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校园护花高手 天外肥仙

第六百一十九章 幻想的好姑爷成囚徒

    “哪有啊!我这不是担心您吗?看到你没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代书萍走到父亲身边,小女孩态的搂住了父亲的胳膊。

    “爸爸,妈妈,我来了!”相较于代氏父女的低气压,岑寒凝则像只快乐的小鸟,蹦跳着冲进了屋,对着纪大海和朱桂琴甜甜的叫着。

    朱桂琴伸出手,把小丫头抱在怀里,对不解的看着自己的代母解释道,“这丫头,是顾市长的千金,天宇的干妹妹!”

    “寒凝,这是你书萍姐的爸爸,妈妈,你也跟着天宇叫叔叔,婶婶吧!”

    “叔叔好,婶婶好!”小丫头的小嘴,绝不吝啬,甜甜的声音,再加上让人喜爱的娃娃脸,老代夫妻,都善意的点着头。

    “纪天宇,你站在门口干什么?等着一个逃跑吗?”纪大海一见到儿子,就气不打一处来,好看的小说:。

    “这是我家,我逃什么跑?”纪天宇脱了鞋,既然迟早要面对,早晚都是一刀,早解决了,早省心。

    “代叔,代婶”纪天宇神色自然的叫了老代夫妻。

    “嗯!”相较于纪天宇的自然,代家两口子倒显得有些局促,尴尬。

    老代心里就纳闷了,本来是自己来兴师问罪的,怎么这个惹事的小子,一片自然,而自己这个事主却要尴尬如斯?

    “臭小子,你给我坐那,今天把事情给你代叔,代婶解释清楚了!”纪大海见老代夫妻的样子,就知道,今天这逼问口供的活,就是自己的了,想要指望他们,是没什么希望了。话还没问呢,他们就先没精神头了,这样还能问出东西来?

    “什么事?”纪天宇装傻充愣,无辜的问了一句。

    “你说什么事?人家书萍有了追求者,家世好,人品好,长相好,多好的事,你做为弟弟,不好好帮衬着,还去捣乱?你对得起你代叔,代婶吗?”

    “爸爸,书萍哪个追求者,家世好,人品好,长相好啊?”岑寒凝适时的插问了一句。

    “寒凝,你不知道,对方是省宣传部长家的公子,这么好的小伙子,哪找去?”纪大海把老代的话照搬了出来。

    “嗨,我当您说的是谁呢?不就是奚洛吗?我怎么不知道啊!”小丫头撇了撇嘴,本来这动作当着众人的面做出来,总有轻/佻不端装的感觉,可岑寒凝做出来,没有任何的突兀感,反倒显得可爱极了。

    “寒凝,你也认识奚洛?人家可是宣传部长的公子呢!”这时,纪大海才想起来,岑寒凝的老妈可是市长啊,官场上的人,大多都是相识的。这么说来,小丫头还真的可能是认识老代嘴里的优秀姑爷人选呢!

    “以前不认识,不过,这次到省城倒是认识了!”

    “怎么样?是不是和你书萍姐特别般配?”朱桂琴问了问自己怀里的小丫头。

    “妈妈,你是没看到那个人啊,跟我书萍姐可不般配!谁跟你说,那个人人品好来的?”小丫头终于开始发飙了。

    “我哥见到省城,他就叫了一伙黑/社会的人,来打我哥,好在我哥的身手不错,否则,你们现在就得到省城的医院去看我哥了!那些人,下手哪有个轻重,哪一下,说不定就能打死人!”

    “这……”老代夫妻傻了眼,没想到,想要兴师问罪的他们,倒成了帮凶一伙的人了。

    “天啊,天宇,你没受伤吧?”朱桂琴忙走过去,仔细的在儿子身上摸索着。

    “妈,我没事!”纪天宇抓住了母亲的手,虽然母亲这是爱护自己的表现,可自己已经是成年人了,再被妈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摸来摸去,尴尬总是有。

    “没事就好!”见儿子无事,朱桂琴才放下了心,坐回了岑寒凝的身边。

    “是啊,他找的流氓不济事,就找到警察,弄了一大包子毒品,陷害我哥,说我哥是贩毒的!然后把我哥关到了看守所里。将近十二斤的毒品,你们知道,法院判下来,会是什么罪吗?”

    岑寒凝冷着小脸,一本正经的样子,让四位老人,均木然的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可爱的让人想要抱在怀里的小姑娘,这一眨眼的功夫,就气势凛然了呢?

    朱桂琴立时就急了,“这个姓奚的,怎么这么坏呢?有什么事说什么事,弄那么多的毒品不是明摆着要害死天宇吗?”

    “他就要害死我哥的!这样的人,你们还说他人品好?这样的人,你们觉得和书萍姐很般配?”岑寒凝咄咄逼人!

    “书萍,这都是真的?真是奚洛做的事?”老代弱弱的问了代书萍一句。

    “是真的!电视新闻都报了,你们没看到吗?”

    “电视都报了?”四位老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有注意到这个啊!

    “啊,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昨天我出去买菜的时候,李婶看到我,还说了一句,他纪婶子,您心真宽!原来是说这么个事!”

    “那,天宇,你是怎么出来的?”按说贩毒的罪名,无论属实不属实,也不可能,只一两天就给放出来的!

    “是军区的司令派人把我哥从看守所里抢出来的!如果没有人家司令员出面,你们还想看到我哥?等着见最后一面吧!”岑寒凝话里不无讽刺。

    “司令?”这一称呼,又让四位老人陷入了呆滞之中,这到底都会出现什么样的人物呢?怎么又扯出来司令了呢?

    “天宇,这个事也不行啊,就算是有司令出面,可人家警局里有你的案底啊,以后要是找起麻烦来,你可怎么办?姓奚的能害你一回,谁知道他会不会再害你一回?”

    “爸爸,你放心吧,姓奚的一家子都没有机会再害我哥了!”

    “他们认错了?”这是纪大海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

    “他们死定了!我哥找到了奚雷制毒的证据,数量之大,绝对惊人,一次性发现,两千多斤!姓奚的还有可能再出来害我哥了吗?”

    “天宇,你破的案子?”纪大海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