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五百七十八章 这也是我的第一次

    “大哥,确实是今年的高考状员叫纪天宇,并且,他还是滨海沙帮的老大!”跟在强生身后的军师上前一步,把自己迅速总结出来的讯息告诉了强生。

    强生闻言,脸色一变。

    “强哥,您可得为钟少讨回公道啊!”奚洛上前一步,对着强生说道。

    “我们帮会的事情,我们自有主张!”强生瞟了奚洛一眼,这个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那您要怎么处置纪天宇?”这才是奚洛最关心的问题。

    “谁说我要处置纪天宇了?”强生一记寒力逼人的冷眼,立即让奚洛闭上嘴,。

    自己虽然在省城也算是混得风声水起,可真在像强生这样的大佬面前,什么也不是!这些人不会看你家老子是谁?当然,前提是你的老子真的够强大才行!

    奚洛身子一僵,他明白了强生的意思。

    僵硬着身子站在原地,看着强生又带着一干手下,向外走去。

    看来,指着这些人是弄不了纪天宇了,可是,自己就不相信了,这些黑道的流氓们,处置不了的纪天宇,白道也管不了?

    心里有了计较,奚洛重振精神,回家开始布置局势。

    纪天宇随着代书萍回到了她的住处,与她合租的房客因为出差,并不在家,这倒也正好给了代书萍和纪天宇一个可以独处的机会!

    简单的两居室,纪天宇除了和代书萍睡在一起,没有地方可以去!

    也许在今晚过后,他们的关系会有一个实质性的进步!代书萍心里想到。在他们之间,亲密接触的机会不少,可是却没有真正的做到亲密结/合的那一步。

    而今天的情形,让代书萍有着无尽的期待,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在一起,是每个女人都向往的事情。

    纪天宇心里更是早有打算,早在来找代书萍的时候,就已经决定要把她变成自己真正的女人!

    两个人心里打着同一个主意,只是谁也没有说破!

    “天宇,你今晚就先穿我的睡衣吧!”代书萍拿出了自己的一套睡衣,递给了纪天宇!

    “书萍姐,今晚你的室友还会回来吗?”纪天宇看着那套女式的睡衣,怎么也无法想像,自己把它穿在自己的身上的模样!

    “应该不会!她前天才出差的,据说得出去半个月呢!”代书萍回答道。

    “既然没有别的人,我不穿又有什么?”纪天宇的笑容在代书萍的眼里,显得别有用意。

    “你要是不喜欢穿,就不穿吧!”代书萍瞟了纪天宇一眼,把手中的睡衣收了回来了,回身在衣柜里翻找着自己要穿的衣服!

    “书萍姐,你要找什么?”纪天宇凑到了代书萍的身后,紧贴着她的臀/部,双手合搂,把代书萍整个人纳入了自己的怀里。

    感觉着身后传来的热度,代书萍的脸红了,每一次与纪天宇的超友谊接触,都会让她瞬间红了脸!

    在纪天宇面前,代书萍不再是那个在人前干练的女记者的形像,一副小女人样,让纪天宇爱不释手。纪天宇乐得见她娇羞的样子。

    “我……找件睡衣……”代书萍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后的男人身上,连说话都变得结巴了起来。

    “我帮你看看……”纪天宇把代书萍搂在怀里,探手在衣物堆里翻了翻,手指夹着拎起了一个物体。

    “这是什么?”纪天宇忍着笑,晃着手指间单薄的物品。

    “放下……你怎么能动这东西……”代书萍一把从纪天宇的手里,把那条小孔鱼网状的内内抢了下来,这是她在逛街的时候看到的,顺手买了下来,买回来后,只在家里,自己对着镜子试过,出门从来没有上过身的。

    “这东西真是省布料,只是几根线条勾在一起,穿上会不会冷?”

    “用不是你穿,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代书萍拐了纪天宇一肘,只是这一动,倒是让她更真切的感觉到纪天宇的状态。

    “呃……”代书萍扭动了身体,纪天宇当然不甘落后,借势也动了动。二人同时活动了身体,代书萍首先坚持不住,轻嘤了一声。这一声娇软的鼻音,就像是引燃炸弹的导火索一般。

    纪天宇转过了代书萍,对准她微张的红/唇吻了下去。

    “叮……”

    “续存能量:10点。”

    纪天宇顾不上对脑海里的提示音做出什么喜悦的反应,此时,他心里唯一的重要的事情就是,把代书萍吞吃干净。

    纪天宇打横抱起了代书萍,二人同时跌到了床面上,动作间,衣服一件一件的从床上落到了地上…….

    方歇,纪天宇搂着一身汗水的代书萍,看着她娇喘吁吁,不由得一阵坏笑。

    “你还笑?你就会欺负姐!”代书萍狠狠的白了纪天宇一眼。

    “我哪有?”不管有没有,纪天宇都决定矢口否认,来个概不认帐。

    “还说没有?明知道姐是第一次,你还那么用力?很疼的啊!”一想到那最开始时的痛苦,代书萍对纪天宇的意见就显得更深了。

    “女人第一次都会疼一些,第二次就好了,不会痛了!”纪天宇的手在代书萍光滑的脊背上轻轻的滑动着,丝滑的触感,比上好的绸缎手感还要好!

    “你是吗?”代书萍抬起了小脸,一双翦水双瞳直直的看着纪天宇,让纪天宇心里有点发虚。

    “我啊……呵呵,当然是!”纪天宇打了个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