明白石琳的意思,这是想用美人计勾/引自己啊!

    石琳心中一喜,因为纪天宇的手顺着她的腰身滑了下去,在她高开叉的旗袍下摆处探到了她的大腿上。

    可喜悦没延续了一秒钟,石琳全身僵硬,纪天宇在她的大/腿内侧,按住了她随身的匕首。

    随身带着匕首,是石琳多年来的习惯,本来她是没想到纪天宇会这么直接的把手放到了自己的腿上面,并且是直捣目的地。

    石琳的本意,只是想要挑战一下纪天宇的自制力,每每看到他对自己不屑一看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愤慨得不行。

    “老板……这是我的防身习惯……”石琳艰涩的解释道。什么叫玩火.?她是知道了,只为了一时的心理不平衡,却捅出了这么大的娄子,只是不知道纪天宇会不会相信自己的理由。

    “你的习惯不错,”纪天宇的手没有移开,依然放在了石琳柔/腻的肌肤上,手指轻轻的划拉着匕首。

    “你要相信我,这真的是我的习惯!”越是听不出纪天宇的情绪,石琳的心里越慌。

    “我相信,毕竟你早在那次聚会,在厕所里时,就已经带着它了!”

    “你……”这一惊让石琳再也不顾不上自己的武器还在纪天宇的手里了,一下子坐直了身子。“你早就知道了?你不是醉了吗?难道你是装的?”

    石琳心里震惊远远大于恐惧了,如果说纪天宇早在那个时候的酒醉是装的,那他的心机未免深沉的太可怕了。在自己没有露出任何马脚的时候,他就开始防范自己了不成?

    “醉的是身体,心灵却是没有醉!”纪天宇手一扣,石琳感觉腿上一疼,纪天宇的大手五指陷入了丰/腴的腿肉里。

    “你既然知道我的目的,为什么还要留下我?”石琳顾不上腿上传来的疼痛。

    “你最后收起了匕首,为你赢了活的希望。能在那个必胜的场景下,你收起了匕首,我想,你也许不是那么想要我的命吧!”纪天宇手指一动,那支匕首就到了纪天宇的手里。

    “你要怎么处置我?”石琳此时再也没有狐/媚的姿态,本以为自己的伪装是成功的,却不想早在最初时,就被纪天宇识破。如今更是落入了他的手中,就算是想要了自己的命,自己也是无力反抗的。

    “你走吧!当初你没有对我动手,今天我也放你一回!将来如果再见面时,你我还是敌对的,那时,生死由命!”纪天宇把玩着手中的匕首,虽然看不到,但是感觉着手感,还是一把很不错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